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施静书:美国应积极参与建设亚投行

中国应当怎样以所谓“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出现在国际舞台呢?一种可能是中国通过传统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发挥更大作用。但这方面的进展有限——虽然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只有4%左右的投票权。

中国对上述途径感到失望,可能是新近提出并倡导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一个原因。亚投行的目的是更有效地将中国及其他国家的资金实力以及知识和专长转化为亚洲各国急需的基础设施建设能力。对中国尝试从一贯双边性质的对外投资融资模式转向多边合作,难道不值得全世界称赞吗?

亚投行设立初期的资本规模是1000亿美元,21个国家前些时候聚会北京签署了筹建协议,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国。缺席的则有美国、澳大利亚、日本、韩国和印度尼西亚。

很显然,当今现有的国际开发机构只能满足亚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求的很小一部分。举个例子,亚洲开发银行预计未来十年亚洲各国共需投资8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而亚洲开发银行每年此类投贷数额不到需求的2%。

在健全的构架和管理机制下,亚投行一定是一支不可忽略的力量。通过双边渠道,中国已经是推动全球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力量。据不完全统计,由中国融资或承建的水利项目超出所有国际开发银行资助的此类建设项目的总和。我们为什么不欢迎中国创建一个更加有利于多方参与、增强透明度的多边组织呢?

有些人担心亚投行将会无视国际通行的一些投贷准则,包括采购、招标、环境、社会保障等。而我们通过中国最近召开的四中全会可以看到,中国为增强对自身金融体系的监管制定了一系列强有力的措施。我们为什么不认真思考如何抓住这个契机,促使亚洲更多国家更早地切实地采纳这些准则和措施呢?

我们可能无法预测亚投行是否将成为全球开发组织中的一大支柱,它的有效性和透明度确实还是一个未知数。但中国可以借鉴本国企业界的一些新秀,例如阿里巴巴通过技术创新,使金融资源越加服务于最迫切的需求方。

如果构架合理,亚投行将为全球体系注入健康竞争的活力,特别是为那些长期以来的“局外者”提供参与的机会。世行行长金墉表示,世界银行欢迎新的机构参与。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也表示愿意与亚投行进行合作。

世界银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上世纪经济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为保持和促进全球经济发展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但当前我们已进入一个新世纪、新时代。我们要有建设性的眼光:类似于亚投行的新倡议将极大充实已有体系,而绝不是削弱它。

全世界应该与中国在亚投行方面合作。世界经济匮乏无力,若想要在消除贫困与饥饿方面有任何作为,今后十年里我们需要对基础设施建设做出庞大的投入,包括公路、铁路、港口、学校、医院等等。我们何尝不乐见更多国家竞相参与全球基础设施建设——从而赋予人们消除苦难、改善生活的能力和途径。▲(作者JosetteSheeran是美国亚洲协会会长)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