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运:中俄如何联手应对“颜色革命”

据俄媒报道,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安东诺夫18日表示,俄罗斯与中国均面临“颜色革命”威胁,两国必须联手应对这一国家安全新挑战。他还透露,正在中国访问的俄防长绍伊古在与中国防长常万全会晤时明确提到,两国均不能保证不会发生“颜色革命”,并且联系到香港最近发生的“占中”事件。

俄罗斯如此重视应对“颜色革命”,显然与其面临的此种威胁日趋严峻有关。冷战结束以来,美国等西方大国对俄罗斯推行以“弱化、西化、分化”为核心的遏制战略。特别是2012年俄总统选举期间,西方此类活动几乎到了不加遮掩的地步。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西方大国特别是美国搞垮普京政权、改变俄政治生态的冲动更趋强烈。在俄国内,尽管普京政权支持率大幅上升、亲西方势力社会基础日益狭窄,但是后者在外部势力资助甚至直接操纵下发动“颜色革命”的企图愈发明显。西方经济制裁致使本已增长乏力的俄经济面临更大困境,一旦经济困难引发社会不稳,“颜色革命”很可能成为现实。对此,俄政府不能不严加防范。

至于俄罗斯提出在应对“颜色革命”问题上联手中国,显然是因为中国同样面临“颜色革命”威胁、中国是俄罗斯的真诚战略伙伴。笔者7月30日曾在《环球时报》撰文指出,“我国已经形成敌对势力策动‘颜色革命’的社会土壤”,“亲西方民主派与外部势力相互勾联的渠道已经畅通”,其策动“颜色革命”、搞乱中国、打断中华崛起进程的危险增大。中国与俄罗斯拥有高水平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俄罗斯要应对“颜色革命”挑战,自然要争取与面临类似威胁的战略协作伙伴联手合作。

俄方建议已经正式提出,中方是否应予响应,如何响应?笔者认为,联手合作胜过单打独斗,而且中俄在此领域加强合作对于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意义深远。建议两国从以下几个方面做起:一是共同评估两国面临的“颜色革命”威胁。包括外部势力进行渗透的渠道,策动“颜色革命”的主要手段、活动方式及其对社会稳定的影响。

二是相互交流应对“颜色革命”的经验。在此方面,俄罗斯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例如制定“外国代理人法”、以立法形式切断亲西方势力外部资金来源的做法,很值得中国效仿。中国在防止群体性事件扩大、维护社会稳定方面,也有许多经验可供俄罗斯借鉴。

三是共享外部势力在两国策动“颜色革命”的情报。特别是外部势力资助国内“西方代理人”、操纵国内非政府组织方面的情报信息。

四是相互支持对外部势力恶行的揭露。西方大国以“扩展民主”为幌子干涉主权国家内政、制造“民主动乱”的恶劣行径是见不得阳光的,但是他们控制国际话语权,惯于掩盖事实、无理狡辩,中俄有必要联手合作并且动员国际舆论予以揭露。(作者是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上海大学博士生导师)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