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社:中美从新型军事关系突破

11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与奥巴马总统会晤时强调,中美要构建同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相适应的中美新型军事关系。两国国防部签署了建立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的两个谅解备忘录,双方应该在此基础上深化两军交流、互信、合作。这表明中方对发展中美两军关系的积极态度,同时为中美两军关系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两大军事协定的签署必将有助于增进中美两军之间的互信和良性互动。

中美两军建立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信任措施机制,主要是指双方在进行一些影响较大的重大军事行动时,例如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提前通报对方,通报内容一般包括重大军事行动的时间、地点、兵力和目的等;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主要是用于指导双方一线兵力在公海海域相遇时应该如何“打招呼”,确定相遇时的通信用语和行动方式等内容,以避免发生误解和误判,防止发生事故。有了这样的机制后,中美两军就可以减少误解与误判,扩大共识与合作,为两军关系发展注入新的动力,将有力推动两军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中美两军在维护地区与世界和平稳定方面,肩负着重要责任。中美构建新型两军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有利于维护亚太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去年6月习奥庄园会晤时一致同意,积极研究建立两军重大军事行动相互通报机制和海空相遇安全行为准则。去年以来,中美两军关系保持了积极发展的势头。中美两军在继续开展高层交往和军事磋商与对话的同时,不断提升务实合作水平。两国海军去年8月再次在亚丁湾海域举行反海盗联合演练,9月在夏威夷附近海域举行了海上联合搜救演习,今年夏天中国海军首次应邀派军舰参加了美国海军主导的“环太平洋-2014”海上联合军事演习。

未来,中美两军还应积极推动两军实现良性互动,加强高层交往、机制性交流和联演联训,进一步加强在人道主义救援减灾、反恐、反海盗等非传统安全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中美两军合作从总体上看仍处于较低水平,对话的深度广度还不够,要建立新型两军关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障碍要克服。目前中美两军关系的发展还面临着“三大障碍”,即美对台出售武器、美军舰机在中国沿海高频度抵近侦察、美国限制两军关系发展的歧视性法律。这些障碍只能在中美两军本着“尊重、互信、对等、互惠”的原则,真诚交流,密切合作的前提下,才能逐渐被克服。也只有这样,两军关系才能向前发展,真正减少互疑和敌意。▲(作者是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副所长)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