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岸:中国在叙利亚热点外交升级

在俄罗斯、中国、丹麦、挪威四国军舰联合护送下,装载着首批叙利亚化学武器的商船1月7日抵达预定海域,从而正式开启了转移并在叙境外分解、销毁叙化武的进程。中国海军盐城舰参加了此次护航并圆满完成任务。

销毁化武是一项对技术、安全、时间要求极高的工作。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近现代多次侵略战争的受害国,富有这方面经验的中国积极支持和响应联合国安理会和禁化武组织的呼吁,为顺利核查、运输、销毁叙化武提供了技术、装备、资金和人员支持,承担了一个负责任大国对世界和平与安全应该承担的责任。

这更是中国为推动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而采取的重要举措。叙问题错综复杂,巴沙尔政权去留问题的表象之下有着极深地缘战略背景,其结局将与伊朗核、巴以关系等问题一道决定中东的政治均衡和美俄在该地区的力量对比。前一段,俄罗斯的积极斡旋、奥巴马政府的暗中迎合和巴沙尔政权还算识时务的抉择交相作用,拔掉了美对叙直接动武的引信,换来叙危机的暂时缓和。但较量仍在进行,美国在中东战略收缩的另一面是外交进取、军事留存,并未取消扳倒巴沙尔、拆散“伊(朗)叙轴心”、重组大中东的目标,对叙反对派的接济和改造还在加紧进行。只要叙内战不止,暴力外溢因素就始终存在,叙危机就可能出现反复并再次升级。

相较于伊朗、朝鲜、阿富汗等热点,中国在叙利亚的利益显然不够直接。但中国对中东和平与政治均衡的需求却已不亚于其他任何大国,对叙问题的参与日益需要和中东其它问题连片考虑,进行战略上、整体性的运作。积极参与叙化武销毁工作进一步表明了中国涉入中东事务眼界和思路的拓展,推进和平、反对武力不再流于空泛,涉己利益直接程度也不是唯一决策标准。

2013年俄罗斯富有外交智慧的交出化武换和平方案给世人留下深刻印象,也给关注叙问题的中国外交人员以启迪。事实上,中国在调解朝鲜核问题过程中早就展现过类似智慧,对一些难题的处理有异曲同工之妙。以转移、销毁化武为起点,叙问题唯有尽快举行和会,在对话谈判轨道上体现进展,才能巩固和平希望。而这一进程,比处理化武问题更适合展现中国外交的行为力。

2012年8月,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带着无奈情绪卸任叙问题特使前,曾给安理会主要成员留下建议:一方面要劝说巴沙尔政权意识到自己的合法性正在丧失,下决心开始政治变革是唯一出路,一方面要对叙反对派加大施压,促使他们更加关注叙利亚的未来而不是某一个人的去留。时隔一年多重拾这一建议,可以发现它确是建立在深入了解叙国内情况的基础上的,富有前瞻性,可能就蕴涵着中国发挥更大作用的机会和空间。

长期以来,囿于国力、利益、经验和认知所限,中国对全球热点的参与和介入程度参差不齐,这一状况正随新时期中国外交对主动谋篇布局的强调而发生永久性的改变,比“中国主张”来得具体、务实得多的“中国贡献”、“中国方案”、“中国建议”将会越来越多进入世人眼帘,积极参与叙化武运输、销毁工作正是其中值得记住的一个不大但也不小的标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