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文革不可能重演,其风却不易肃清

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宋彬彬12日回母校道歉,这是继去年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道歉后,由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发起的又一忏悔行动。宋彬彬和陈小鲁的道歉都是个人行为,他们年事渐高,属于“退出江湖”的一代,但他们的道歉却激起舆论强烈反响,社会再向他们伸出话筒。

陈、宋的道歉显然具有现实意义。当前中国思想领域十分活跃,社会快速转型带给公众种种困惑,陈、宋公开为自己文革时期的行为道歉,这从意外角度提供了直面重大困惑的争论点。

中国官方早已将文革定性为“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由官方做引导,上世纪80年代中国全社会对文革进行了深刻反思。改革开放可以说就是党和国家以实际行动全面否定文革的过程。由于十年浩劫对中国社会发展的影响是灾难性的,并且制造了大量冤假错案,中国主流社会全面否定文革的态度非常坚决、稳定,文革在中国已经属于翻过去的一页。

但“文革”一词最近几年出现的频率很高,它重新提供了宽阔的争论面,导致一些出乎意料的发酵。

首先出现一批公开为文革唱好的人,他们虽然人数很少,而且大多处在社会边缘,但这在过去不可思议。有人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左倾”的重要动向,还有人认为这是社会多元化的正常涟漪,就像现在有人公开否定中国现行政治制度、反对共产党领导一样,各种极端声音都能在今天的中国舆论场找到一块阵地,或者一个自娱自乐的角落。

二是中国舆论场这几年汹涌激烈,文革时代流行的贴大字报、造谣诽谤和人身攻击等恶劣做法“阴魂不死”,在互联网充分自由的环境下得以复活。这刺激了很多人对社会可能重蹈覆辙的担心,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这一切属于民主,或者强调只要目的是发展民主,包括造谣等对现秩序的打破都是可以原谅的。

还有一些人无视国家已对文革定性的事实,要求党和政府出面为文革道歉。文革中的受害者有大量党员干部,少数“造反派”文革一结束就受到清算,党群那10年回头看是“同呼吸共命运”的,并不存在泾渭分明的加害者和受害者分野。上世纪80年代全社会一起反思,这比当时搞出一个大道歉,针对性更准确,也更具有建设性。

文革挺臭的,但当时的一些做法似乎不像上世纪80年代那样臭了,其中有些还受到变相推崇,贴上新的标签,而且如今争论的双方经常互指是“文革派”,跑到海外的一些人尤其喜欢用文革时期的大字报语言,围绕“文革”有很多乱象的翻新,可谓剪不断理还乱。

这一切需要得到厘清,陈、宋等人以个人名义勇敢地站出来,为文革时期的所作所为道歉,向社会提供了将个人与文革的关系掰开揉碎的机会。文革是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是从上到下的集体错误,但也在每个层面包含了大量个人的不光彩。个人的操守如何在“乱世”得到坚持,这同样是中国社会需要认真补救的一课。

文革是一个时代各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中国绝大多数人共同分担了那一时代痛苦,也或多或少同那个错误有份。作为政治路线,文革已被清算,它其实也是最容易做的部分。而它所暴露的人性的问题,或许更值得长久的反思。▲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