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岸:2014中国周边外交的机会原点

——朝鲜、日本、缅甸篇

世界在忐忑不安中迎来2014年。这将是富于变化的一年,很多矛盾的量变因素都在加速积累,挑战无所不在。但挑战往往蕴含着机遇。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大国不认为自己安全环境中的挑战因素正不断增多,也没有哪个大国不在开展积极有为的外交,通过应对挑战延揽推进战略利益的条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不断上升的发展中大国,更应如此,更是如此。

2013年的中国外交因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履职后的积极布局、主动谋势而精彩纷呈,点、线、面结合,全方位立体推进,为今后的更大作为奠定了坚实基础。在中国外交的布局中,做好每个点上的工作具有基础性的意义。点是“顶层设计”与“底线思维”之间的最有力衔接,是检验硬实力、软实力、巧实力发展的最佳载体。只有抓住点,才能连成线、带动面,一个中气十足、强势有为的大战略方可跃然成形。

如果说中国外交在2013年的工作重点是谋势布局,2014年的重点就应是深耕细作,管控、经营好那些攸关中国战略利益的点,这在周边地区尤为重要。那么,展望2014年中国周边外交面临的形势,哪些点上的工作最具挑战性又最有可为,尤其需要引起重视呢?

朝鲜。2014年将是朝国内和半岛局势至关重要的一年。在确立“唯一核心领导体制”后,其内外政策是因循守旧,继续逞强,还是真正踏上改革搞活之路,将有更为明晰、统合的线索。中国是朝生存和发展不可选择的首要倚重对象,无论朝国内政局发生什么变化,朝都无法背弃中朝之间相互的战略承诺,无法对中国合情合理的利益和主张置之不顾。

当国际社会始终认为朝不可预知,与朝开展良性互动的基本条件就是匮乏的。在减少朝及其他相关方不可预知性的基础上,推动中朝关系转圜,进而推动半岛局势转圜,应是2014年中国半岛政策的努力方向。

中朝关系正走出低谷,转圜是双方共同需要,也是中国对朝针对当前困局对朝施加影响的重要筹码。实现金正恩访华是转圜重要标志,两国间的分歧必须弥合到足以确保这样一次重要访问能够成功并为中朝关系未来指明方向的程度。朝显示通过自我改革重返国际社会的勇气,表明停止核活动和重返六方会谈的决心,将有助于增强中方的信心。

朝核计划已走得太远,朝核问题六方会谈“弃核换和平”难以为继。朝要求无条件恢复对话,美、韩坚持唯有朝采取停核、弃核实际步骤方能重启会谈。如何在两种立场之间寻找中和点,促成重启会谈,并推动重启后的会谈为制订各方都能接受的半岛无核化与和平安排做出努力,考验着中国外交的设计和斡旋力。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提出的“顶层设计与底线思维相结合”要求,理应适用于中国的对朝和半岛政策。

日本。日本同中国的对抗已持续一年有余,随安倍晋三悍然参拜靖国神社而达到新高点,也发生了斗争态势的转折。中日领导人近期恢复接触的大门已经关死,两国政治关系在安倍下台前难有实质改善。2014年的中国外交应当乘势而发,书就在中日关系僵冷期有所作为的基本格局,强化这场带有战略竞争性质的对日外交、军事斗争的胜局,并为“后安倍时代”的破冰预做准备。

保持高层政治压力至关重要。除不与安倍接触外,也要预先设计好在其进一步挑衅情况下中国所能打的牌,必要时可以考虑外交关系实际降级等反制措施。

应设法增加日本与中国对抗的综合成本。中国军队对东海防空识别区实施有效监管并频繁穿越宫古、宗古海峡,维权执法部门继续加强在钓鱼岛附近的常态化维权执法,有关公司企业据理依法开展东海油气田开发,将不断加大日本政府和军方承受的军事安全压力,符合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现实和长远战略需要。

