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拿外汇储备买俄油气是现实选择

王海运少将在书房中接受环球网评论频道专访

王海运少将在家中

编者按:俄罗斯总统普京20日开始访华,这是他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后首次出国访问,并出现在多边国际舞台。同一天,中俄海军在东海北部海域举行联合军演。那么,中俄军演是否有警示性回应美日同盟的意味?普京此次访华具有怎样的含义?日前,围绕“普京访华”的系列问题,环球网评论频道专访了我国驻俄罗斯前国防武官、中国中俄关系史研究会副会长王海运少将。

——专访王海运少将系列之一

普京访华的主要使命就是加强中俄合作

环球网:普京此次访华会带来哪些合作?

王海运:普京访华是为合作而来的,主要使命就是加强中俄合作。会在哪些领域达成合作协议?我想,主要分两个大的方面:第一是战略协作,第二是务实合作。

战略协作,就是两国在战略层面、国家关系层面,有很多要谈的问题。重点可能是双方都关注的国际和地区问题,需要交换意见。中俄互为主要战略协作伙伴,因此,加强磋商、加强战略协调是这种关系的应有之义。

当前国际关系错综复杂,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在这种情况下,中俄两国元首会晤的意义更加突出——俄罗斯方面,乌克兰问题愈演愈烈,俄罗斯同美欧的关系陷入比较紧张的状态。西方对俄制裁给俄带来了巨大压力,俄怎样应对挑战,怎样顶住压力,是俄需要运筹国际关系很重要的考虑。

而中国在这些问题上也需要同俄罗斯加强协调。中国也有很多问题要跟俄谈。特别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最近一两年动作更加频繁,拉帮结伙,制造麻烦,制造紧张,在中国周边挑动是非,美国在乌问题比较紧张的情况下,担心亚太盟友失去信心,所以最近打压中国,也给我们带来很多麻烦。这个问题中俄双方也要讨论:怎么看,怎么办?

战略协作方面还有很多要谈,比如美国即将从阿富汗撤军,局势怎么稳定?上合组织如何发挥作用?这些问题都是比较现实的。

第二,务实合作。务实合作实际上好多也带有战略性,是大项目的合作,特别在当前西方对俄制裁的情况下,中俄加强油气合作的对话,对俄来讲具有战略意义。除此之外,能源方面的其他合作也有必要加快。能源是俄优势,能源合作对于俄走出危机会有帮助。务实合作还包括金融、投资、贸易、高科技领域的合作,以及军事技术领域的合作。这次不能期望方方面面都有突破性进展,但是肯定会有几个大项目会取得突出进展。

如果中俄都考虑对方的利益和关切,油气合作就有希望

环球网:中俄之间长期进展不力的油气合作会有突破吗?

王海运:双方油气合作有极大的突破可能,就是天然气管道的建设。不过,尽管我研究能源外交和能源关系,但不敢说“一定能”。原因在于价格上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俄罗斯方面一直积极推动,应当说俄罗斯加强对华天然气合作的战略决心已定,这毫无疑问。在乌克兰问题加剧情况下,俄罗斯推动与华天然气合作是必须要做的。

从中国方面来讲,维护能源安全、保障清洁发展,也必须加强与俄的天然气合作。天然气是区域性市场,就近获取天然气资源对我们来说是最优选择。但双方就卡在价格上,谈几年谈不拢就是价格问题。双方都有困难,要让这一步非常困难。因为对方报价很难低于360美元/千立方米,而我们很难接受这个报价。我们要保持国内和国际的价格平衡,就不能超过250美元。中国企业背不起这包袱,国家补贴在这方面也很困难。而俄罗斯方面呢,也有很多困难。它靠西西伯利亚的天然气资源,对欧洲的售价是400多美元。而西西伯利亚天然气资源是几十年前开采的,管道也是旧的,因此运营成本还比较低。但供给中国的话,就需要东西伯利亚的天然气,需要重新建基础设施,铺设管道路、桥梁、机场,甚至供暖、供水等等。在气候恶劣的条件下,建设成本就很高。包括它的人力成本,那里人很少,需要从外地调劳动力。如果这样输送给中国,它确实是有困难。因此,双方不是不想谈,而是要想办法来谈拢。

