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西方“新干涉主义”在世界四处敲门

西方大国干涉他国事务的愿望,并没有因为金融危机带来的困难而降低,原因之一是,在互联网时代,这种干涉变得更加容易。冷战结束后,科索沃战争造就了西方的“新干涉主义”模式,如今“新干涉主义”得到信息化技术的辅佐,形式上变得隐蔽了,但施展面却向很多非西方国家不断扩充。

西方堪称当今世界的最大“利益集团”,维护西方在人类发展的中心地位、固化现有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是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共同利益。世界仍充满差距,国家之间远没有平等,西方处于世界的“贵族地位”,维护这个地位属于它们的“核心利益”。

西方社会有向世界推广其价值观的天然兴趣,但当这种推广成为西方大国的国家政策时,性质就会发生变化。它们会将“新干涉主义”首先对准与西方不合作的国家,以及对西方权力构成潜在威胁的全球或地区性战略力量。

针对乌克兰局势,西方现在齐声谴责俄罗斯“干涉”和“侵略”,而在这之前,西方力量对乌克兰局势的演变施加了强大影响。乌克兰的情况有些特殊,它处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西方想主导乌克兰国内政治,实现欧盟和北约的继续“东扩”。

“新干涉主义”经过再发展,形成西方大国政府和社会的默契联动。西方经济陷于困顿,但其长期积累的政治文化优势派上了用场。通过互联网时代不同社会的近距离接触,西方得以更有力地传播其意识形态,鼓舞非西方国家的反对派,西方国家有很多愿意参与这样做的“志愿力量”,做这样的干涉,西方比打科索沃那样的“新干涉主义”战争更得心应手。

一旦一个国家成为西方干涉的目标,就很难摆脱纠缠。尽管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实际情况,但西方可以用“普世价值说”压制被干涉国家民众的思考,因为西方的舆论力量实在太强了。

西方发达的社会面貌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民众有着挡不住的吸引力,尽管改变社会制度,或者通过暴力推翻现政府不意味着落后国家就能跨进发达社会俱乐部,这个道理非常简单,但是忽悠老百姓“有一部和西方一样的宪法,我们就会变得和西方一样”,还是容易得手的。

任何社会、尤其是大社会的发展进步都是艰辛的历程,世界哪有大家到一个广场喊喊口号就把国家带向民主、繁荣的便宜事?然而在追逐这种便宜事的道路上,不断有天真的国家和社会在西方撺掇下前赴后继。

“新干涉主义”也在敲中国的门。这些年,一些很荒唐的说法在中国舆论场上得以坐巢,有的甚至流行开来。追根溯源,它们大都来自西方,只是有不少已经“本土化”。对于党的领导、军队地位等中国政治制度核心元素的质疑,就是“新干涉主义”在对中国打“前哨战”。

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使这个国家不断自我巩固,我们今天看到的“新干涉主义”的影子,还大概属于一座大城市里“几个流氓”级别的。我们当然用不着对此感到紧张,过于为它分散注意力。但我们还是要知道这个世界在发生什么,我们的门外除了朋友,还站着谁。

从东欧到中东乃至中国周边,隔段时间就会播放“新干涉主义”的连续剧,我们不妨有空的时候也看看它们。▲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