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岸:2014,中国周边外交的机会原点(二)

---阿富汗、中东篇

如果说中国外交在2013年的工作重点是谋势布局,2014年的重点就应是深耕细作,管控、经营好那些攸关中国战略利益的点,这在周边地区尤为重要。那么,展望2014年中国周边外交面临的形势,哪些点上的工作最具挑战性又最有可为,尤其需要引起重视呢?以下是关于阿富汗、中东问题的看法。

阿富汗。2014年是阿富汗局势的关键年。4月,阿将举行总统大选,卡尔扎伊不再参选。年底,美国将把安全职责全部移交给阿安全部队,从而完成自阿撤出战斗部队人员的进程。

美国正加紧布局“后撤军时代”的战略和政治安排,确保阿局势不失控并继续充当美在欧亚大陆结合部的战略支点。为此,美国正软硬兼施,力促卡尔扎伊政府尽快同美签署卡在司法豁免权问题上的美阿安全协议,以期达到以“帮助阿政府打击恐怖组织和训练阿士兵”为名,在阿留驻6000至9000名军事安全人员和保留9个军事基地的目标。美国还与不同地盘上的温和派塔利班组织保持着秘密接触。

俄罗斯、伊朗、巴基斯坦、印度等阿周边国家与阿各派勾连纵横,避免在阿出现不利于己的局面。

反恐12年,美国及喀布尔政权从未真正控制阿全境。对于过渡后的阿局势,悲观情绪占主导,大致有三种预测:一是大片土地陷入武装割据和无政府状态。二是塔利班势力借选举卷土重来,阿再度极端化。三是在美国推动下,喀布尔与塔利班对阿进行事实分治,温和派的塔利班组织成员也可能进入喀布尔政府。不管怎样,动荡不安将是常态,碎片化趋势明显。

中国作为阿紧邻大国、中南亚地区重要的地缘政治力量,近些年建设性参与阿战后重建与和解进程,已同阿政府签署《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建立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在阿影响力不断上升。2014年,12载的投入和耕耘到了衔接未来的时候。

新阶段的中国对阿政策应同西部大开发战略更紧密连接,在整个中亚、中东、南亚的战略布局框架下实施。结合建设贯通欧亚大陆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不断加强在阿经济存在,在两战略构想及中国能源通道建设中赋予阿应有位置和作用。进一步加强双边层面和上海合作组织平台上的中阿安全关系,积极开展反恐信息共享、警察人员培训、安全装备更新等合作,以具体的打击“三股势力”和跨国犯罪合作保障西部沿边安宁。

也宜把对阿富汗的政策与对巴基斯坦的工作统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加以筹划,协调处理与这两个真心实意信任、尊重中国的睦邻伙伴的关系,包括支持两国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的措施。

中国的对阿政策与美国的对阿政策固然有地缘竞争因素,但总体上不是对立的,两国都需要阿富汗的稳定,都不愿阿再度极端化,已形成战略默契,开展了初步合作。要进一步放大这种默契,并将其导入更务实的合作层面,但需张弛有度,不背不能背的包袱,不碰不能碰的麻烦。已有美国媒体和智库在宣扬中国趁美国军事陷入之机以经济为突破口“控制”阿富汗的论调,鼓吹美国向中国转嫁军事安全责任。

伊朗、叙利亚。2013年,美伊关系呈现缓和迹象,伊朗核问题6+1会谈达成阶段性协议,叙利亚化武危机以巴沙尔政权同意交出并配合销毁化武而告缓解,中东地区发生高烈度战争的迫切性显著降低,但较量远未结束,博弈还在深化。美伊严重缺乏互信,叙仍深陷内战,无论是落实已达成的协议还是按时间表推进和谈都难上加难,局势出现反复的可能性不容低估。

美伊关系、伊核和叙利亚问题发生变化的一大背景是奥巴马政府力不从心、外交优先、避祸避战。至此,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收缩之势明朗化。这是2013年全球战略安全环境的最主要变化之一,将是一个长期过程,会逐步打破中东主要地缘政治力量间的均衡,引发中东战略格局重组。但美国在中东的收缩是局部和手段上的,不等于外交的缩减,相反,奥巴马执政后期边对话边施压迫伊、叙当局就范的力度还会加大。

美国收缩中东战略的重要考量之一是确保有足够精力和资源投放于“再平衡”调整,战略重心东移,应对中国崛起。但美国顾忌和掣肘很多,在中东和亚太又分别有一个不怎么听话的关键盟友以色列和日本,实际上陷入在中东想走走不掉、在亚太想回回不痛快的境地,东移不可能全面贯彻到底。而与此同时,美国在两个方向上对中国的借重都在增长。

严格来讲,中东并不属于中国周边范畴,但中东局势之变对中国战略利益、能源安全、经济利益的影响以及与周边形势的联动已很直接。中国要真正以大战略的视角参与中东和平进程,实现从跟随应对到主动塑造的转折。但中国不可能像美国那样深涉中东人的内部事务,更不可能替美国在中东担责。说中国将与美国“利益互换”,取代美国成为“中东最大外部势力”,纯属“天方夜谭”。

2013年,中国的中东政策体前所未有地主动,“中国方案”成为打开伊核问题对话和平解决大门的重要动力,向叙交出和销毁化武提供支持有力配合了化解危机的工作。加上5月份几乎同时接待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领导人访华,甚至可以说,2013年是中国正式成为中东利益攸关方“元年”,那种认为中国可以对中东问题保持超脱的陈旧观念正迅速湮没在中国发展成长的轨迹上。在中东局势酝酿更多变数的2014年,相信中国将在中东热点问题上展现更为鲜明的发起倡议、提出方案、划设红线、促进和平的意识和能力。

阎学通博士说得好,中国在新时期的外交战略变得更加积极有为,“其实是从回避冲突向利用冲突的转变,是从等待机遇向创造机遇的转变,是从适应环境变化向塑造良好环境的转变”。这样的转变理所当然要在周边地区有优先、突出表现,那些炙手可热的点就是主要实践场。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