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永吉:美韩预设了“朝鲜崩溃”

核武器作为致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具有可怕的威力,因此,削减核武器,废弃核武器及禁止核扩散就成为人类社会的共同目标。在这一背景下,《不扩散核武器条约》于1970年开始生效。可以说,《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在一定程度上对禁止核扩散有所贡献,但实际效果并不令人乐观。

美国在这方面表现出双重态度,一方面默认以色列的核开发,另一方面对朝鲜和伊朗的核开发采取制裁行动。该条约如果想要体现最起码的公平性,核国家就不该对无核国以核武器进行威胁,那些无核国就难找到拥核的动因。与此同时,核国家应该帮助无核国和平发展核技术,并提供医疗技术方面的合作。现实却是,朝鲜认为自己和伊朗等无核国受到核国家的核威胁,它认为这违反了《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精神。

谈到朝鲜,它在苏联解体以后不仅没能从中俄等获得“核保护伞”,而且其共同防卫条约实际上早已失效。现在的朝中、朝俄关系远不如冷战时期的中苏友好同盟关系,朝鲜还未能与美日建立外交关系。而韩国与美国维持着军事同盟关系,美国为其提供“核保护伞”,韩国还与中俄建立了正常外交关系,并在向战略伙伴关系发展。

朝鲜的GDP和韩国相差42倍,南北经济悬殊。在这种情况下对抗韩美联合,朝鲜判断,以传统兵力找寻均衡是不可能的。正因如此,朝鲜认为,为了保护国家安全,核开发是必须的,进而它也在计划和推进核经济并进政策。不过,正像印度的核开发引发巴基斯坦核开发一样,朝鲜的核开发很可能诱发日本和韩国进行核开发。这样,东北亚的核军备竞争将对东北亚乃至世界和平带来巨大威胁。

我们应尽早解决朝鲜核问题。为了解决朝鲜核问题,六方会谈曾于2003年至2007年举行,后因朝美意见分歧,会谈被中断7年之久。其间,奥巴马政府以战略性忍耐为由,要求对朝鲜进行经济制裁,并敦促中国发挥作用,但是它自己并不积极尝试重启六方会谈和韩美对话。与其说是战略性忍耐,不如说是无战略性搁置。人们甚至怀疑,美国对朝鲜的战略性忍耐是为了使包围中国的战略合理化。

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性忍耐”、朴槿惠政府的“统一鸿运论”背后都预设了“朝鲜崩溃论”的前提。它们以为,继续对朝施加压力,朝鲜不久就会崩溃。国际外交基于行为规范和茫然的希望来推进,难以取得预计效果。没有军事进攻难以实现政权更替,然而对与韩国唇齿相连的朝鲜进行军事攻击,将导致全面战争。因此,不能选择军事攻击,还是要回到对话上来。

朝鲜、韩国、美国都需要同时变化。朝鲜曾阐明过金日成主席的遗训是实现朝鲜半岛非核化,朝鲜应该开诚布公地磋商核废弃程序和自身的国家安全保障问题。有必要再度开启朝美间实际接触的六方会谈。同时,韩中自贸谈判应追加开城工业区原产地认证规定,并通过俄罗斯、韩国和中国,与朝鲜北方地区的经济合作,促使朝鲜与国际社会接轨。期待今年11月举行的习奥会谈能够取得朝鲜核问题的具体进展。▲(作者是清华大学访问学者、韩国仁川市前市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