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开颖:美国为何不谴责日本的历史观?

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4日文章:美国为何不谴责日本的历史观?纽约当地时间1月29日,联合国总部为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举行了主题为“战争教训和谋求永久和平”的联合国安理会公开讨论会,中国、韩国、朝鲜的外交官在会议上谴责了日本政府歪曲历史的行为。法德两国也表示,只有汲取历史的教训,才能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

耐人寻味的是,在这种重大的国际场合,作为一战、二战的战胜国以及曾经的日本死敌的美国,并没有谴责日本。而在其他时间和场合,即使偶有微词,也是间接的或者温和的。

自从美国重返亚太以来,日本为了配合美国的战略,不但激化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搅动二战后形成的地区安全格局;而且在历史问题上,不断推出极右化言论和举动,公然挑战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

尤其是在历史问题的认知上,日本不但否认日本的侵略历史,否认给周边国家带来的灾难,否认慰安妇问题;而且还抛出“侵略未定论”,公然美化侵略历史。更有甚者,作为侵华日军后代的安倍首相,公然参拜“靖国神社”,以示对二战战犯的敬畏,并把对先人的敬畏传递给日本的下一代,按右倾思想修改历史教科书。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在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00周年的联合国会议上,美国应该不会忘记,德国曾是发动了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策源地。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失败后,英法等国并没有对德国进行彻底的改造,为了利用德国对付苏联,英法两国采用了绥靖政策,纵容德国向外扩张,德国继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又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英法两国也自食恶果,法国向德国投降,而英国仅仅靠英吉利海峡得以保全。

美国也应该不会忘记,为了利用日本对付苏联和中国,美国二战后对日本也没有进行彻底的改造。二战结束后,德国和意大利的纳粹头子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身首异处,受到应有的惩罚。而日本的战争罪犯裕仁天皇不但安然无事,而且继续做他的天皇。在德国和意大利,首相去祭奠在二战中被纳粹杀害的人民;而在日本,首相去参拜在二战中的刽子手和战争罪犯。为了利用日本对付中国和苏联(俄国),美国难道没有重走英法的老路吗?

美国更不会忘记,谁才是日本真正的死敌?1941年,日本侵占中国大部、朝鲜半岛、东南亚,做着“东亚共荣圈”的美梦,是美国的加入,将日本打回了原形。1987年,日本实现了经济上的起飞,账面资产一度超过美国,又是美国通过“广场协议”,施放“金融原子弹”,迫使日本经济走上了长期的衰退。美国是日本当之无愧的苦手! 2012年安倍首相上任后,到硫磺岛去祭奠与美军作战时阵亡的日军士兵,日本这只被美国驯服的野兽确定没有复仇的意愿吗?2013年,日本将最新服役的直升机航母命名为“初云号”,那曾是二战期间日本海军的旗舰。日本恢复其在二战时期海军舰艇的番号,难道还想重现美日太平洋海战的昔日辉煌吗?

对于在过去的一百年中,日本给周边国家带来的灾难和痛苦,中国、朝鲜、韩国和东南亚国家是有切肤之痛的。因此,对日本的极右言论和行动,周边国家才那样群情激愤。

而美国作为当今世界霸主,一贯自诩占领世界舆论和道德的高地,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国际公认得到的道德伦理和人类良知面前,如果采取默不做声,甚者纵容的态度,英法便是前车之鉴。

谴责日本错误的历史观,是对死去的人负责,更是为了活着的人更好的活着,包括无辜的日本人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