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讨论:美国在亚洲正进行一场战略豪赌

从左至右:吴祖荣、陈永龙、钱文荣

编者按: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是否已“名存实亡”?基辛格预测2050年前中美不会发生真正的对抗,那么2050年之后呢?美国能搞定日韩关系吗?近期,环球网评论频道与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共同举办“亚洲‘再平衡’战略”研讨会,三位学者就中美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敬请关注学者们给出的解答。

美国“再平衡”战略已达到目的

陈永龙(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有些人认为美国的亚洲“再平衡”已经名存实亡了,但我认为,不仅没有名存实亡,而且更有战略性了。美国这个战略应该是已经达到了目的。美国的重返亚洲是一个过程,之前,亚洲发展虽快,但对美国没什么影响,或者说没有他们所认为的不利影响。但日本发展起来以后就不一样了,中国崛起后就更不一样了,以前是“再平衡”日本,现在是“再平衡”中国。平衡,就是平衡对美国不利的一面,让它的世界“老大”地位更平衡、更均衡、更稳定。目前,亚洲国家在安全上还依靠美国发挥作用,所以,不能说美国在亚洲实力下降或者“再平衡”名存实亡,从美国的目标看,我认为它恰恰达到了它的目标。

目前来讲,美日同盟不可能消失,也不可能消亡。中国现在发展壮大,已经“被”老二了,虽然实际上中美综合国力的差距很大,但客观上已经形成了老大和老二的战略冲突、战略矛盾。美国已经认识到孰轻孰重,但又不可能非黑即白的选择。它不可能放弃同盟,但中国对美国未来的重要性,将越来越超过它的同盟作用。但是,它又不可能跟中国关系有多好,所以美国的初衷就是限制。

钱文荣(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再平衡”是奥巴马在2011年访问澳大利亚在澳议会的演提中出来的。此前希拉里提的是“重返亚洲”,后来感到这个词会刺激到中国,又改成“转向亚洲”,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认为“转向亚洲”也不好,最后确定了“亚洲再平衡战略”,这样更广泛一点。

那么,美国为什么要提出这个战略呢?我认为,主要原因是:第一,整个世界的政治重心、经济重心转向亚太,促使美国的全球战略的重心要向亚太转移。第二,在这个重心向亚洲转移中的中心力量就是中国的崛起,再加印度和半个俄罗斯以及其它新兴力量的崛起。在美国印象里,中国在亚太地区发展不断壮大,最终有可能挑战美国在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所以这种战略重心的转移,不是短期的行为,而是长期的行为。冷战时期,美国的战略重心一直在欧洲,尽管那段时期内发生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因为那个时候挑战美国、欧洲的最主要力量是苏联。一直到亚洲发展起来,成为世界政治经济重心,尤其是中国的崛起,才导致美国必须调整它的全球战略。

从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内容来说,包括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安全,第二部分是经济,第三部分是外交,第四部分是意识形态。安全是什么呢?即加强在亚洲的军事部署。美国在新加坡原来计划部署战略经济,现在却变成一个新的军事性基地;它扩建关岛军事基地的工程也一直在推进,从未停止。在外交上,要扩展新伙伴,确提出“主要是指印度、印尼和越南”。另外,美国要积极参加亚太地区原来没参加的国际组织,如东亚峰会,并在其中发挥主导作用,又如,在经济上,美国参加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后,一直在主导协议的谈判,成员国从原先的八国增加到现在的12国,目的是要建立在美国主导下的亚太经济新秩序。美国对东盟的关注度也在大大提升。随着中国不断发展壮大,东南亚各国在中美之间已经很难选择。在经济上它们希望选择中国,而在安全上还是希望选择美国。

美国在亚洲已力不从心

吴祖荣(前驻外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在上世纪70、80年代时,美国就已经开始战略东移,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中国崛起。美国的战略有起伏,有时候强度大一点,有时弱一点,在一个时期之内,它肯定有变化,但是整个长期来说,他的战略是没有变的。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起伏呢?一是美国在弱化。现在世界是和平和发展的主题,美国不能将自己的意志完全凌驾于世界主流之上。二是美国是为了维护霸权,但现在所谓霸权地位已经动摇了。虽然它还在加强亚太地区的战略部署,但已经力不从心。比如,最近中国试验超高音速飞行器,这在我们看来是科学的进步发展,是很正常的试验。但美国马上会跳出来说“这样不利于和平”,其实这只是它开始力不从心的表现。

