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婧:俄罗斯会如何应对西方制裁?

原题:战略收益考量促俄快速接纳克里米亚

克里米亚问题与乌克兰局势的演变进程,快得让人有点应接不暇。

3月16日,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就地位问题举行了全民公投,公投结果显示,96.77%参加投票的选民赞成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3月17日,克里米亚宣布将独立成为主权国家,并准备以新的自治主体身份加入俄罗斯联邦。3月18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同克里米亚及塞瓦斯托波尔代表签署条约,允许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以联邦主体身份加入俄罗斯联邦。

俄罗斯为何要顶着被西方加大制裁的压力火速接纳克里米亚?俄罗斯的这一举动又将对世界格局产生什么影响,会不会引发新一轮“冷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俄罗斯研究所所长冯玉军研究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对这些问题作出了解读。

三重动因促俄火速接纳克里米亚

在西方指责俄罗斯“侵略乌克兰”并挥舞起制裁大棒的情况下,俄罗斯仍然如此快速地接纳克里米亚,这是为什么?冯玉军所长说,应该从俄罗斯的角度、用俄罗斯人的思维来看待这一问题。他表示——

对于俄罗斯而言,克里米亚的地缘战略意义十分重要,很难舍弃。克里米亚半岛位于黑海北部、乌克兰南部,与俄罗斯隔着刻赤海峡相望,拥有天然良港,一年四季都可以通航。因此,这里是俄罗斯不可失去的重要出海口。几十年来,俄罗斯黑海舰队一直驻扎在半岛西南的塞瓦斯托波尔,如果俄罗斯失去了对克里米亚的控制,黑海舰队在黑海的存在就无法保证。

俄罗斯做出接收克里米亚的举动,也是出于现实安全考虑和传统安全心理。近20年多年以来,自柏林墙倒塌以后,西方一直通过北约东扩、欧盟东扩等方式,挤压俄罗斯的安全空间。在这种背景下,俄罗斯必定不能接受再失去一个克里米亚。

另外,这也是俄罗斯国内政治的需要。近年来,俄国内经济发展面临失速,普京的支持率在前段时间有所下降。鉴于这种情况,普京通过把克里米亚收入俄罗斯联邦,可以极大地振奋民族情绪,他的支持率也将因此飙升,执政地位可以得到稳固。

俄罗斯战略收益大于经济损失

如果必须权衡利弊,俄罗斯接受克里米亚的利弊如何?对此,冯玉军研究员认为,很难单纯用“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来衡量这个事情。

“俄罗斯接收克里米亚,毫无疑问会极大地恶化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关系,进一步加快乌克兰向西方靠拢的步伐。但另一方面,俄罗斯对乌克兰仍然有着强有力的影响手段,包括与乌克兰东部的历史联系,包括现实经济战略方面的影响。如果乌克兰实施反俄政策,俄罗斯也会有进一步制约乌克兰的手段。”冯玉军研究员说。

不过,俄罗斯接受克里米亚,也将因此背上一定的财政负担。据俄新网3月19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已责成俄劳动部在最短时间内将克里米亚退休金提升到俄罗斯的水平。俄罗斯还承诺给克里米亚一系列的财政援助,以及产业发展方面的优惠,肯定会在财政上给俄罗斯增加一些压力。

冯玉军认为:“经济上的压力与俄罗斯所取得的战略收益相比,是不值一提的。经济上的损失对俄罗斯人来讲是第二位的。”

事实上,在权衡得失时,普京本人也有过明确表态。在18日的国会演讲中普京就表示过,由于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系列动作,俄罗斯未来将会面临“外交冲突”,“但是我们必须作出决定,是应该保护国家利益还是放弃利益漠然前行!”

俄罗斯如何应对西方制裁

俄罗斯接纳克里米亚,西方各国反应强烈。

欧盟与美国18日启动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第一批大约20多名俄罗斯政府与军方官员以及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等人,被列入制裁名单。

美国副总统拜登18日还指责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行动是“霸占土地”,并称美国和欧洲将对莫斯科实施进一步的制裁。美国总统奥巴马18日也呼吁在下周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上讨论克里米亚问题。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凯特琳·海登则表示:“美国和七国集团的其他成员国已经暂停了索契八国峰会的准备工作。”

法国总统奥朗德18日呼吁欧盟对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半岛的行动采取“强硬且协调”的反应,并称法国不承认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

英国外交大臣威廉·黑格称,英国将中止与俄罗斯的军事合作。

日本外务大臣岸田文雄18日亦宣布对俄罗斯实行制裁。

冯玉军所长认为,西方进一步制裁俄罗斯的手段可能将包括——在政治上,进一步孤立、排斥俄罗斯,抵制参加索契G8峰会,甚至把俄罗斯踢出G8集团;在经济上,也将采取一系列包括冻结金融资产、限制油气出口等在内的手段来制裁俄罗斯。

面对西方的制裁,俄罗斯料将对西方实施反制裁。冯玉军研究员分析说:“如果西方没收俄罗斯公司的海外资产,俄罗斯也有可能同样没收西方在俄罗斯的资产。如果西方对俄罗斯的石油出口、天然气出口进行制约的话,俄罗斯会进一步寻求对东方增加出口。俄罗斯还可能通过进一步加强对外合作的范围来应对西方的制裁,包括加强与亚太国家如中国和印度的合作,加强与金砖国家的合作等。”

不会引发“新冷战”

由乌克兰局势和克里米亚入俄引起的西方与俄罗斯的激烈对峙,引发了许多人对于俄罗斯与西方阵营是否会爆发“新冷战”的联想。对此,冯玉军所长并不认同。他表示:“‘冷战’是有其特定含义的,是指在全球范围内两大集团在意识形态上尖锐的对立,在军事上进行激烈抗衡,在经济上相互隔离。现在,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之下,以及在西方占据强势地位的情况下,俄罗斯与西方不太可能展开新的‘冷战’。但是毫无疑问,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在未来5年之内将会急剧恶化。”

至于克里米亚入俄对中国的影响,冯玉军所长认为:“在国际政治层面,克里米亚问题本身对中国的影响不大。但是,由它引起的国际战略格局的变动与调整,对中国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也是中国需要认真应对的重要课题。在经济投资方面,目前中国在克里米亚的投资合作项目只是一个开端,还没有大规模的投入。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以后,这些项目可能面临重新审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