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和平:中国经济转型出现系列新亮点

中国调整转型已出现一系列新亮点。但是,人们对这些新亮点是否具有趋势性还拿不准,担心中国经济下滑走入衰退。

担心经济增长大势逆转的观点可归入四个方面:实体经济遭到伤害,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房地产出现或将要出现灾难性崩盘,救市只不过是延缓出现的时点而已;银行系金融机构不良贷款增加,地方债务增加,逼近门槛边界;反腐败让许多人自危,工作难以再下决心,还拖累很多高端零售、奢侈品消费和住宅销售。四个方面每个都足以让经济增长受损,一旦组合起来,将是一幅非常令人担心的画面。

但是,中国经济近年来的增速下滑,有多种因素,其中最不应该忽视的是主动调减因素。房地产的十年调整,十大行业产能过剩调整,增长速度调整,都是增长速度下滑的贡献因子。将中国增速下滑归结为从超高速向中高速增长区间调整,走向新常态增长,有充分的命名依据。

从超高速向中高速调整了多年,出现了一系列新亮点。我们可以序列性地列举如下。第一,中国实体经济规模以上企业的增加值降到两位数以下,但是在实体经济的亚板块——服务业来看,前三季度投资增长速度超过17%,这一数字比往年12%的速度要高得多。也因此,中国经济今年1000个全年新增就业岗位在前三季度就已完成,联系到高端服务业是就业密集行业,高端服务业制度工资要高于制造业入门性工资,人均收入还可能更高。服务业的不可贸易比要超过制造业的国际贸易水平,惠及国内需求更多。显然,这正是增长模式从出口导向加投资拉动型经济,向内需导向和创新导向经济调整的管理目标所在。

第二,除沿海和中部部分城市之外,中国人的住宅消费还有一定的增长空间。考虑到未来城镇化和户籍住宅制度改革后城镇化过程的加速,房地产业还有多年的时间才能走向门槛性的供需平衡。实际上,房地产业是房产和地产两个重工基础关联行业再加要素投资业的综合,房地产增长速度慢一点,能源、绿色和可持续的回旋余地就大一些,地方债务增加速度和银行系存贷比的回旋余地就更大一点。

第三,中国银行系金融经过多年发展,和非银行系、非银行类金融机构的补充。融资和债务,尤其是中长期投融资都在更具投资周期弹性的独立第三方金融机构手中,分解了银行系的债务压力。另外,这些金融机构和地方债的关联密切,经营总体约为30万亿的债务,有35万亿的经济作基础,这和正常需要1:2.7的水平相比,还是低得多。

第四,反腐败可能有调整的阵痛期,伤害到一部分积极性和消费,但它对行政体系中绝大多数公职人员,对整个经济劳动的激励,远远大于负激励。拿掉身体的不良部分,肌体反而会更健康。

最后,中国经济正处在世界经济技术变迁的前夜。一个阿里巴巴,网上商铺有293万个,提供的就业岗位按3人计算,就有小1000万个。大数据时代和第三方市场经济的来临,是100多年来车间经济铺垫的必然。中国经济还能搭上技术变迁的顺风车。

总之,中国经济调整有亮点,有新新技术支撑,有可供新经济成长的广大腹地和规模,中高速增长的路子还很长。乐观地看待中国经济,无疑是调整转型期更好的选择。▲(作者是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