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阿战十余载,美军能否一撤了之

在结束了对阿富汗的两天突访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讲话,宣布了今年将从阿富汗撤军的计划。这位曾经名不见经传的美国参议员之所以能在2009年入主白宫,一半原因在于他的前任小布什总统发动了针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两场“反恐”战争,而奥巴马反对其中的伊拉克战争。众所周知,上述战争使最近十多年来的美国外交政策深受困扰。

奥巴马总统带着“改变”的竞选诺言进入白宫,美国更多的民众也早已走出了盲目支持“反恐”战争的偏激。但是,美国的政治制度有着相当的惯性,而战争本身也有固有规律。奥巴马总统曾许诺在他上台后半年即从伊拉克撤军,一拖就是几年。从阿富汗撤军更非易事。奥巴马先是决定增兵阿富汗,即使目前决定从阿富汗撤军,还要在阿保留上万美军。甚至在奥巴马结束总统第二任期时,少量美军仍可能留驻阿富汗。

奥巴马总统28日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上讲话,警告美国不能卷入新的对外战争,这无非是总结了上述两场战争乃至先前美国更多卷入对外战争的教训。用十年前美国时任联邦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的话来说,“美国对伊拉克发动战争的历史乃美国开国以来外交史上最为黑暗的时期。”在肯尼迪的激励下,他的参议院本党同事巴拉克·奥巴马与希拉里·克林顿都走上了以撤军作为总统竞选纲领的道路。

那么,除反击入侵之外,美国未来有否可能永不对外动武?人们有理由表示怀疑。美国在越战受到重创后,一度也曾反思是否还要对外采取军事行动。但即使排除美国在十年前以“反恐”名义所发动的上述两场大规模战争,它还是在越战后对巴拿马、格林纳达、伊拉克、苏丹、科索沃、利比亚等国发动了军事行动,几乎每五年就要对外动武一次。若要相信白宫未来的新主人将听从奥巴马的忠告,将是十分幼稚的。

即使美国撤军,它所留下的后遗症也是十分严重。无论是从越南还是伊拉克撤军,美国都未对它们进行赔偿。尤其是美国在2003年对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不仅没有任何正当自卫依据,而且未获联合国安理会任何授权,它必须对由其入侵伊拉克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进行问责。且不论物质损失,这场战争已夺去近50万伊拉克人的生命,美国更应给予赔偿。

在阿富汗,由于美国坚持在“撤军”后仍派驻部分军队留守,这必然引起美军留驻的法律地位问题。迄今为止,在世界各地,美国均要求接受美军部署的东道国放弃用本国法律来管束美军,即允许美军获得驻外特权,这无疑引起各国不满,阿富汗政府也不例外。目前美国同阿富汗就相关安全协议迟迟无法达成一致,卡尔扎伊总统这次也借故不见奥巴马,就反映了海外美军驻在国的政府对美国霸权的普遍不满。

美国撤军,往往留下力量真空,各方势力因此展开角逐并达到新的政治生态平衡,还需要过程。阿富汗在美国撤军后的权力分配以及国内安全的走向,引人关注。这些问题直接影响阿富汗周边国家的边境安全和国内发展,涉及这些国家的正当利益,包括我国的安全和发展。美军在进入和撤出阿富汗的时候,上述问题都不会是它的首要考量,所以美国不负责任的进入以及可能不那么负责任的撤出,都将对这一地区带来挑战。奥巴马总统在西点讲话时提出美国还要担任未来100年的世界领导,但若美军不负责任地进出他国,其结果只能是削弱美国的世界主导力。

(沈丁立,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副院长,海外网专栏作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