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伊拉克惊现千人大屠杀是美国之耻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成员15日在社交网站上公布消息称,他们处决了1700多名政府军俘虏,并披露“现场照片”。这一消息强烈震动了全球媒体,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来,这很可能是受难者最多的一次“集体屠杀”。

几天前ISIS突然攻占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已令外界震惊。这次集体屠杀上千战俘,不仅让人看到该反叛组织的残忍,也令世界重新领悟了伊拉克危机的深度。美国的航母已经开到波斯湾,华盛顿正在犹豫是否对ISIS发动空袭,但促成伊拉克悲剧的更像是结构性的合力,它们是不断再生的,根本无法通过外部力量铲除。

美国于11年前不顾中俄及法德等国反对,在无联合国授权情况下发动伊拉克战争,捅了马蜂窝。美国舆论现在纷纷反思伊拉克战争“打错了”,然而布什政府当时得到国会和美国大多数公众的授权。民主制度没能克服美国社会对中东认识的局限,那时的美国精英们对“改造中东”信心满满。

美国军队在伊拉克死了几千人,伊拉克全国死了几十万人,布什和拉姆斯菲尔德是不会为此承担个人责任的,尽管这的确是“美国的错误”。但如果美国和整个西方能够从伊战中汲取刻骨铭心的教训,改变美国今后“领导世界”的方式,也算是这些巨大代价换来一点正面的东西。

美国需要承认,在改造西方厌恶的小国方面,美国和西方不是无所不能的。西方社会对非西方社会的了解过于肤浅,很多都是皮毛和想当然的东西,非西方社会内部有一些不为前者所知的强大内在力量,使得西方一些最引以为豪的东西,在伊拉克这样的国家里变得不堪一击。

西方需要对阿富汗、伊拉克这些看上去“破烂不堪”的社会有所敬畏,它们的内在结构一旦打破,往往会出现核裂变一般的能量释放,从而一轮又一轮地吞没和平重建的努力。

美国的确为全球化注入了力量,它将西方价值观的影响逐渐带向世界的每个角落。但是很多人或许高估了美国文化传播的政治意义,误以为它是西方政治模式一统天下的先声。其实它依然处在正常的文化交融范围之内,西方政治的种子究竟能在哪里开花结果,取决于各地的风土,还有很多当地的内在机缘。

美国付出几千士兵的生命,投入巨大物力和财力,但留下伊拉克这锅既难看又难吃的夹生饭。伊拉克战争之前,美国舆论坚信伊拉克不会成为“第二个越南”,但现在看来,它就是变异了的“第二个越南”。

然而美国能否汲取教训,还是未知数。但世界要吃透伊拉克这个案例,从中看到美国这个西方“民主大国”犯如此严重的战略错误是多么容易。全球所有国家都受到外力的制约,而美国受到的制约是最弱的。它不断受到为了私利而在国际上粗鲁行事的诱惑。

美国现在热心于“亚太再平衡”,西太平洋如今矛盾丛生,谁能说这同美国的“战略转移”毫无关系?历史不会简单重复,美国如果要“祸害”东亚,其方式也会和它在中东的表现不太一样。是否“中招”,就看东亚人的智慧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