如果要谈拢,首先需要考虑关税问题。俄罗斯关税比较高,尤其对出口,因为它要靠这个来解决财政问题、福利基金问题等。关税如何降下来?国家承担一些或许是个办法,现在看有可能,但不能完全保证。另一个办法,是中国加大预付款的支出。在西方对俄制裁的情况下,这对俄也有好处。双方都考虑对方利益、关切、困难,或许就有希望。

除了天然气合作,像煤炭领域肯定要扩大合作的。水电合作,俄也很积极。其他如新能源、能源设备、俄油气田现代化改造、油气产业现代化等合作,都是值得谈的问题。中俄在油气领域的合作大有可为,但不能寄希望于方方面面都会有大的突破。对国家利益的考虑是对的,但如果完全不顾成本,也不符合我们的理念。

中国购俄油气,拿部分外汇储备做“预付款”是现实选择

环球网:不少人提出,若西方制裁继续加大,会损害他们与俄油气合作,从而导致俄罗斯将油气市场大量转向中国。这样,成本因素就比较次要了。有这个可能吗?

王海运:西方制裁俄罗斯,会不会触及油气产业?我认为,暂时不会。美国和欧洲的利益不同。如果俄大幅减少对欧洲油气供给,对欧洲损失更大,会影响很多产业,甚至影响到社会的正常运转。所以,欧洲不会同意对俄在油气方面制裁。但欧洲减少对俄能源依赖,这是必然趋势,能源进口多元化是其战略考虑。其实,俄罗斯也在加强能源出口的多元化,双方都在这样做。但短时间是做不到的。

如果俄在油气方面反制欧洲,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因为俄的支柱产业就是油气产业,会影响到整个财政收入,其他产业也会受到影响。这一步不能轻易走。对乌克兰的油气举措,局部、短时间可以,但长时间不行。

俄在加紧开辟东西伯利亚油气,和中国、韩国、日本加强合作,但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欧洲也处于自身考虑,加紧从东非、海湾国家引进油气等,也不是马上能实现的。

美国说要加大对欧能源供给,取代俄罗斯,这其实是忽悠欧洲。昨天跟俄罗斯人谈这个问题,他们说“远水不解近渴”。第一,虽然美国天然气开发势头不错,但还没实现能源自给。估计大概到2019年,美国才能实现出口,现在拿出来对欧洲供给,他们显然做不到。而且,一些相关设施,比如能源设施,码头、船只等都跟不上,也不是短时间能建起来的。另外,美国对国外出口油气还有限制。所以美国对欧洲供给想取代俄罗斯,没可能。短时间内规模性供给也做不到。

第二,现在俄对欧供给量占欧洲总供给量1/3,这么大的规模,美国从哪来?美国只能同时动员起沙特、伊朗等才有可能实现。但这两个国家针锋相对,同时动员不太可能。

第三,就是价格问题。(欧洲若真买美国的油气)高价将难以承受。美国要修管道、天然气液化,再长距离运输等,都需要成本。从美国运到欧洲的成本比运到亚洲还要高。所以,美国用天然气制裁俄罗斯也不可行。

环球网:中国大量的外汇储备能不能拿来买俄油气资源?

王海运:当前我国外汇储备比较单一,外汇储备应该实现多元化。我们经常讲,“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而我们外汇储备三分之一放到美国国债的“篮子”里。从战略上讲,风险太大了。美国对我们的战略围堵是实实在在的,美国如果真卡我们的脖子,这是很重要的方面。对于美国国债,我们这几年不但没减少,反而在增持,这是非常危险的。

这种战略资产应当是分散的、多元的。提到购买俄罗斯的油气资源,拿来部分外汇储备做“预付款”,这应该是比较现实的选择。中国的资源需求是旺盛的、长期的,外汇储备这样利用是很好的选择。这不仅对我们的能源安全提供一定的保障,而且金融安全也会是很好的选择。事实上我们也在这样做,但规模还可以继续扩大。(采访、整理:王京涛 翟亚菲)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