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希望解放军发言人多提供“解渴”信息

解放军总政治部、总后勤部、总装备部和海军、空军、第二炮兵、武警部队等7个大单位20日宣布设立军事新闻发言人,这是中国军事透明化的又一标志性进展。解放军对外开辟的信息窗口在增多,这带来了外部对中国军队看法的改变,也在逐渐促成中国人对什么该保密、什么该主动让外部知情认识上的变化。我们相信这一进程将继续进行下去。

军事透明化不是没有底线的。与此同时解放军的军事透明显然还有较大空间。设发言人只是让外界了解解放军的方式之一,从外军的经验看,其他方法还有很多。

比如解放军经常搞实弹军事演习,其中这些演习似可为公众提供一定的观摩机会。有的大型军事装备也应允许公众参观,还可以在一些驻扎在城市的部队搞“军营开放日”,让公众参观日常军事训练等。这些做法被不少外军使用,正面效果明显。

中国处于大的和平时期,这时军队的使命和它所要处理的内外关系与战争时期有一定区别。战争临头时作战是军队的唯一任务,确保各种军事信息严格保密是压倒一切的外部关系。但在和平时期,对外军事威慑是主要使命,最大限度保持军事威慑的可信性成为关键性对外关系目标。此外,争取民众对国家国防投入的理解和长期支持,军方自身也需作出努力。

这些使命和任务都要求军方重新考量涉及保密的各种关系,不是为应对国际压力做些微调,而是为在和平时期最大限度地释放解放军的力量进行战略思考,重新设计保守核心机密和主动展示军力的最佳平衡。

我们无疑缺少这方面的经验,而且由于解放军在亚太不是最强的军队,在某些方面有保持“模糊性”的特殊需求,增加了这种战略厘清的难度。中国军事透明应当说也是“摸石头过河”的探索过程。

与国际上了解中国国防建设信息的愿望相比,中国民间希望知情权的愿望或许更值得关注。在中国人民主意识越来越强的时候,这个问题尤其值得重视。说到底所有军事装备都是用纳税人的钱购买的,多让他们看到某些标志性军事装备,这会让他们感觉受到保护也受到尊重。

如果仔细分析,我们或许会发现,中国全社会的保密意识和具体做法同时代现实对应得并不准确。我们一方面有“什么都该保密”的传统习惯,一方面一些掌握核心秘密的人和机构对新时期窃密技术的长足发展了解不足。有些该保的密未必都保好了,还有些“秘密”对于间谍卫星来说一览无余,有些场所外国人已经去过,国人前往依然很难。这些造成保密境况的参差不齐。

保密战略与透明战略应当是同一使命的两面,它们的共同目标是确保中国战略设施和计划的有效。中国是世界的一支重要力量,我们的能力需要各种互动的开掘和放大。

7大军方部门设发言人是解放军进一步信息开放的明确信号,希望这些发言人被赋予更多授权,通过他们社会能得到一些解渴的信息。过一些年之后,他们的露面能在人们的回顾中成为中国军事透明的一个里程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