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志超:美或在伊拉克打“新反恐战”

当前伊拉克进入全国紧急状态,其严峻局势凸显美对伊拉克政策乃至中东政策的全面失败。伊恐怖主义愈演愈烈实际上是美国一手造成的。

2003年布什政府不顾国际社会强烈反对,以萨达姆支持恐怖主义和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入侵伊拉克。战争不仅彻底打烂了一向稳定的伊拉克,也使伊沦为地区动荡之源和恐怖主义新的策源地。战后美在伊推行“分而治之”,在什叶派、逊尼派和库尔德人之间大搞宗派政治,致使政局动荡,又助长了恐怖主义。奥巴马上任伊始就提出甩“包袱”,美军匆忙间一撤了之,加剧了伊动荡。美还在叙利亚纵容、支持以恐怖主义为主要力量的反政府武装。现如今得到西方支持并在叙内战中壮大实力,经历实战锻炼的恐怖分子又开始在伊拉克放手一搏。

可以说,战后的伊拉克已成为中东恐怖大本营和策源地。以伊拉克和叙利亚为中心,从两河流域到阿拉伯半岛,从黎凡特地区到西奈半岛,从西亚到马格里布,恐怖主义四处扩散,已对地区安全构成重大威胁。现今恐怖主义威胁已成中东历史上最严重时期。继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之后,“养虎不成反为患”的西方未来恐将再次成为圣战者的打击目标。这一切可谓小布什的“自我实现的预言”。

摩苏尔之陷落是打在美国政府脸上的“一记响亮耳光”,使其颜面丢尽,信誉扫地。虽然在奥巴马的全球大棋局中,“脱中东,入亚洲”是最紧迫、最重要的战略任务,反恐重要性下降,伊拉克早已无足轻重,但对美而言,现实一再警告中东依然是暂时无法摆脱的“陷阱”,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依旧是美当前在中东面临的两大最紧迫威胁。上月他在西点军校讲话中也强调,“恐怖主义仍是美国在国内外面临的最直接威胁”,并决定向国会申请拨款50亿美元资金主要用于中东。当前伊拉克是测试美所谓道义与责任的试金石。为了信誉,美国政府必须向伊拉克伸出救援之手。为了遏制恐怖主义蔓延,美也必须做出强有力的反应。

美或将在伊开打一场不情愿的新反恐战。“新”在于它不同于以往,既不同于巴基斯坦和也门模式,也不同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模式,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其特点从奥巴马的反恐政策以及其在西点军校最新讲话中可见端倪。

首先,美不会派大规模地面部队进入伊拉克反恐。奥巴马明确表示,除非美核心利益受威胁,否则轻易不会出兵。其次,非接触式军事打击可能成为主要反恐手段。鉴于伊恐怖分子目前势头与规模,除了目前在也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地广泛采用的无人机打击模式外,美在伊还可能采取海空导弹袭击方式。第三,必要时派遣小规模反恐特种部队直接参与反恐。第四,与伊政府“建立反恐伙伴关系”,加大对伊政府的反恐支持力度,提升反恐能力,如提供武器装备、加强军警培训、共享情报等,由伊人主导反恐作用。最后,继续督促伊各派加强团结,消除宗派分歧,不断增强肌体对恐怖主义的免疫能力。▲(作者是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所中东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