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中美经济急需重归于好

中美迎来了第六轮战略与经济对话。面对中美之间的许多问题与难题,观察家们关注的是全局性的战略选项,诸如西太平洋危险复杂的的地缘政治形势,还有美国的亚洲再平衡战略如何演进下去等等。但这个机制性的对话平台,聚焦的经济---而且最大的看点是中美经济如何再平衡。

伴随着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萎缩乃至年内退出,世界经济终于迎来了复苏的曙光。但这种复苏是不确定的,尤其是美量化宽松政策的变化,引发了新兴经济体普遍的市场焦虑。确切讲,世界经济进入到了后危机时代,美欧市场复苏较快,新兴市场面临着资本流出、经济下滑的新尴尬。

中国经济虽然不像其他新兴经济体那样糟糕,但也延续了经济下行趋势。尤其是第一季度经济增长,低于7.5%的预期,唱衰中国经济的声音再次鹊起。尤其是人民币一度被认为央行放任下的贬值,重又激起美国关切,警告中国不要操纵人民币汇率。第二季度,中国经济给出的成绩单打消了国际社会的焦虑。中国经济维持7.5%的增长率毫无悬念,中国领导人将之称为中国经济的“新常态”。

这一“新常态”亦可称为中国主动深化改革的调结构稳增长---调的是花钱买增长的惯性,去的是纯粹投资促增长的沉疴,消化的是过剩落后的产能;中国启动的定向降准“微刺激”,先后两轮将资金流抛向三农与小微企业,激活的是实体经济。对于有泡沫的房市,对于金融业无节制的表外业务风险,以及过大的地方债规模和影子银行,或是市场化调整,或是强化监管。总言之,中国经济金融结构上半年调整成功,7.5%的经济增长率很好地体现了中国经济稳增长的节奏。李克强总理给下半年的中国经济也定了调,不会有更大的刺激,积极的财政政策与稳健的货币政策依然是主调。

美国经济恢复不错,在经历严苛天气侵扰的自然因素下。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固然令人失望(-2.9%),但第二季度已经趋势向好。值得一提的是,基于美国经济庞大的基数,经济增长率维持2%左右,已经不错。衡量美国经济的另一个重要指标是失业率,6月份美国的失业率降至6.1%,为2008年9月以来最低。今年以来就业岗位的月均增幅为23.1万。对此,奥巴马总统认为,“我们正在取得进步。”

在美国和西方媒体看来,美欧经济复苏,中国经济下滑,或是其一贯的逻辑。但从中美利益攸关的关系而言,中美经济都走出危机阴霾,充当全球经济双引擎,才能使世界经济真正复苏。所以,中美经济再平衡,不仅是中美两国的战略,也是经济全球化最重要的战略基石。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经济在调整,转型升级的道路上依然充满变数。美国经济即使相对下滑,但其动力引擎依然强劲。正如白宫前国家安全顾问唐尼伦所言,美国在经济韧性、军事结盟、地理位置、天然资源、人口结构、移民与领导性格方面都具有优势,绝非中国所能比。

有趣的是,他这番话是为了反驳美国衰落论。其实,中国崩溃论出现的频率和美国衰落论有着必然的联系。一般逻辑是,美弱中强或美强中弱---还是零和博弈的思维在作祟。

中美机制性的战屡与经济对话,为中美两国的经济再平衡提供了好的契机。中美经济需要一个再平衡的基调,而非连番的争吵与无序博弈。譬如,近日世贸组织(WTO)对中美的“双反”各打五十大板,中美两国都以自己的立场认为“大胜”--这就像孩子们的过家家,意气用事的成分多。事实是,中美两国在地缘经济上,已成不可分割的整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吵嚷不休之中,中美贸易额还是创纪录的增长。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2013年的两国贸易额高达5210亿美元,中美间的双向投资额也超过了千亿美元。

基于如此紧密的经贸联系,中美经济的再平衡已是当务之急。少些无谓的争吵,中美多些战略性的合作,对双边对亚太和全球,都是利好。(作者是察哈尔学会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