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国安:维护海洋权益,需走出认识误区

海洋权益涉及国家核心利益,通过这些年参加各种会谈和多种相关学术活动,笔者感到当前有四种模糊认识亟须消除,亟须在重大理论问题上达成共识,否则就会继续增大无谓内耗和无端争执。

一是所谓“维护大局”论。有的官员认为,对于海洋权益争端“应顾全大局、从长计议,当前应保持稳定、发展经济”,提出“通过和平谈判方式解决争端是化解矛盾的唯一出路”,要求国民和军方不要有“过激言行”,不要给国家“找麻烦”;不厌其烦地规劝日本要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期待人家“早日回到和平谈判的正确轨道上来”,这些说法既毫无意义,也让国民反感。我们应改变仅通过外交辞令方式提抗议、说反对、称无效的做法,因为这已经导致我国核心利益屡遭侵犯,安全底线一再退缩,海洋资源日失千金。

二是所谓“国强自然解决”论。有人认为,之所以存在海洋主权争端,根本原因是我们自身不够强大,只要国力增强了,许多纠纷和争端就会迎刃而解、自动消除。我们感到,这只是问题的一面,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必须要有维护国家核心利益的坚定意志和决心。一些中小国家,如古巴、伊朗、朝鲜等国,既不大也不强,但是它们有着强硬的国家立场,致使大国对它们并不敢贸然动武,也赢得了发展中国家的尊重和本国国民的支持。可见,一定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加上坚定强硬的国家意志,才是有效维护国家利益的关键所在。

三是所谓“力避动武”论。有的官员和学者认为,我们需要的是和平发展,对于海洋争端,“不要总讲打打杀杀,这样只会给国家惹事”。《司马法》中写道:“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成都武侯祠有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中国人并不想打仗,中国军人也不是好战的武夫,但世事并不会按照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只要战争的策源者—帝国主义、军国主义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我们必须牢记毛泽东主席曾经教诲我们的“不要枪杆子,必须拿起枪杆子”的英明论断。

四是所谓“美国很快衰落”论。有专家认为,美国占全球GDP的比重持续下降,负债也很多,断言“少则1-3年,多则3-5年,美国必将走向衰落。我们研究和决策海洋问题,没有必要把美国因素看得这么重”。我们认为,虽然美国受到金融风暴的冲击,但在可预见的20-30年内,其综合国力和军力仍将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如果忽略了这个现实,我们将在战略判断和举措上出现重大失误。

对于上述四论,我们有必要进行深入探讨并就一些基本问题达成共识。应该说,我国的海洋形势之所以发展到今天这样的严峻程度,与我们长期存在的模糊认识和一再让步、不作为不无一定关系。要明确,在涉及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重大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妥协和让步的余地。(作者是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高级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