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育才: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布了十年的局

通过“公投”方式决定主权归属明确的某一地区独立是值得商榷的做法,更不要说将这一地区并入邻国。上世纪末美国和北约支持科索沃独立,开了先例。新世纪,俄罗斯不止一次借地区民意支持地区独立。不过俄罗斯是在传统势力范围内处置危机,出于改善本国安全环境的自卫需要,更有合理性。但仅有合理性不足以成事,克里米亚“回归”过程展示了俄罗斯的危机管理水平和战略机遇捕捉能力。

将安全战略企图纳入危机管理筹划和嵌入预案是实现管理高效的可行办法。自2004年爆发乌克兰“橙色革命”以来,俄罗斯针对乌克兰的危机管理同时在执行两套方案,一是通过全面合作加强与乌克兰政权的联系,争取“颜色革命”的逆转,以便最终把乌克兰拉回到欧亚经济同盟的区域架构,实现由俄罗斯主导的地区一体化;二是促进乌克兰东部主要是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以及与俄罗斯毗邻的其他地区的自治和自决倾向,为不得已条件下制约甚至分裂乌克兰做准备。“橙色革命”后的一段时期,乌克兰政府官员曾不止一次指责俄罗斯向克里米亚地方居民发放俄罗斯公民护照,认为后者的目的就是通过提供公民身份塑造俄罗斯国家认同,鼓励当地居民在必要时发起独立和回归祖籍国的民族主义运动。

为了克里米亚的“回归”,俄罗斯甘愿付出某种外交和经济代价。但总体看克里米亚回归产生的正效益更明显。一是有助于俄军控制黑海战略要地和维护在该方向的军事安全和战略稳定,可以永久性地解决黑海舰队驻泊问题;二是对地区其他国家的警示作用,使他们在亲近西方和敌视俄罗斯问题上有所顾忌;三是普京通过收复克里米亚凝聚民心士气,增强信心,稳固政局。

克里米亚的“回归”,得益于俄罗斯高层危机决策环节的强烈机遇意识,包括以下三点:一是借乌克兰政局混乱,提出俄罗斯同胞和俄语居民的权利保护问题,从而赢得国内和地区舆论支持。二是提出乌克兰临时政府的合法性问题。三是用整个西方经济的脆弱期,从而将美欧对俄罗斯的制裁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和水平。

俄罗斯的危机管理做法可以给中国一些启示。眼下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亚太针对中国的企图极为明确,未来美国利用地区盟友或其他国家蓄意寻衅的麻烦事少不了,各种危机事态频发将成中国国家安全的常态。中国必须强化危机的机遇意识,通过高水平的管理化危为机。在事关核心利益问题上,中国不能犹豫。可以利用危机制造者留下破绽乘势作为,反制对手。 ▲(作者是国防大学危机管理中心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