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子都:乌克兰应效仿孟子给滕文公的建议

近几个月,乌克兰一直在搞街头游行。反对派要求总统辞职,不然就占领广场,包围政府办公楼,拍砖头,掷汽油瓶,后来干脆拿起武器。总统离开后,他们又慌忙组成新政府,自己掌握政权。这种做法不仅扰乱社会秩序,撕裂族群,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也破坏了民主程序,为今后社会肌体的恢复再造埋下祸根。

长期以来,美国和欧盟想北约东扩,把导弹防御体系设置在俄国的家门口。他们看不惯此前的亲俄政府,所以明里暗里鼓励反对派闹事。乌政府还没有倒台,有关政府的代表便着手为其操办后事。合法政府要维持治安,他们便表示关切;社会秩序混乱,它们又谴责其无能为力。一句话,亲俄的总统亚努科维奇必须下课走人。

在欧美开给乌克兰的处方中,“民主和自由”最诱人。匈牙利爱国诗人裴多菲说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现实生活中,自由却没这般高尚。权利必须合法,超越法律权限限的自由,会侵犯他人的权利,属于非法或违背社会道德准则的“伪自由”。乌克兰南部民众亲俄,西部民众亲欧,在民主社会中,这些无可厚非。只要各方都要尊重社会的共同价值,维护法律的尊严,团结协商,不把自己的主张强加于人,就能保持社会安定。在对待乌克兰街头政治时,欧美政府却忽略了这些民主社会的基本常识,而是鼓励亲欧民众把自己的诉求强加对方。在这段日子里,乌克兰国家法律的尊严还不如基辅街头的垃圾桶。亚努科维奇刚出走,反对派领导人便宣布乌克兰要加入欧盟联系国,并废除俄语官方语言的地位。俄国对亚努科维奇总统提供保护,不光保护了俄国的利益,而且保护了国际公认的民主程序。同上次阻止对叙利亚动武一样,普京再次占领了国际舆论的道德高地。

本来,选举是民主程序的重要环节,它要求每个参与者不仅独立自主,而且权利平等,对称获取相关的真实资讯。不少欧美国家都在进行选举改革,减少垄断和利益集团的资金对选民决策的影响。令人费解的是,欧美国家对乌克兰即将进行的选举却大开绿灯,不但允许乌内部的利益集团、黑社会影响选举,而且还拼凑援助,收买人心。搞乱社会政治制度后,又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海牙国际法院为自己洗地。国将不国,何来平等;没有平等,何来自主;不能自主就没有民主和自由可言。乌克兰在国内外势力的操纵下,可能会完成五月份的总统大选,然而希望就此能建立起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却是痴心妄想。

上世纪70年代,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和中国台湾也在选择发展道路,所幸它们没有沿袭西方国家的路线图,结果各个都获得了成功,成为亚洲的四小龙。如果当时的欧美政府也象现在这样“事妈”,它们不但不会成为中等偏上的高收入国家和地区,恐怕也会象乌克兰、泰国、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等一样,就此坠入“自由陷阱”。

在春秋战国时期,华夏有个小国叫滕国,也面临乌克兰目前的困境。它方圆不足五十里,又夹在齐楚两个之间。滕文公常为安全担忧:事齐乎?事楚乎?后来,他带着这个难题去请教孟子。孟子没告诉他依附哪个大国好,只是要他在国内推行“义”,即实行仁政,勤政爱民,上下同心同德,当外敌来犯时,民众会同仇敌忾,凭借深沟高垒,与敌人决一死战。看来,两千多年前孟子给滕文公的建议,对目前的乌克兰仍具有指导意义。正义、中立、自强、自卫,走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仍是乌克兰当前较为明智的政治选择。(作者是旅美评论人士)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