赵可金:顶层设计开辟中国大安全格局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提出,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善国家安全体制和国家安全战略,确保国家安全。在中国国家机构体系中,国家安全委员会将是一个统筹内外、协调各方的高层次国家安全机构,涵盖国防、外交、情报、公安、武警、外经、外宣等众多领域和部门,是在中共中央领导下的层次高、范围广、能力强的国家安全系统,标志着中国步入以顶层设计开辟中国大安全格局的新阶段。

顶层设计最初是一个工程学概念,是一种自高端向低端展开的设计方法,核心理念与目标都源自顶层,统筹考虑项目各层次和各要素,追根溯源,统揽全局,在最高层次上寻求问题的解决之道。加强顶层设计,就是从顶层统筹考虑对外事务各个层次、各个领域及各个要素间的关系,设计出符合全球化时代开放性社会的国家安全制度,使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能够共处于一个有机的国家治理体系中。

随着全球化和信息革命的发展,国家内涵不断扩大,不仅来自外部的传统安全威胁会影响到国家安全,来自内部的非传统安全威胁也会冲击国家安全。对此,世界各国普遍采取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制度应对,国际化程度越高的国家,越早遇到这一问题,设立该机构的时间也越早。先是美国在1947年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为总统领导国安团队的协调中枢和咨询机构,一方面为总统出谋划策,另一方面协调政府各部门关于国家安全方面的行动。后来,苏联在1977年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偏重于情报事务。此外,巴西、智利、南非、土耳其、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国也设立了类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一场事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系统工程,必须强调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着眼于建立内外兼顾、通盘筹划、统一指挥、统筹实施的国家安全工作机制,要求中央和地方、政府和民间、涉外各部门牢固树立外交一盘棋意识,各司其职,形成合力,有力改进和加强了中央对外事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和统筹协调。

要统筹内外,转变内外有别的传统安全观念,确立国际国内一盘棋的战略思想,将国防、外交、情报、公安、经济、社会、科技、舆论等众多领域的安全资源整合起来,主动将中国发展优势转化为战略优势,巩固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战略基础。

要统筹部际,转变部门分立的部门主义观念,把所有参与外事的行为体纳入国家安全共同体,合理划分职能权限,充分发挥各自优势,遵循“统筹协调、规划部署、指导检查、形成合力”的方针,构建中央统一领导、国家安全委员会综合协调、各方面共同参与的“大安全”格局。

要统筹央地,转变安全事务专属中央的观念,充分调动地方服务国家安全的积极性,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统一规划和部署下,引导地方合理有序参与国家安全事务,尤其是在海洋、海外事务上,地方要根据本地在国家安全整体战略布局中的任务,将自身发展纳入国家整体安全和发展战略之中。

要统筹官民,突破“官民分离”的安全思维,转变政府保卫安全的片面安全观,探索“官民结合”新平台。尤其是加强和完善党对安全事务的领导,积极思考拓展社会组织体系以改善党的领导的新办法,营造党委领导、政府主导、人民参与的立体安全格局。▲(作者是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