钱文荣:现在,美国在亚洲遇到了什么“困难”?首先是日本,昔日的老大开始无法完全把控这个“小弟”。最明显的就是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日本共同社援引多名日美关系消息人士的话报道,拜登去年12月下旬与安倍举行了近1个小时的电话会谈,多次规劝安倍不要去参拜靖国神社,但安倍仍我行我素,不听主子的劝告。这就是美国对安倍参拜表示“失望”的背景。但请注意美国并未对安倍的行为进行谴责。美国之所以感到不满,主要还不是担心影响中日关系,更重要的是影响了日韩关系,破坏了美国多年来一直想把美日同盟和美韩同盟联系起来统一“指挥”的愿望。尽管现在美国做了很多工作,但都暂未如愿。

美国维护霸权是一场战略豪赌

吴祖荣:美国维护它的霸权可以说是一场战略豪赌。军事同盟是干什么的?是要有敌人可打,得有仗可打。你需要去打谁?打中国?打俄罗斯?还是打其他哪里?没有敌人,军事同盟就很脆弱。赌博很危险,它现在已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可以用“相反相成”来形容,美国以前希望在军事上控制日本,现在要借助它的军事力量来牵制中国和俄罗斯,但日本的军事力量强大以后,会挑战美国在亚洲的地位。我们现在不要说日本不会第二次偷袭珍珠港,这种长远的顾虑是应该有的。美国军事同盟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带给美国的是祸还是福,现在还很难说。

以前美国一统天下,现在霸主地位受到了挑战,其中还有更深层次原因。冷战结束以后,国家利益因素就不只是军事利益和安全利益。可是什么时候会打仗?谁也不知道。谁也不想打仗,只专注于军事利益不得人心,违背时代发展潮流。但美国最强的还是军事,它的军事预算是14个国家的总和。现在日本、东盟、俄罗斯等国,主要还是看重经济利益。美国急着去促销武器,叫亚洲国家去买,他们不会买,也买不起。所以美国现在实行的政策是相反相成的,他想要得到利益,但却会产生反作用,反而会伤害它的利益。

钱文荣:说美国的军事同盟是豪赌,我同意,但军事同盟不仅是战争时候需要,在它认为遭到挑战的时候也同样需要。美国著名学者亨廷顿冷战后公开撰文说:美国是一个需要敌人的国家,没有了敌人就涣散。所以冷战结束后一直寻找新的敌人,现在找到了中国。当然我并不认为美国政府现在就确定中国是它的敌人,但认为中国是美国最大的潜在威胁你和战略竞争者,这是确属无意的,在美国的官方文件中已写得清清楚楚。现在美国认为自己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中国。另外,俄罗斯在军事上也依然是世界第二大强国,普京再次上台后,下了很大资本,大力发展军事力量,特别是核力量和海军。当遭到这些挑战时,美国对军事同盟的需求也就增大了。

2050年后中美是否会发生战争无法预测

陈永龙:我认为中国够不上对美国的威胁,但是美国却初步认定为威胁。我们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了,中国改革开放后利益扩大了。但一方面我们的家底确实比美国薄,另一方面未来的世界主流趋势需要和平,鼓吹战争是很不利的。中美的武器不论多么先进,战争是打不起来的,我认为两个国家已经成熟到能够管控危机。

钱文荣:中国军事力量的发展的确超出美国的预期。2000年时,我在美国当访问学者,主要研究反导系统。美国当时认为中国是很原始的,什么东西都没有。有一份研究报告说,在80多项新武器中,中国只有4项可以自己制造,但水平是属三流的。现在呢?中国进行了超高音速飞行器的试验,尽管是10倍音速飞行,美国最高已经达到20倍,但这已经足以冲破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了。还有中国核潜艇的远航航行,我们的生存续航能力为90天,超过了美国84天的记录,这个能力远远超过了美国的预期,它认为这种发展对自己是一种潜在的、军事上的威胁和挑战。因此,它认为依然需要军事同盟来遏制中国。

