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岸:希拉里•克林顿推开参选之门

6月10日对希拉里·克林顿来说是个大日子。这一天,她潜心一年多撰写的新书《最艰难的抉择》将在全美上架。这本自传主要记录了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国务卿任上的心路历程,把她重新带回到聚光灯下。

在没有通读此书之前,任何评论都不是权威的,但仍可预测三个关键点:一是宣告彻底走出白宫性丑闻阴影,可以“活在当下”。共和党已经把希拉里·克林顿视为2016年大选的首要对手,正试图勾起美国人对上世纪90年代白宫性丑闻的回忆,向年轻选民灌输比尔•克林顿时代的负面印象。希拉里•克林顿不希望当自己冲击总统宝座时再受此事干扰,拒绝再被联想成一个曾在男权社会受到伤害而欲罢不能的女子。

二是详解自己参与自阿富汗撤军和击毙本的决策过程,为奥巴马政府站台,把阿国动荡不已的责任全部推到小布什身上。希拉里·克林顿任参议员时曾对小布什政府出兵阿富汗投赞成票,这一记录在2008年的竞选中成为她的一大争议点。任国务卿后,她深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局势不仅已成为美国的军事泥沼,也会成为外交深坑,为避免过深卷入,全权委托霍尔布鲁克处理涉阿事务。2010年12月,霍尔布鲁克在工作中突发心脏病,送医三天后不治。

三是洗白自己对奥巴马政府首任处理利比亚问题发生疏失的责任。2012年9月11日发生在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的“恐怖袭击”夺去了美国驻利大使史蒂文森及其三名随从的性命,错误的情报信息导致时任常驻联合国代表、现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在公众面前错误解释了事件原因。赖斯因此饱受共和党攻讦,不得不推掉接任国务卿的提名。事件真相至今仍扑朔迷离,希拉里·克林顿究竟该对班加西恐怖袭击事件以及美国在中东、欧洲力推的各种民主转型的失败负什么责任众说纷纭。

还有一大看点将是希拉里·克林顿关于中国和中美关系的记述。希拉里·克林顿在国务卿任上耗费大量精力处理对华关系,其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一度掌握了对华政策主导权。她一方面作为奥巴马的特别代表与中国高层进行密集和深度的战略对话,一方面参与策划、积极落实“亚太再平衡”战略。

如果希拉里·克林顿真的在2016年当选美国总统,她的任期将适逢中国GDP追平美国、中美力量对比发生历史性转折的阶段,希拉里·克林顿如何看待变化的世界和美国的“领导地位”,很大程度上将会通过她的“中国观”反映出来。

《最艰难的抉择》将是一本销路极好的书,不仅是因为其对奥巴马政府首个任期政治运作和对外政策运筹作了全记录,更是因为全世界都需要从希拉里·克林顿的文字中搜寻今后六到十年该如何与美国打交道的线索,为一个新时代的即将到来预做准备。

为配合新书发布,希拉里·克林顿展开了全国宣传之旅,这实际上是为宣布参选进行的造势。近日,她接受《人物》杂志和有线电视新闻网专访,首次公开明确表示有意参加2016年大选,指出美国需要有人出来打破女性担任总统这一“最高最难的天花板”。新书正式发售之日,希拉里·克林顿将在她的政治大本营纽约市现身,随后前往华盛顿、德克萨斯州以及洛杉矶、旧金山签名售书和有偿演讲。

5月30日,希拉里·克林顿曾秘密前往白宫与奥巴马共进私人午餐,据信两人是在着眼中选之后的政治议程讨论党内安排。2008年6月,希拉里·克林顿在民主党初选中遭遇“意外之敌”,中途放弃竞选转而支持奥巴马。那以后便一直有传闻说两人达成了“君子协定”,奥巴马任用希拉里·克林顿作国务卿,随后全力协助她参加2016年大选。有媒体猜测,希拉里·克林顿可能选择其丈夫任总统时的助手、奥巴马的前白宫幕僚长、芝加哥市现任市长,现年55岁的伊曼纽尔作竞选伙伴。

2013年初离开国务卿岗位后,希拉里·克林顿只做了三件事:休养生息、著书立说、吸金募款。这期间,当媒体问及这位卸任国务卿对国内外重大事件的看法时,她会作出心机甚重、着眼将来的回答---从维护男女同性恋者权利,到讥讽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堪比希特勒。美国媒体和出版界披露的一些政治猛料也有意无意呼应着她的内心世界---从《华盛顿自由灯塔》报曝光记录她同已故好友兼顾问戴安妮·布莱尔闺中交谈内容的“希拉里文件”,到《国家秘密和希拉里·克林顿的再生》一书披露其团队曾整理民主党内在2008年竞选中不站队支持她竞选者的黑名单。

一个多面体形象打造起来,一切都是为了竞选,已经到了必须做决定的时候。由于希拉里·克林顿声势太旺,民主党内其他有意参选总统的人都持观望态度,如果她不能在入秋前正式宣布参选,将直接影响民主党2014中选选情和2016大选布局。