中国已成长为亚太经济增长火车头,过去每逢中日摩擦必现的“政冷经热”模式不可能重来。重振沉闷的日本经济是安倍执政首要目标。安倍政权在军事安全和历史问题上的倒行逆施不可避免地影响到日本对华、对韩贸易和海外制造业,而出口疲弱、日元低迷是日本经济长期深陷通缩阴影的重要表现。中韩贸易额与中日贸易额的差距正迅速缩小,中韩双边自贸协定谈判也在加速。推动中韩贸易权重在两、三年内超越中日贸易,将对亚太经济格局和日本经济走势产生深远影响。除此之外,像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东亚区域金融互助、20国集团宏观政策协调、亚洲银行金融合作等地区性公共产品,中方可以考虑有选择地对日本的倡议和利益不予呼应和配合。

与美国、俄罗斯、韩国、朝鲜、东盟国家就日本问题加强沟通是必要的。美国在怂恿日本冲在遏华战略前沿的同时,对安倍“借鸡生蛋”突破战后束缚心存警惕,对中日对峙殃及中美关系心怀忌惮。美国固然不会在中日之争中站到中国一边,但也竭力避免在中日之间做选择,对日本政治走向极端化的牵制却仍将有所作用。美国需要明白,其对日本的偏袒和纵容是在推卸美国对亚太和平与繁荣所应承担的责任,也有违共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精神,将产生“骨牌效应”,使美国承担失去对华关系的风险。

还要逆水行舟保持对日本社会各界工作力度。坚持面向日本良知政治家、友好团体和基层、草根人士开展对话交流,积极面向日本民众释放政治信号,同样是针对日本投机政客和右翼势力的斗争策略。

缅甸。2014年的缅甸是中国周边外交需要高度关注的方向。其一,缅接任东盟轮值主席国,将主办东盟一系列重要会议和东亚峰会。军政府势必谋求进一步改善国际生存环境,又必然要与借机加大对缅染指力度的外部势力进行较量。

其二,缅国内民主与和解进程步入2015年大选前的关键期。一方面,政府军在与缅北地方武装继续和谈的同时,将加紧挤压对手的生存空间,双方可能爆发新的战事。另一方面,昂山素季为取得参选总统资格一直在积极活动争取修宪,政府方面已经松口,当尚未坐实。昂山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已宣布不论修宪与否,都会参加2015年大选,这就意味着该组织有可能另推候选人。2014年缅和平与和解表象之下的政治斗争将会加剧,支持昂山和企图渗入缅北地区的西方势力也会加紧活动,缅国内政局将比较困难。

中国是缅甸第一邻国,缅和平过渡、顺利和解、发展繁荣符合中国战略利益。中国需要充分估计、妥善把握缅局势发展中的复杂因素,巧妙、适度、不失时机地施加影响,维护好西南边陲安宁、维护中缅友好和中国在缅重大利益。一是鼓励缅政府与地方武装对话和解正确发展,不仅做好场地提供者,也适当发挥调解作用。二是积极支持缅政府利用轮值主席之机提升在东盟组织中的作用,并且用足这一舞台深化中国-东盟合作。三是在推进与缅当局友好合作的同时,与缅主要在野政治势力加强接触。据报道,中国国际友好联络协会已向昂山素季发出访华邀请,昂山公开表示收到邀请,愿意访华。在2014年内促成昂山访华,是合情合理的。四是与缅政府、各界正面沟通,稳步推进遇困暂停的对缅投资大项目恢复工作,防止已建成的项目发生问题。

中缅之间有着延绵的“胞波”情谊,它植根两国特殊的地缘、经济、文化联系,跨越两国不同历史阶段的政治风云,已经成为共同传统,指向两国关系的未来。只要中方工作得当得法,无论缅国内发生什么变化,未来缅外交都将呈现立足东盟、北依中国、西望印度、交好西方的格局。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