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建群:中日为何难以建立法德式关系?

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日前报道,日本外务省干部称,安倍晋三下令因中国正通过第三国的媒体对自己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展开批判,日本外务省要向日本驻外使馆要求反驳中国的主张,要积极地将自己参拜的真意“宣誓不战”向外宣传。

对许多西方国家来说,日本首相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似乎没有太多的含义,只是对日本在二战中的阵亡者缅怀。美国更认为,日本有完善的民主政治制度,不可能因为一次参拜就标志着安倍政权走向军国主义。西方国家总喜欢拿德国和法国重修关系来对比中国和日本的关系。他们问中国:中日两国为什么没有建立起“法国——德国”模式的关系?

这些问题看似简单,实则显示出他们对此问题的无知。如果中国人问:假如德国领导人逢年过节去瞻仰前纳粹头子希特勒的墓地,法国、英国以及其他二战期间饱受德国蹂躏的欧洲人会如何想呢?答案是: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已不再是缅怀亡灵的简单问题,而是反映出日本政客,直至整个日本社会的历史观和对受害国的态度。

德国能与周边国家和好主要原因在于二战结束后战胜国彻底根除法西斯的根基,也在于德国人的自身救赎。1970年12月,在东欧最寒冷的一天,刚刚访问过捷克和波兰的德国总理勃兰特冒着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双膝跪下,久久不起,并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勃兰特以此向二战中被纳粹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德国认罪。这一跪淡化了波兰和其他受纳粹侵害国人民沉积在心底的愤怒,为德国重返欧洲赢得了尊重,也为德国回归正常发展道路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统赫利同时向全世界发表著名的赎罪公告。一年后,勃兰特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日本境况完全相反。2013年8月15日,一名外国人质疑当时参拜靖国神社的人,“你们这样的发言在德国会被逮捕的”,立即遭到现场日本人的围攻。外国人一再避让,警察也站在参拜者一边,强拽外国人要求他解释清楚。这些足以看出,日本对战争史观的扭曲不只是安倍之流少数。

对日本国民,不论是右翼分子,还是普通百姓来说,安倍2013年底参拜靖国神社无可非议。民意测验表明,有52.9%的人认为安倍参拜是没有问题的,84.1%的日本人认同安倍参拜。12月26日,安倍在他的个人博客中发布关于参拜靖国神社的感言,引发日本网民热议,留言表示支持的人数不断攀升,到29日中午“点赞”的人数超过7.4万人。

即使有少数日本人对安倍参拜有所担心,他们也不是担心该不该参拜亡灵,而是担心此举会给日本的外交带来负面影响,会不会影响到中日、中韩关系;担心失去在华生意;担心美国打压日本。然而,正如日本官员公开的表白,当前的中日关系已不那么重要。正因如此,安倍可有恃无恐参拜靖国神社,把有关国家抗议当成耳边风,甚至嘲讽周边国家的态度。让今天的日本社会低头承认当年的侵略史比登天还难。对日本政治精英来说,扭曲的民意支持让其信心满满,不再顾及周边国家,特别是中国和韩国的感受。

中华民族并不是个心胸狭窄记仇恨的民族,千百年来包容下了无数羞辱。对日本来说,中国不时提醒其侵略历史,不是为了敲打日本,或把历史当成牵制日本的工具,主要是为了让日本避免重蹈覆辙。一个走向极端的日本不仅会给中国、韩国和其他亚太国家带来伤害,最终也会让日本遭受巨大灾难。

尽管世界观和历史观已定型的日本社会和它的精英政治家不可能像德国那样赎罪,但至少不可以挑动亚洲人民的神经,把自己摆在与其他国家的对立面上。日本现政治领导人始终想把日本带向正常国家行列,试想,不和其他国家特别是亚太地区主要国家搞好关系,怎么可能在诸如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区一体化等方面取得进展?

在这点上,德国前领导人勃兰特给了日本政客很多启示——要想成为正常国家,必须正确认识历史,这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善意。中国不需要日本领导人下跪,但需要他们想想,战后德国领导人为什么都不去参拜希特勒的坟墓。否则,日本不管投入多大,口水浪费几多,都永远不可能融入亚太,更不可能走向“正常”。(作者为北京学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