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心伯:中国需以创新外交塑造美国思维

奥巴马总统即将来华参加APEC领导人峰会,并在会后与习近平主席会晤。去年中美元首加州会晤就中美发展新型大国关系达成原则共识。一年多来,两国在这方面取得一定进展,也遭遇坎坷。目前看来,中美认识的不同、美方思想上的疑虑和行动上的局限是制约中美发展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因素。

中方提出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主要考虑是,在中国实力上升的大背景下,确保中美之间对话大于对抗,合作多于竞争,总体关系稳定。问题的关键是美国要尊重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尊重中国的社会制度和发展道路,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

美方在对华关系中的重要利益目标则是维持其现有的优势地位和影响力,巩固支撑其地位和影响力的同盟体系和国际机制。华盛顿希望中国在美方关切的问题上提供更有力的合作;中国遵守美国制定的规则和规范,不挑战现存的由美国主导的国际制度和国际秩序。

而且中美的国际政治思维大相径庭。中国崛起是在后冷战时代全球化、地区化加速发展,国际合作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实现的,因此中国更容易接受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等理念。美国则不然。美国是借助二战,并通过冷战在世界范围内建立起其权力结构的。华盛顿的战略思维更注重力量对比的变化和权力竞争,重视军事手段和地缘政治因素,习惯于以零和思维看待中国力量和影响力的上升。

当前,美国政界和战略界对中国持有很多很深的疑虑。一是怀疑中方的动机是要用这一概念框架诱导美国接受中国对其“核心利益”的界定,在亚太地区确立中国的势力范围,损害美国盟友的利益,削弱美国的主导地位。二是怀疑中美能否实现这一目标,因为中国新的领导层在对外政策上显示出强硬姿态,更加注重发展与俄罗斯的关系。

构建新型大国关系重在实践,美国在这方面存在诸多局限。一是意愿有限,这是中国提出的概念,美方多少感到不舒服。美国陈旧的国际政治思维模式,仍把中国看做是一个重要的战略对手。二是能力有限。奥巴马受国内和国际问题的牵制,精力分散,加之领导能力和执政经验不足,因此奥巴马在对华关系上的领导作用不明显。与此同时,美国各政府部门在对华问题上缺乏协调,没有总体的方向感,自行其是,往往相互矛盾。三是办法有限。在如何与中国这样一个既不像苏联,又不像德国、日本的新兴大国打交道,华盛顿既缺乏经验,又缺乏创造性的思维。在政策实践中,美国提不出多少有价值的新办法来推进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因此,建设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关键在中国。美国作为既成大国,是既得利益者,其既有的思维方式、政策理念和行为模式不易改变。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大国和新型大国,需要以进步的理念、创新的思维、富有活力的外交举措,来引导、推动和塑造美国的思维、理念和政策行为。

奥巴马任期只剩两年,已进入考虑其政治遗产的阶段,在美国外交多面受困的背景下,一个良好的对华关系将是奥巴马政治遗产的亮点,因此其在对华政策上还是希望有所建树。从稳定和发展对美关系的考虑出发,我要通过这次会晤,深化在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上的共识,减少美方对我战略和政策的疑虑,并确立下一步双边关系发展的务实可行的路线图。作为近中期的目标,要使两国在经贸、两军关系、国际事务中的合作等方面不断取得进展,同时在安全、网络、人权以及一些国际问题上的分歧基本可控,两国关系总体稳中有进。▲(作者是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