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三人谈:欧洲的力量不应低估

链接:

大使三人谈:习近平访欧体现中国新全球战略

大使三人谈:中欧为何交往不少,理解不够

大使三人谈:欧洲为何难与美国平起平坐

——“中欧关系”独家访谈系列之四

中国产品的质量和竞争力比欧洲还差很远

梅兆荣(中国前驻德国大使、前外交部西欧司司长):相对美国来讲,欧洲现在处于小伙计的地位,但它的重要性依然不可忽视。虽然从发展趋势来看,新兴国家的发展势头更高,但无论是科技水平还是国际影响力,恐怕欧洲还是比新兴国家更重要,这里所讲的新兴国家包括我们中国。当然,这是一个动态过程,并不是一成不变的。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对欧洲打击很大,虽然现在经济上有所缓和,但欧洲的总体处境依然比较艰难:石油问题、产业竞争力问题等都面临危机。但我们必须看到,同发展中国家相比,欧洲国家的产品质量、竞争力都要强得多。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在欧洲的投资不断增加,GDP增长也在赶超欧洲,但我们的产品质量和竞争力与欧洲国家相比还差得很远,我们很多地方还是不如人家的。

不应该低估欧洲的力量

蔡方柏(中国前驻法国大使、现任外交笔会会长):我认为不应该低估欧洲的力量。欧洲虽然不能像二战前那样主导世界格局,但战后多年,欧洲力量已有所恢复,尤其是欧盟成立以后。欧盟可以被称作当今世界地区国家一体化最成功的联合体:经济总量世界第一,超过了美国;技术上相当先进,占有着相当地位;欧洲文化对世界的影响很大;欧洲国家的社会保障制度也相当完善。所以说,欧洲依然处于很重要的地位,实际上,欧洲已成为多极世界中的一极(这本身也是欧洲的战略目标)。2008年以后的几年里,受到金融危机、特别是债务危机冲击的欧盟面临着许多困难,后来经过几年的整顿、改革和内部协调,应该说欧债危机最困难的时期过去了。

整个西方都面临着民主制度的危机

蔡方柏:当前,制度危机并不单纯存在于欧洲,整个西方都面临着民主制度的危机。这个制度危机主要表现在:他们的领导人为了得到选票,不从国家的长远利益考虑,只从本党派的利益出发,从而导致出现民粹主义盛行的局面。打个比方,我为了上台,就要反对当政者的政策,不管这些政策正确与否都要反对。虽然我上台以后可能执行跟当政者相同的政策,但现在在台下就要先反对。欧洲债务危机时这个特征就很明显,竞选者们为了上台先做出许多承诺,但实际上其财政情况、经济实力都无法兑现承诺。欧洲如此,美国也是如此,美国的两党的政策竞争很激烈,但到现在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所以整体来看,这不单是欧洲的问题,而是涉及到整个西方议会政治——民主制度的危机问题。

“高福利”欧洲,改革很不容易

蔡方柏:需要指出的是,欧盟在一些结构性问题上还有待改进,因此它的复苏相对美国要慢一些。但欧盟复苏的势头已经显现,区域稳定趋势已经比较明显了。欧洲领导人现在已经意识到必须进行改革来提高竞争力,才能够使欧盟能够向一体化方向推进。如果不提高竞争力,其内部的结构性矛盾不解决,欧盟一体化将会面临问题。在欧洲“高福利”条件下,改革很不容易,其中会有曲折,但一体化的进程还是会逐步地、曲折地向前发展。

梅兆荣:欧洲现在面临的问题有两个。第一,制度本身的问题。欧洲长期以来形成的制度要改变非常困难。德国总理默克尔讲过,欧债危机的加速是几十年来积累的问题。几十年来,虽然每个国家经历了不同的政府,但体制并没有实质改变,也很难改变。法国总统奥朗德也提出,他在竞争选举时做了很多许诺,但这些许诺很难兑现。以选举为其政治主要特征的西方民主,特点就是每一个领导人竞选时都要做各种各样的许诺,但这种许诺能不能兑现是另外一回事。这种兑现符不符合生产力发展,并不是提出竞选口号时需要考虑的问题。第二,欧洲国家改革的紧迫感不足。这也是欧洲人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他们长期以来过着富裕的生活,老百姓感到舒舒服服,不会有“必须要改革”的紧迫感。这跟我们中国不一样,因为落后,我们会有极强的紧迫感,需要加紧改革步伐,改变一切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要素。

要以更宽阔的视野来看欧洲

丁原洪(前驻联合国、瑞士、比利时大使及驻欧盟代表团团长):很多学者都只从地缘政治、地缘经济的角度来看待欧洲在世界上的地位问题。从根本上来讲,我们应该把视角放得更宽。去年,习近平主席会见欧洲机构的几位领导人时对中欧关系做了定位,实际上也是对欧洲的地位做了定位,就是欧洲在世界上起什么作用。这可用三句话概括:第一,中国和欧洲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两大力量;第二,中欧都是很主要的经济力量,是促进世界整体向前发展的两大市场;第三,推动人类进步的两大文明是欧洲文明和中国文明,代表着东西方文明。习主席是以更广阔的视野,从长远的角度看问题的。(整理 翟亚菲)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