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干一:日本右翼疯狂典型安倍的病理分析

求是理论网1月13日文章 原题:安倍:日本右翼疯狂典型的病理分析2013年12月31日,新华网推出了“2013年,安倍的‘狂人日记’”专栏。导语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上台一年间,日本右倾化趋势加剧。安倍对内展现强硬手段,通过了备受争议的保密法案,力推修宪欲使日本在海外得以行使集体自卫权,其内政野心之举“安倍经济学”弱点浮现,带来的经济红利已经被消耗殆尽;对外,安倍忙着充当“领袖”,歪曲和否定侵略历史,近日悍然参拜靖国神社更是触发国际社会强烈不满。安倍的2013年不可不谓之“疯狂”。问题在于作为日本右翼的典型,安倍何以如此肆无忌惮,何以如此癫狂至极?

通常,人们会以国家利益、谋求霸权、改变东亚体系等传统话语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危险背后的政治意图。这固然不无道理,但这些观点的确都已为媒体、评论人反复评说,读者、受众也大多耳熟能详。从国际关系的角度讲,一个问题总是有多种解释方式的。所以,不妨从历史因素、文化因素、国家认知、国际环境等多方面来解读目前日本近乎疯狂的对外政策。

从历史因素来看,至少近代以来,一部日本的发展史,可以说就是一部交织着对外征战、掠夺、扩张的历史,尤其是针对中华民族的甲午战争、中日战争,包括发生在中国境内的日俄战争,更是一部对中华民族而言磬竹难书的血腥史。尽管学术界对臭名昭著的“田中奏折”的真伪尚待考证,但近代以降日本发动的诸多对外战争以无可驳辩的事实证明,对外扩张的确已经成为日本军国主义一贯的历史逻辑。安倍的表演只不过是历史逻辑的现实张扬罢了。所以,国际社会尤其是周边曾经饱受日本侵略者铁蹄之苦的东亚各国更要对此保持高度的警惕。殷鉴不远,绝不能重蹈历史的覆辙。

从文化因素来看,美国学者鲁思·本尼迪克特在《菊与刀》一书中,认为日本文化是不同于欧美“罪感文化”的“耻感文化”。一方面,耻感造就了日本人极端的自尊心。面对嘲笑,或化嘲笑为动力, 完善自我以消除外来的嘲弄;或在怨恨中不是自我折磨就是折磨他人。后者构成了一种“受虐——施虐”的民族性格,为穷兵默武的军国主义提供了特殊的土壤。二战期间日军的残忍和荒淫早已为世界所不齿。日本在中国制造的南京大屠杀就是日本军人这一凶残秉性的充分暴露。另一方面,耻感文化中缺少坦白忏悔的因素。这又造就了许多日本人死不认帐的积习。日本右翼拒绝承认二战暴行,否认南京大屠杀,篡改日本教科书,领导人公然屡屡参拜靖国神社等等,就真的是本性难移、事出有因了。作为当下日本右翼典型的安倍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蔑视国际社会共识,频繁做出种种疯狂举动,也就在日本的“性情之中”,世界的“道义之外”。国际社会爱好和平的人们很难相信安倍们会改邪归正。所以,我们必须做好与日本右翼长期斗争的心理准备。个别国家如果一味的隔岸观火,甚至助纣为虐,迟早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从国家认知看,岛国环境、岛国心态加重了日本人的危机感,进而滋生和强化了日本人向外扩张的现实冲动。自日本近代思想家、明治时期教育家福泽谕吉提出所谓“脱亚入欧”以来,大和民族的“优越感”愈发膨胀,蔑视东亚各国,不惜与邻国绝交,将甲午战争说成是“文野之战”等等,不一而足。1938年,民国时期著名军事理论家蒋百里在《日本人——一个外国人的研究》一文中深刻地指出:“日本国民原是崇拜外国人的。”“现在它却妄自尊大夸示它独有的能力,它的宣传愈是扩大,它的内容愈是空虚。”二战结束后,随着日本经济的迅速崛起,更是急切谋求世界大国地位,近年来甚至执拗地要获得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席位等等,都是这种岛国本土上的“大国认知”的极端表现。本来,日本希图以大国身份出现在国际舞台上未可厚非。问题在于,德国人以巨大的勇气正视历史,表明了自己对过去的深刻反省和勇于担责;日本人特别是日本右翼则不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否认侵略、美化战争,甚至伺机蠢蠢欲动,挑战国际社会底线。这就是前所未有的危险倾向。

从国际环境看,二战结束后,由于冷战格局的很快形成,日本成为西方特别是美国遏制战略在远东的桥头堡,从而导致了国际社会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惩戒和清算,相对德国而言,显得很不彻底、很不坚决,《开罗宣言》、“东京审判”等历史文件没有得到及时、有效、充分的落实,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死灰复燃。进入新世纪以来,美国不甘、日本不愿中国的崛起和影响的扩大,从遏制中国的战略出发,美国一些政客对日本的日渐右倾睁只眼闭只眼。严重的失落心理,从一个方面让美日这对昔日太平洋战场上的宿敌,企图联手打压中国急剧上升的国际空间。这一切,从历史到现实都给安倍们一个极其错误的信号,于是有恃无恐,恣意妄为,频频出轨。

战斗正未有穷期。新的一年,我们不指望安倍们会悬崖勒马,但绝不容许这帮右翼狂人信马由缰。与此同时,切不可因为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和愈益尖锐的国际斗争,扰乱我们的改革方向,延缓我们的发展进程。随着国际政治的中心日益向亚太地区转移,我们更需要一个自信而强大的中国去面对来自国际社会的各种挑战,担负更多的国际责任,塑造一个负责任的、友好的大国形象。而安倍“跳梁小丑”似的诸多疯狂行径,不仅无补于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只能使日本变得更加孤立。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