民主党内紧随希拉里·克林顿呼声最高的是副总统拜登。拜登过去6年为调解奥巴马政府与共和党团紧张关系、谈判打破国会预算僵局而功勋卓著,也擅长外交,一度有意接掌对华政策事务,却因希拉里·克林顿紧抓不放而未能发挥更大作用。华盛顿盛传,奥巴马将亲自出面劝说拜登打消参选念头。另一位值得注意的人是马萨诸塞州女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她是美国中产阶级的代表性人物,一度有望进入奥巴马政府二任权力核心,但因与金融界关系紧张而遭弃用。

而在共和党阵营里,大佬们悉心栽培的老布什前总统次子、小布什前总统之弟、前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呼之欲出。目前,这位温和的保守主义者相对党内其他跃跃欲试者---比如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克罗·鲁比欧、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德克萨斯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威斯康辛州众议员保罗·瑞安,等等---优势并不明显,却拥有庞大的家族支持。如果杰布·布什最终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2016年大选将很可能是两大家族的对决,一些公众担心这意味着美国民主向“世袭政治”、“望族政治”的蜕变。

希拉里•克林顿已是美国历史上最接近总统宝座的女性。她吸纳了民主党内迄今为止着眼2016年大选的70%以上的募款,根本用不着为竞选经费发愁。她拥有50%以上的国内民调支持率和一支强大的工作团队,多数美国人相信她能够胜选。她更拥有一份华丽得无与伦比的履历,凭借在国务卿、参议员和第一夫人任上的尽职尽责表现,没人怀疑她已经受足够历练变得老成持重富有政治家特质。

此外能够决定希拉里•克林顿命运的就是时机问题了。2008年,历经小布什政府八年治理的美国面临深重金融危机和海外滥用武力后遗症的双重夹击,被公认为“走在错误道路上”,“变革”呼声压倒一切,名不见经传的奥巴马异军突起,希拉里·克林顿时运不济。时隔6年,尽管奥巴马还有两年多任期,他的“变革”神话已经破灭。不过,拜医保改革、经济复苏、制造业回流、房地产市场回暖等执政成果所赐,民主党的基本盘并未出现流失,而共和党方面不仅没有充分利用过去14年培养出一个真正叫得响的未来型人物,反因奉行与民主党政府全面、极端对抗的政策以及保守主义传统的不合时宜失去部分人心。

2016年大选,美国国内社会思潮将在变革与传统之间取中,适应世界之变重振美国地位的呼声将会大于以美国之变引领世界的主张,对国家最高领导者“人民公仆”气质的要求也会大于变革面孔。今年4月,希拉里•克林顿在旧金山出席一个研讨会时说,美国正处在一个政治紊乱的时期,“当我看到人家谈论我们拖欠债务,真的令人沮丧甚至难堪。”“你不得不问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国家,有什么样的计划?该有什么样的愿景?如果你要竞逐,必须能够提出自己的目标。”她没有详解自己的愿景究竟是什么,因为还没到必须这样做的时候。

准备提前进入选战状态的共和党正集中火力攻击奥巴马外交政策“消极被动”、“软弱可欺”,致使美国迅速丧失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但共和党内部也存在孤立主义情绪,尚未就美国的外交政策究竟该怎么搞形成明确、一致的意见。希拉里•克林顿作为奥巴马首任的美国首席外交官,很难与奥巴马外交政策遭受的非议脱开干系,但她在国务卿任上的努力有为早已埋下伏笔,卸任后则有意识地就外交问题显露更多强硬姿态,以同奥巴马拉开距离。

“对希拉里•克林顿的仰慕者来说,她永无休止的行程不仅是她比其他任何人更工作狂的标志,也代表一种真实的信仰,即,她可以充分运用她身处的平台向尽可能远的地方和尽可能多的听众推广来自美国的信息。她对多达112个国家的到访及上百万英里的行程积累最能量化她抵达目标的意志力”,《国家秘密和希拉里·克林顿的再生》一书的两位作者这样写道。两作者认为,希拉里·克林顿在国务卿任上留下的最重要“遗产”,是对“聪明实力”的运用、对缅甸政策的调整、对中东和平进程的推进,以及美国国务院与军方关系的改善。

她入主白宫的最大障碍将是年龄。人们对已年逾66岁的希拉里·克林顿能否扛住总统职务的重压仍有怀疑,她2013年卸任前的那次晕倒至今不能从公众记忆中淡出。不过高龄总统在美国历史上并不鲜见,美国这些年积攒的各种问题也显示,协调的力量比变革的口号更能起实际作用。

在华盛顿流传已久的另一则政治寓言是,希拉里·克林顿没有个人爱好,除了权力和政治。希拉里·克林顿正在推开再次参选总统的大门,也许2016年不一定能为她登上权利巅峰提供最好的条件,但肯定是她需要抓住的最后机会。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