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与美进行监视与反监视斗争

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美国将不会接受。这一切都在人们的预料之中。

为何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因为这一空域经常出现有损我国安全的空中活动,譬如美国军机经常对我抵近侦察,又如日本军机经常飞抵我国钓鱼岛以及附近空域,而钓鱼岛是我国领土,钓鱼岛区域的内水和领海是我国主权覆盖所在,其上空域则是我国领空。中国不允许外国飞机在未经我允许情况下侵入我国领空,乃天经地义。对于接近我国领空的外国飞行器,我国询其意图也是理所当然。只要没有不轨意图,不应担心中国“侵权”。

这套方法,中国是向美国和日本学的。早在半个世纪前,美国就推出北美防空识别区。日本亦步亦趋,从上世纪60年代起也搞起了防空识别区,只是它把我国钓鱼岛纳入其中,实在是侵犯他国主权。重申我国拥有钓鱼岛列岛的主权,设立相关防空识别区对接近我国主权空域的任何外来飞行器进行甄别,是中国作为主权国家的应有权利,无可厚非。

在我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后,美国派出B52飞机进入该区域并不予通报。对此,中国应该如何对待?这并非设立识别区产生的新问题。过去没有我方识别区的时候,美国军机已经在此区域频繁出入,我国则派出战机予以监视并迫其离开。现在有了识别区,我国必然依法管理,加强对这类拒不通报并有潜在损害我国安全的飞行行为的管制。

至于是否会因此引起战争?不会。2001年4月1日我国战机与美国侦察机在海南西南海域相撞,并未发生战争。将来中美在控制与反控制、监视与反监视的竞争中应该更有能力斗而不破,避免发生战争。(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