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如何避免第三次中日战争?

据参考消息2月19日报道【新加坡《联合早报》2月18日文章】题:如何避免第三次中日战争?(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

晚清以来,中日两国之间已经经历了两次大战。第一次中日战争(1894-1895年),也称甲午战争或清日战争。第二次中日战争(1937-1945年)爆发在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从理论上说是中华民国和日本之间的战争。今年又是甲午年,中日关系又遇到了自从朝鲜战争结束以来最严峻的时刻,有关第三次中日战争会不会爆发也俨然已经成为政策研究界和政治人物争相讨论的话题。

必须要超越三种观点对中日关系的现状和未来,存在着不同的看法。综合起来,不外三种。

首先,一些人对目前的紧张局面不以为然,认为双方都在玩政治,玩民族主义。一些国际评论家就认为,中日两国政治人物都是为了内部政治的需要,在操作各自的民族主义情绪。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都不想发生战争,等到国内问题稳定了,两国的关系也自然会好转。不过,这种看法过于简单。况且,今天中日两边的民族主义都是真实的,并不仅仅是政治人物操作的结果。

其次,也有一些人认为中日两国经济已经高度互相依赖,两国之间的战争难以想象,因为战争会给两国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这种观点显然过于经济理性。经济上的高度互相依赖是对战争的一种制约因素,但经济因素从来就没有阻止过战争的发生。战争的发生往往是非经济因素所致。

第三种观点和前两种相反,也就是已经在国际社会开始盛行的“中日必战论”。无论中国还是日本,双方都存在“主战派”,其观点很简单,“既然这样,那就打一仗吧!”到目前为止,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日本,主战派还没有跑到台面上来,但如果情势这样升级下去,主战派也可能成为主流。国际社会开始盛行的“中日必战”的悲观论调也会强化主战派的观点。

要维持和平与避免战争,这三种观点都是必须加以超越的。人们既不能忽视甚至漠视中日之间日益恶化的关系,更不能简单地接受“中日必战”的悲观逻辑,而是应当更多地思考如何避免战争。战争的代价无法计算,不仅仅是人的生命、经济、社会的代价,而且也会是永恒的痛苦记忆。钓鱼岛问题本身就是上一场中日战争的遗产。况且,现在社会更面临着核战争的威胁,一旦发动战争将是毁灭性的。

不能再误判美国因素处理对日关系,最主要的还是需要理性,不能老是停留在情绪阶段,无论是民族主义式的还是义和团主义式的。中国必须清楚现阶段的最高战略目标仍然是可持续的现代化,也就是说.对付日本是为了避免中国的现代化再一次被中断。既不能因为来自日本的威胁而被迫中断现代化,更不能因为自己非理性的对日政策而自我中断现代化。

中日关系在其本质上说是中、日、美三国的关系。

很显然,在处理和日本的关系上,中国免不了要和美国打交道。但在这方面,中国尤其不能对美国因素做出错误的判断。对日本方面的行为,中国除了口诛笔伐,并没有其他有效的办法。中国的一个判断是,日本那么强硬主要的原因在于美国在背后。中国要求美国不要站在日本这一边,除此之外,对美国也没有什么其他要求。不过,中国的这个判断只对了一半,要求美国不站在日本一边很难满足。美日联盟的存在并不是说,美国必定要站在日本这一边,美国也可考虑持一个比较中立的立场。但有了美日同盟,美国有更大的概率站在日本这一边,而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站在中国这一边。如果放到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利益来考量,那么美国必然也必须站在日本这一边。

美国对日本可以有影响,但这种影响随着美国的相对衰落,变得有限。尽管日本理论上也一直在强调美日同盟的重要性,但也开始不那么相信美国了。日本现在想借用美国的力量,成为正常国家,重返国际舞台。但同时,日本也并不是那么相信美国,而是想通过国家正常化来自力更生,保护自己。这也说明了,日本现在的发展趋势到了一定的阶段必然对美国构成巨大的压力。日本国家正常化了,有了自我保护的能力,那么美国还能在日本甚至亚洲呆下去吗?

一场准冷战或许可以使双方冷静下来。更为重要的是,和日本的准冷战也会有助于中国军队的现代化。

存在一个外在的“敌人”对中国军队并不是一件坏事情。所有强国必须具有“假想敌”。没有“敌人”,就不会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就不会有国家的强大。等中国军队真的强大了,能打胜仗了,日本或者任何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威胁也就自然消失了。

同样,日本需要有外来的压力来解决战争遗留下来的各种问题。正是因为在美国的庇护下,日本不仅没有清算战争账,而且其右派政治力量一直在操纵战争的历史,给日本民众造成战争是正义之战的印象。靖国神社问题就是这样。自明治维新以来,靖国神社主要是追悼战亡者,本来就不是政治问题。这个问题是日本政治右派操纵的结果,也就是1978年靖国神社将甲级战犯列入神社供奉才成为政治问题。日本国内多年来也一直在讨论“分祭”问题。其他的所有问题,例如慰安妇、教科书等问题,没有外在的压力,日本是不会去解决的;准冷战之下,这些问题更多地会变成日本的内部政治问题,而中日唯一要对付的就是有可能发生的钓鱼岛摩擦。

准冷战状态下,中日双方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各自对对方的政策、战略和态度。准冷战之后,中国有可能面临几种局面。第一,中国再次强大了,就像在唐朝那样或者今天的美国那样,那么日本有可能改变对中国的态度。第二,中国再次强大了,同时日本也变得强大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也会有足够的能力阻止日本主动挑衅、被动地卷入战争,双方达到一个均衡水平。第三,或者等将来整个东亚发展到欧洲那样的程度,经济发展提出更大的整合要求,并且中日两国政府也愿意合作,这样就会出现类似欧洲那样的情况。

这样的准冷战对中国来说也非常重要。国际政治上,弱国没有发言权,“落后必然挨打”,这是千古不变之真理。中国没有野心去打别人,但必须有能力避免挨打。要避免挨打,中国还需努力,要在遏制“外患”的情况下,继续实现国内各方面制度的现代化。只有国内制度强大了,中国才会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届时今天所面临的各种国际问题也就有了更好、更有效的解决方式。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