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三人谈:欧洲为何难与美国平起平坐

链接:

大使三人谈(之一):习近平访欧体现中国新全球战略

大使三人谈(之二):中欧为何交往不少,理解不够

——“中欧关系”独家访谈系列之三

美国战略重点不会转向欧洲

梅兆荣(中国前驻德国大使、前外交部西欧司司长):美国的战略重点不会转向欧洲。在乌克兰问题上,普京认为美国和欧洲国家太过分,踩了俄罗斯的底线。美国和欧洲对此并未示弱,但也没采取实质性措施。奥巴马尽管以“俄罗斯违反了国际法”为理由要对其进行制裁,但并未到动武的地步。这样来看,美国并不会因为乌克兰问题改变其整个战略,也并未把乌克兰问题看得过重。

蔡方柏(中国前驻法国大使、现任外交笔会会长):美国重视亚太地区,它的出发点是因为世界的政治、经济重心在向亚太转移,所以它要搞“亚太战略再平衡”。乌克兰事件没有使亚太关系发生根本性变化,所以美国不会因此把战略重点转到欧洲去。依我看,对于乌克兰问题,美国虽说要对俄罗斯进行制裁,事实上却并没有太多的政治和军事制裁,力度并不是很大。奥巴马认为现在外交谈判还有不确定性,也就是说,制裁不是,不制裁也不是。不过不能否认,欧洲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美苏两极格局时,争夺重点在欧洲是不言而喻的,尽管现在争夺重点已有转移,但欧洲仍是美国一个很重要的伙伴。如果失掉欧洲,美国独霸的地位就很难保持。因此,乌克兰“争夺战”也一定会对美国产生不小影响。

乌克兰问题对美国会有牵制

丁原洪(前驻联合国、瑞士、比利时大使及驻欧盟代表团团长):美国的“再平衡”战略,我们不能把它看得太简单。它是美国把其全球战略重心从欧洲转向亚太的一个体现,而这个变化不是某个个人决定的,而是世界形势的变化决定的。具体说来有两个因素。第一,这与世界上国家力量对比发生变化有关。当今,亚洲很多发展中国家的实力与西方国家相比已趋于平衡,世界政治经济重心不在欧洲了。对美国来讲,从苏联解体后,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中国。第二,这是美国称霸全球战略目标力不从心的表现。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再加上金融危机的冲击,美国实力被消耗得太多,再要称霸已经力不从心了,只能在力量分配上从欧洲转到亚洲来。所以,“再平衡”不是一天两天说转就转的,它是一个过程,也并不会因乌克兰问题就转回去。但是有一条,在推进“亚太战略再平衡”上,乌克兰问题对美国是有牵制的,它认为可以交由欧洲管,但现在发现不行了。

最近有一位美国学者提出,乌克兰事件要提醒美国,在把战略重心从欧洲转向亚太地区的时候,不要忘记欧洲的伙伴还是我们需要再依靠的。这位美国人当欧盟地区负责安全有关事务的特别代表时,提出的第一份外交报告就是美国政府的战略重心已经从欧洲转走了,要维持在欧洲的影响力只能靠努力加强团结。所以美国在外交政策上的一个矛盾就是,战略重心移走了,但又离不开欧盟的支持。

美对欧战略:利用欧盟内部矛盾来削弱它

梅兆荣:美国对欧洲的战略是既要利用,也要控制,将欧洲纳到它的全球战略里来。有种说法是这样的:世界上挑战美国领导地位的只有两家,一是中国,如果中国的改革,特别是国有企业改革成功的话;第二是欧盟,如果欧盟成为政治联盟,将来有可能独立起来,对美国形成挑战。欧债危机时,中国对欧洲国家的援助初衷是帮助和鼓励,而美国却不然,它一方面不希望欧洲恢复太快以挑战它的地位,另一方面也不希望欧洲完全“死掉”,以免美国在欧洲的投资会受损。在乌克兰问题上也可以看出来,一方面美国和欧洲有共同利益和共同目标,将乌克兰从俄罗斯手中拿走;另一方面美国又与欧洲有不同利益目标,于是就出现批评欧洲“态度不够强硬”,“选择的‘代理人’不对”等局面。

丁原洪:一位美国前政要跟我说,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中国发展起来以后,美国政界和一些学者做了一个全盘研究:谁会对美国领导地位构成威胁?他们认为,俄罗斯虽然军力很强,但是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而能够构成威胁的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欧盟。他们建议对中国要采取遏制加接触,实际上是以遏制为主;而对欧盟,他没有给我正面解释。后来我从接触中知道,美国的战略就是利用欧盟内部的矛盾来削弱欧盟,使它的凝聚力下降。从此看来,美欧也并不是铁板一块,也有利益冲突和矛盾。例如欧债危机实际上就反映了欧元和美元的较量。欧元刚一出世美国就不高兴,担心今后欧元对美元在世界上主导地位提出挑战,所以美国就趁欧元危机对欧洲国家落井下石。

欧洲有拉新型大国压制美国的意图

蔡方柏:从欧洲角度来讲也是两面的。一方面欧洲同美国有矛盾,另一方面它也要借助美国在世界上发挥作用。欧洲由于受到债务危机的冲击经济不景气,新兴大国的崛起也对它是个挑战,它要拉美国来应对新兴大国的挑战。另外需要指出的是,欧洲也在拉拢新兴大国来扩大自己的战略利益,并有利用新兴大国来对付和压制美国的意图。所以欧洲在外交上既要拉美国,也要拉新兴大国。在这种条件之下,习主席访问欧洲,会与欧洲有很多共同语言。双方相互合作、推进和协调,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我们加强中欧关系,美国心里也不舒坦

丁原洪:美欧的最根本矛盾不是简单的经济实力对比问题,而是美国要主导欧洲,而欧洲希望与美国平起平坐的矛盾。欧洲希望对其平等相待,而美国从来不允许老二跟它平起平坐。当年美国轰炸南联盟,最后由谁买单?欧洲买单。美国在欧洲驻军的钱是欧洲给的,所以双方是不平等的。那么,为什么美国的利益欧洲要帮助维护?因为它现在完全甩开美国也不行,它还要靠美国。当美国提出“中美G2”时,反应最强烈的是欧洲,它担心中美联合起来把它甩在一边。而我们现在加强中欧关系,美国心里也并不是那么舒坦。

美欧矛盾在扩大吗?

蔡方柏:从战略上讲,美欧的战略目标是不一样的。欧洲要成为多极世界中的一极,和美国平起平坐,而美国是要一家独大。但是,必须指出,形势发展是非常复杂和曲折的。所以在某一具体时期,由于国际和各自国内形势的变化,双方相互依赖的程度高或者低也是会变化的。伊拉克战争时,法国前总统希拉克等表示反对,那时双方矛盾比较激烈,而后来因形势困难而需要依赖美国,双方又出现一个缓和期。

梅兆荣:观察国际形势或分析国际关系,不能用直线上升或下降来看。国际形势是各种因素错综复杂的结果。在一个时期内,由于利益关系,矛盾在某一问题上是主要的,但利益关系和国际国内形势变了,矛盾的重点和程度就变了。所以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笼统概括美欧矛盾的发展趋势。(整理 翟亚菲)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