基辛格曾在清华大学与学生的面对面对话中说,在今后的30年内,中美之间军事对抗不可能发生。但50年以后,到了2050年,就无法做这个预测了。将来的情况是,中国真正崛起之后,美国是否真正地能够接受一个崛起的中国。

中美应相互确保对方的安全

陈永龙:两个大国,一个发达国家和一个发展中国家,已经成为军事大国和经济大国的关系,这是很特殊的问题。现在中美双方领导层和行政决策层已经认可了这个问题,中美两国关系已经不是双边关系,而是全球意义的关系。既然认可了,应该怎么做?我列了几点应该和几点不应该。首先是应该做的:

第一,商定签署双边关系文件。中美关系已经发展到这样的阶段,需要形成一个规范,原有的联合公报继续有效,但是已经不够了。中美关系已经进入新的阶段,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目标、指导思想等问题,都需要明确。

第二,扩大互信。互信很重要,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第三,应加强合作机制,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安全机制。中美关系不光有经济基础,还要有安全基础,相互确保对方的安全。尽管现在双方力量很不对称,但是美国应该向中国保证,中国也应该向美国保证。

另外,还要注重媒体合作机制的建立,呼唤媒体的社会责任,创造良好的舆论环境。毫无疑问,媒体从它独特的视角,对社会的批评性、指导性都能够吸引大众眼球。但同时也不能太随意,制造不必要的混乱。

还有不应该做的:

第一,既不能抬高中国的能力,也不能夸大美国的实力,美国应该消除这样的焦虑。

第二,要理清自己的问题。美国的问题主要是美国自己,中国的问题主要在于中国自己。当然也有对方的原因,但是相对来讲自己是主要的。

第三,不侵犯对方的主权。

第四是双方发展邻里关系时,不能以损害对方的利益为代价。

第五,不要将平等相待和平起平坐划等号,这两个概念不一样。

南海本无事,美国挑起之

钱文荣: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南海问题不应该是个问题。南海问题之所以被炒热,是美国人挑起来的。希拉里在2011年参加东盟地区会议上首先提出南海也是美国的重要利益所在,她用的词是“重要利益”。然后她提出航行自由,致使中国跟南海周边有些国家出现争议。美国因此进一步提出要制订一个新的“南海行为准则”,目的是企图用国际法来控制中国。再后来提出海洋法,要按照海洋法重新确定领海和岛屿的主权问题。这都是美国挑起来的,把水搅浑了。本来中国跟菲律宾已经达成了海上共同开发的有关协议,但是美国这样一来,菲律宾特别是阿基诺三世上台以后,就抱着美国的大腿进行无理取闹。南海今后一段时间不会平静。美国在东南亚地区,包括印度洋地区加强战略部署,对它本身的利益来讲是有好处的。

吴祖荣:南海问题,最重要的根子还是美国,是美国一手挑起来的。尤其是所谓重返亚洲战略实施以来,美国更加肆无忌惮。先提航行自由,后来一步步做出各种动作。之前发生了中美军舰险些相撞的事件,美国就是监视、侦查、了解辽宁舰编队的训练。最近又开始谈“九段线”,要让我们对此表态。

美国挑拨亚太国家和中国的关系,特别是菲律宾。其他国家还相对好一点,前些日子马来西亚相关人员还表态,说中国跟马来西亚的关系很稳固。所以美国在这方面应该收敛一点,应该尊重中国基本的发展权和自卫的权利,不要在这里闹事,也应该相信中国跟东盟国家能够自主处理好这些问题。

美国人跑这么远在我们家门口闹事,中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最近克里访华时,王毅部长的讲话里有一句话:“谁也不会动摇我们中国捍卫领土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这句话在王毅部长的新闻稿里,并且是当着克里讲的,说明关乎到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我们不会妥协,也不会动摇。

陈永龙:南海有什么事?南海没事。我在澳大利亚访问的时候,一次研讨会上,有十几个人至少提了十几遍关于“南海有没有问题”的问题,我回答,这只是一个延续性的问题,海洋法是(中国划定九段线)以后的事情。南海什么时候出问题了?没有问题。世上本无事,他们自扰之。(主持:王京涛 整理:翟亚菲)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