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拜厄斯:日本民众应制衡安倍的集权倾向

英国《金融时报》12月20日文章 原题:日本民众应制衡安倍的集权倾向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近一年来获得了较高的支持率,但他无视反对党和数以千计的抗议者的反对,强行推动国会通过有争议的国家保密法,这种做法可能最终会削弱其政府的支持率。从多项民调的结果来看,安倍晋三的支持率下降十多个百分点至50%以下,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公众对该法赋予政府在公共信息方面的权力感到不安。

然而,国家保密法不太可能是安倍政府与日本公众围绕该国安全力量所展开的最后争斗。安倍执政近一年来的迹象日益表明,他的抱负远不止复苏日本经济:他希望对政治制度实施全面改革,以便让日本做好与中国竞争的准备。通过消除对行政权力的正式和非正式制约,他希望可以更灵活地回应军事威胁以及在东亚地区争夺影响力。

简言之,安倍正致力于将日本首相的角色从立法管理者转变为总司令,统管更为强大的国防部门。这方面最为重大的变化是创建了美国式的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从下月起,日本防务和外交政策以及危机管理职责,将集中在该委员会仅有50名员工的办公室里。日本国安委一半的职员将是身穿制服的军人,从而将首相与日本自卫队(JSDF)的密切来往制度化。实际上,在上台仅仅一年后,安倍与自卫队的来往大概比任何一位前任都要频繁:除了前几任首相定期出席的两三次庆典活动以外,安倍还定期访问自卫队基地,并参加自卫队在东京的其他职能活动。这些以首相身份进行的访问,显然是他有意将扩大了的总司令角色正常化的努力。

创建一个权限更为宽泛的日本国防部门的关键在于搞密室活动。最近通过的保密法赋予政府部门宽泛的权力,使之有权界定与外交和国防政策、反间谍和反恐有关的机密,并对泄密官员、记者甚至议员实施严厉惩罚。政客们正在激辩是否创建一个机构来监督界定机密的过程,但国家保密法仍然没有为国会监督留出空间。

实际上,安倍内阁正在试图在更普遍的层面上限制政府对国会的责任。目前它在迫使国会修改议事规则,以便限制首相和内阁大臣必须出席委员会听证会的时间,以及允许他们派出代表而非本人接受质询。日本政府还反对安排政党领袖的辩论(日本版的质询首相),在过去一年里仅仅举行了两场辩论。日本政府不仅希望限制议员们可获得的信息,而且还希望限制议员们质询政府的机会。

这些改变与日本战后的民主传统形成鲜明对比。以前,日本首相应该咨询(通常是听从)执政党的意愿,并与反对党在重大立法事宜上合作,即便是由议会中占多数席位的政党组成的政府也是如此。日本民主体制因此确保了少数代表制,并保持了行政和立法之间的平衡,虽然付出的代价是缺乏果断的领导力。

安倍并非第一个寻求加强领导能力的首相。然而,他准备让安全部门脱离监督,从而比其前任走得更远。

现在远不能确定安倍能否取得成功。日本民众为反对保密法举行了抗议活动,这表明日本公民社会对安倍寻求的改变心怀警惕。安倍支持率在保密法通过之后大跌也提醒人们,舆论在落实代议制民主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会让那些被认为欺凌国会或漠视公众愿望的政府受到惩罚。

通过弱化政府对日本民众的责任,安倍有可能削弱这种民主体制。或许在国家安全方面做出一种更为强硬的姿态,是对中国崛起的必要回应,但是,应该由日本民众来决定:牺牲建立在共识基础之上的民主体制与中国竞争是否值得。(文章转载时有删节)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