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日本要改变现状须先正视历史

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23日社论 原题:改变现状须先正视历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第二度执政以来,表现远比第一任时积极进取,无论是振兴国家的经济活力或强化日本的外交作为,都让各界耳目一新。号称“安倍经济学”、旨在活络经济的“三支箭”措施,日本国内外舆论都乐观其成。毕竟作为世界第三大、亚洲第二大经济体,日本的稳健复苏将对区域乃至全球经济发挥正面影响。让人比较担心的,则是安倍在外交政策上的主张,其保守的历史观和浓厚的民族主义思维,尤其让深受军国主义暴行伤害的各国人民,无法不感到疑虑不安。

安倍政府今年以来的一连串外交动作,均延续了执政自民党最终要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政治目地。安倍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时说:“我将让日本成为和平与稳定的力量”,并提出了“积极和平主义”的外交概念。12月初,安倍内阁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并通过了民间所激烈反对的《特别机密保护法》,强化国家对信息的管控。12月17日,安倍内阁又通过了以中国为假象威胁的《新防卫大纲》、《中期防卫力量计划》以及《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三项重要文件,基本完成了发展为军事强国的战略框架。12月20日,防卫部长小野寺五典宣布,将提高2014年国防预算2.2%,创下18年来最大增幅。

东北亚地区形势的紧张,无疑为安倍的这些举措提供了正当理由。东京最大的国防担忧,莫过于存在主权争端且同样动作不断的中国。北京持续用海空巡逻执法的手段,并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更让日本国内的和平力量难以凝聚民意,反对安倍的扩军计划。

本来,提高军事准备以应对紧张的外部安全威胁,是任何政府应有的权责,日本也不例外。问题在于,日本官方,尤其是拥有长期执政经验的自民党,对二战历史的惨痛教训,却坚持与国际社会不一样的立场。无论是视侵略亚洲为殖民地解放战争;一再否定从军慰安妇的事实;对奉日本天皇名义在亚洲奸淫烧杀的“反省”,因历任首相及部长不时参拜供奉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而显得毫无诚意;在历史教科书中粉饰日本的战争暴行;不承认其无条件投降的“终战说”,都让亚洲邻国,甚至是同样受害的美国难以接受。

以1947年《和平宪法》为核心的日本现状,有其厚重的历史大背景。任何现状当然都不可能一成不变,可是如何改变,就非常关键了。用美日安保条约捆绑《和平宪法》,维系东北亚超过半世纪和平稳定的战后秩序,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反军国主义力量于二战后构建的地缘政治格局。任何改变,尤其是由日本发动的改变,必须根基于对这段历史的正确理解上面。中日韩三国至今的外交纠结,在表面的主权争议底下,涌动的不也正是因为日本拒绝正视历史的暗流。

英美主要媒体在今年接连批评安倍对二战历史的修正主义观点,进一步印证了上述观察。美国国会5月公布的一份报告也表示,安倍否定日本侵略的史观,将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中国的持续崛起,无疑是改变东北亚现状的主要驱动力,日本在某种程度上的反应措施,相信能得到部分区域国家的理解与同情。但是,要真正实现成为“正常国家”的目的,日本就不能继续被扭曲的历史观所束缚。从反面看,接受历史真相,反得以缓解日本必须整军备武的迫切性。“安倍经济学”而非“积极的和平主义”,才是日本民众的寄望所在。(文章转载时有删节)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