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亚文:安倍政权正在耽误日本前途

春天是万物复苏、花开草长的美好时光,然而,这几天从日本向外传出的却不是令人愉快的气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1日以“内阁总理大臣”名义向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供奉了称为“真榊”的祭品。而在昨天,日本跨党派议员团体“大家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参拜了靖国神社,前往议员达到146名。这无疑是破坏日本同中国、韩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关系的挑衅性行为。

看不出安倍政权有理解邻国关切,并在未来对此作出适当回应的倾向,执政的日本右翼团体已摆出一副一条路抹眼走到黑的架势,这不仅使亚洲上空阴影重重,更将危及日本前程。

在一个迅速变化的时代,日本的精英群体显然缺乏大局观。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东亚乃至整个亚洲呈现出罕有的向上势头,甚至有论者认为,经济全球化正进入以亚洲为中心的新阶段。它已表现出两个鲜明特点:一是在亚洲东部即东亚地区,区域经济整合加速进行;二是原本相互分离的亚洲两翼,逐渐成为一个密切耦合的经济世界。这个经济世界的进一步向前发展,将使亚洲的绝大部分国家都能更好地盘活各自自然、人力、资本等资源,从而实现共同发展、一起获益。

适应亚洲地缘经济的新景观,亚洲很多国家都在调整战略思维、改变国家决策。然而,日本的政治家普遍仍沉浸在以往的世界观念中,那个世界的经济是由美国、欧洲和日本共同主导,七国集团的产生和存在是其体现。他们没有看到,以2008年的欧美金融危机为标志,那个以西方国家为中心的经济全球化时代已入末途,相反以中国、巴西、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为引领者的新全球化进程却方兴未艾。在亚洲东西两翼行将成为一个有机统一的地缘经济体的过程中,日本如果断选择加入后一种全球化进程,将为其前途提供更为可靠的保证。日本不必放弃传统上与欧美世界的经济联系,但需要明白的是,任何国家都不可以违背世界大势行事,如一意逆行,所断送的乃是自家未来。

不幸的是,自19世纪下半叶日本启蒙思想家福泽谕吉提出日本应“谢绝亚细亚东方的恶友”、转向与欧美国家为伍以来,日本始终将自己定义为西方国家的一员,而对其东亚国家身份淡而置之。如果说这在以往有利于日本全面超越周围邻居、成为经济强国的话,那么,当时代的风向已经发生转变、日本的经济前途也开始蒙上重重阴影时,这已经无助于日本走出“失去的二十年”。

知时通变本是以往日本民族的一个可贵精神品质。在120年前的甲午战争中,时任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伊东佑亨,在给清朝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所致的劝降书中,直陈大清之败乃在于“墨守常经,不通变之所由致也”。而1868年明治维新后日本自我改变之速,也确为当时世界其他“落后国家”所远远不逮,它所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日本在很短时间内一度咸鱼翻身也成为强国中的一员,避免了被欧美列强殖民的危险。

日本需要从它过去曾经有过的经济荣光中走出来,更加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巨大变化。实际上,日本内部亦有不少有识之士已对此有所意识,比如同样身为右翼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提出日本外交应有两个支柱,一为美国另一为东亚,两者都不可偏废。最近,在安倍晋三采取一系列激进冒进政策且不知回头、使东亚局势出现严重危险局面后,中曾根康弘与另一位知名右翼人士——读卖新闻集团会长兼主笔渡边恒雄,就共同在电视节目中反对安倍晋三的“解释性修宪”策略。日本自民党前干事长野中广务、古贺诚等元老派人物也加入了这一行列。

维护亚洲共同发展的大局,才是当下日本所宜之计。越来越多的日本民众,也已感受到安倍晋三政权一意孤行的举动给日本和亚洲所带来的凶险。21日,东京270多名市民代表向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违宪。这是日本社会涌现出来的正能量,只是这样的正能量,当前所见还是太少了点。(作者是北京学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