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少宇:澳大利亚是几等公民?

观察者网7月14日文章 原题:岑少宇:澳大利亚是几等公民? 文章有删减

想象中平和的澳大利亚

阿博特说:“澳大利亚人对日本人战争中的技能与使命必达的荣誉感相当钦佩……应该从日本现在的而非70多年前的行为出发,来衡量这个国家。二战后日本一直是国际公民典范,考虑到它是国际一等公民,我欢迎日本全面参与国际大家庭……”

并非快递员出身的阿博特,为何如此赞赏日本人“使命必达的荣誉感”?明知二战老兵、受害者、遗属会反弹,反对派必定借机发难,为何还会“自然而然”地惹事?

就笔者在澳大利亚学习、生活的见闻来看,答案也许在澳大利亚的尚武传统。

说到澳大利亚,很多人会将其与安宁、和平、与世无争联系起来。躺在黄金海岸的沙滩上看美女时,勉强还能抱此幻想(别问我为何限定在沙滩上,我会告诉你某台妹姐姐入籍后,成了澳国公务员,被白人同事驱使累成狗的事么?);但追溯一下历史,你就会被吓醒了。

众所周知,最早到澳大利亚的白人,主要是流放的囚犯。当然,这些人不都是恶棍,有不少蒙冤的,要拿“囚犯后代”说事有失公允,何况后面还有很多完全与罪案无涉的移民。可是,英国殖民当局有的是“把人变成鬼”的办法。

“妙计”如下:流放犯即使服刑期满,也最好别回英国抢饭碗,何况路途艰险,于是,1791年当局就把殖民点附近的土地“分配”给刑满释放的犯人,由此酿成土著人与殖民者之间“你死我活”的长期冲突,导致土著大量伤亡、流离失所。这可谓是尚武民风的最初源头。

老黄历先翻到这儿,再看近现代。一个多世纪来,许多轰轰烈烈的战场上都有澳洲人的身影。从一战、二战、朝鲜、越南直打到现在的阿富汗、伊拉克,有正义的、糊涂的、反动的,有肉搏战、堑壕战、高科技战争,其武装力量可谓久经战阵,参战次数名列前茅,更妙的是几乎都不在家门口。

甚至“国家”“民族”都是靠海外战争打出来的。一战期间,后来大名鼎鼎的澳新军团(ANZAC,Australian and New Zealand Army Corps)于1915年4月25日,在一场糊涂战争的一处莫名战场——土耳其加利波利打响第一枪。仗打得多惨我都不好意思说,反正策划人之一的丘吉尔事后退出了英国内阁。

关键在于,当时澳大利亚建国虽已有些年头,但澳人自己公认,这仗打完才算真正有了民族凝聚力。一个被很多人认为“和平”的民族,居然要靠海外战争凝聚。

4月25日后被定为“澳新军团日”(也可音译为安扎克日),是最重要的节庆之一。据说最初也只是为了纪念那些普通士兵,反思战争的阴暗面,劝导人们热爱和平;但后来澳军参加的战争越来越多,纪念范围迅速膨胀。

节日的性质当然随之变化,和平主义早就让位给了尚武精神。要不然,敌对国的拒服兵役者和反战人士为什么不能参加典礼呢?澳大利亚国内虽然也有反战和质疑澳新军团日现状的声音,但为什么不是主流呢?即使证明出兵伊拉克理由不充分,即使从伊拉克撤军了,很多媒体、政客仍旧在说“伟光正”,尤其要在澳新军团日说士兵的牺牲有意义。

澳大利亚当然比日本高那么一点点,好像没有什么战犯,于是所有的老兵都可以堂而皇之地受人景仰了。殊不知战争性质蜕变,被纪念的人更是鱼龙混杂。在朝鲜的群山中,在越南的丛林中,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扫荡”中,澳军官兵可都是执行《日内瓦公约》的模范?澳大利亚参加的不义战争越多,坏蛋好人就越难分清,纪念日的性质是否会向日本的“神厕”渐渐靠拢?但愿我多虑了。

尚武精神在日常生活中自然也有所体现,澳大利亚人酷爱没有防护的英式橄榄球(rugby)。而阿博特本人曾在牛津大学参加拳击队。

循着尚武的民族惯性,阿博特也许认为,“客观”夸赞日本的战争行为无伤大雅,能够借此在中日之间左右腾挪。然而,澳大利亚的二战见证者大有人在,再怎么尚武,日本军国主义的恶行也不会被忘却。央视就播出了澳大利亚慰安妇的访谈,中国人民对其痛苦无疑感同身受。这位大妈还等着“一等公民”道歉呢。

国际良民证

阿博特代表尚武民族“惺惺相惜”,也许还有点逻辑,把日本称作“国际一等公民”,只能说是“黑得漂亮”。

日本这个非正常国家,连当国际公民恐怕都勉强,居然被扣上“一等”的冠冕,绝对是今年外交界数得上的黑色幽默。

黑一个怎么够?不会自黑的拳击手不是好总理。

德美间的窃听风云正闹得沸沸扬扬。“五国窃听联盟”——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盎格鲁撒克逊国家,被认为正在窃听全世界;而且只有这四个同文同种的“小弟”有“豁免权”,或者说,它们才是真正的“一等公民”。在这种形势下,阿博特居然不知避嫌,俨然以统治者的架势,派发“良民证”,也算是奇葩一朵。

奥巴马此前在默克尔面前坚称,美国没有和任何国家签订“不窃听协议”。又说,“还存在一些差异需要被解决(some gaps that need to be worked through)。”这所谓“差异”大概就是“五国联盟”与其他“屁民”国家间的鸿沟吧。

国分三六九等的观念,与种族歧视、殖民主义一脉相承。阿博特一家虽然是二战期间从英国移民过来的,不是殖民者的直系后代,但其言行却不时提醒我们澳大利亚本身的殖民地历史,如此有代表性,堪称“国家名片”,只是其他澳大利亚人会满意么?

客观地说,澳大利亚近几十年已经大幅修改了过去的歧视政策,保护土著权利,但恐怕为时已晚。道歉不能挽回生命和土地,展现土著文化也很难使其持续发展,世间不过多了些“花瓶”和“政治正确”。

“政治正确”是个好东西,能形成一个友善的社会氛围,有助于非盎格鲁撒克逊人移民,拉动经济。

更妙的是,雄性激素过高时,往脸上抹“政治正确”这帖灵药,能强固脸皮、遮瑕去痘,甚至去逗逼。

君不见,阿博特所在政党——自由党的官方网页上,总理致辞中,根本找不到“一等公民”“不从70年前的历史衡量日本”等词句。

只是,阿博特和“一等良民”日本签的协议还在呢。联合美日、防止中国海军切断中澳贸易线的政策,对于他那颗悉尼大学、牛津大学训练出的大脑而言,也许还能左右互搏,但确定澳军将领执行时不会颅内抽筋?

这两天还有更多阿博特要担心的事:失业率6月又创新高,达到6%;习近平主席9号见了阿博特的老前辈——同属自由党的前总理霍华德,希望对方“发挥积极作用”。阿博特,还是学学老前辈,带着你的那些“一等公民”们悠着点吧。(作者是留澳生物学研究者、独立撰稿人)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