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岳:该收拾下对阿里巴巴的崇拜了

阿里巴巴的上市让人们再一次对创业与财富的推崇达到新高度,这非常自然,印证了创业带来的创始人价值实现以及参与创业带来的价值实现——即使是创业企业的员工也一样可以获得更大的价值。未来阿里巴巴与马云还会带给大家更多的创业与资本惊艳。

但是人们也是时候收拾一下对于阿里巴巴的崇拜了,因为崇拜本身不能让我们任何人成为第二个阿里巴巴或者马云,历史的轨迹证明,我们对于盖茨、扎克伯格的崇拜不能产生第二个他们与他们的创业企业一样。

我们需要站在洞察社会需求的基础上留意可能的价值创造空间,也许是有限的新价值创造空间,那样我们就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新的伟大企业或者某一个特定领域的专业优异企业的创造者。

比如我们可以看到的是,即使有了伟大的传播与社交平台企业,有了阿里巴巴与京东这样的交易平台企业,在这些平台上的网商们赢利能力依然极其薄弱,实际上主流的网商企业只能提供寥若星辰的互联网化的产品,因此下一波更为巨大的创业机会将是互联网化的产品,没错他们是产品,但他们被看成是互联网的代表。雷军的小米是这样的代表,但它既不是唯一的代表。甚至也可能不是最伟大的代表。

下一拨更巨大的机会也可能将是社会群体的移动化,或称移群化,我们无论是商品、服务、还是政策需要触及的群体,都将分布在不同的移动互联网载体中,我们每个人都将因为受各种原因的吸引而成为移动载体部落的移民,这样我们就可以数字化地被其他商家、服务提供者、公共管理者找到、安顿、娱乐、交叉互动与满足,到今天为止这样的移动部落的开发与扩展还只是开始。

下一拨更大的机会还会被数据化、人工智能带来的机器人服务与机器人生产对于服务与产品形成成本、周期的颠覆所震撼,我们效率的提升与生活生产质量的提升,将更多地与人机交互的工作方式结合。

是的,互联网的革命还只是开始,这还是把互联网看成工具(离线生活与工作方式为主题,认可互联网是有益补充,不迷信网络万能)的60-70后主导的互联网产业的时代,当下正进入将互联网看成人生价值观标准(强调好的、优异的、有真实的巨大的价值东西必然在线的主张,在线优先的生活与工作方式)的80-90后主导的互联网产业的时代,而未来我们还会迈向由00-10后互联网人格论者(作为人类生活必然地、自然地、天然地以互联网为一切的基础)主导的互联网产业的时代,那是一代由互联网养大的孩子而彻底将互联网与人类生活渗透缠结的人群。

所以,我们对于互联网的开放式学习态度与探索精神需要扩大一些,再扩大一些。阿里巴巴不过是工具论者群体的标志性商业成就象征而已,新的互联网辉煌,必将属于网络价值论者与网络人格论者。▲(作者是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