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休·怀特:澳大利亚应撮合中美而非站队

如同亚洲的每一个国家,澳大利亚现在正在努力研究,如何平衡其与地区两大巨人——美国和中国的关系。但与其他国家相比,这对澳大利亚而言更加困难,因为它比那些国家更加在经济上依赖中国,而在战略和政治上却与美国结盟更加紧密。澳大利亚人无法想象在二者之间进行抉择。但美国和中国越将彼此视为对手,两国就越可能向澳大利亚施压,使其作出选择。

最近几天,这一压力有所增大,因为奥巴马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同时到访澳大利亚,参加在布里斯班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二十国集团峰会结束后,习近平还对澳大利亚展开国事访问。在此期间,两位领导人脑海中思考的绝不仅是二十国集团峰会议程,他们都会劝说澳大利亚人支持各自不同的亚洲未来愿景。

澳大利亚人热烈欢迎习近平主席的到访,尤其是两国即将签署新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中国业已成为澳大利亚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与第二大出口市场——日本相比,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是前者的两倍,而且还在以30%的惊人速度持续增长。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额自2010年以来翻了一番,现已超过其对中国以外四个最大出口市场出口额的总和。而自贸协定的签署将进一步强化这一趋势。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阿博特政府比其之前历届政府更加支持奥巴马总统的“亚洲轴心”战略,并支持美国抵制创建会使中国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全新地区秩序。最近,澳大利亚决定拒绝中国邀请,不加入新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这表明了其与美国和日本结盟共同针对中国的意愿。

阿博特显然希望,这些政策不会伤害澳大利亚与中国至关重要的经济关系。到目前为止,他似乎是正确的。两国贸易额强劲增长,新自贸协定的谈判也推进迅速。

但自15个月之前担任澳大利亚总理以来,阿博特似乎低估了美国和中国战略矛盾的严重程度。在去年6月美国加州安德伯格庄园会谈上,奥巴马还愿意接受习近平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而现在,他显然已经不这么认同了。

相反,美国的决策者和分析人士似乎开始认为,美国和中国对于彼此在亚洲的未来地位有着根本对立的看法。奥巴马想无限期维持以美国的唯一领导为基础的亚洲旧秩序,而习近平则想以新型大国关系为基础建立全新地区秩序,让中国承担更重要的领导角色,甚至取代美国。

大多数澳大利亚政治领导人并未深入思考这一现实。正如阿博特一样,他们认为美国将一直是亚洲的主要战略力量,因为自欧洲人235年前首次移居澳大利亚以来,情况便是如此。澳大利亚人从未遇到过像中国这样现在乃至未来都能与西方战略力量匹敌的亚洲国家。他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他们已经习惯了中国作为主要经济大国但非亚洲政治和战略领袖的角色。

同处亚洲的我们均无法避免在美中之间自我定位的艰巨任务,我们都不希望因为做出选择而损害与其中任何一国的关系。我们唯有寄望于美国和中国领导人能够弥合彼此对于亚洲未来愿景的巨大分歧,并就两国未来关系和地区角色达成共识。两国领导人应该为此做出努力,这对澳大利亚和其他亚洲国家而言异常重要。▲(作者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研究教授,本文由张培翻译)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