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平:西方民主应听得进批评

西方民主制度的失灵是近年来重新引起国际社会关注的问题,近期,欧洲学者纳耶夫·艾尔—罗德汉撰文,认为西方国家不但从来没有认真反思自己的民主,反而在不断的扩张中不断暴露出新的深刻弊端。

自18世纪以来,现代西方民主国家裹挟着空前强大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意识形态力量,在全球开始了其传播和征服的进程。他们树立了若干民主“典范”,而把其他所有形式的民主探索刻画成“异类”。

但最近的政治、经济事件还是对西方民主模式提出了持续的叩问和挑战。比如,面对“颜色革命”、金融危机、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停摆等一系列窘境,人们不禁要问:崇尚自由市场的西方民主国家何以既无力防范,也无法有效和迅速地应对金融危机的发生?以小心翼翼地控制国家权力著称的西方民主,何以体现为一种对内的“弱势民主”和对外的强势霸权的奇异矛盾体?众多发展中国家或主动仿效,或被迫实施的以西方式民主为样板的民主改造,为何大多运转不灵?在西方民主的自我意识和他者形象之间,何以存在持续的、难以跨越的鸿沟?

对上述问题的真诚思索有助于促进西方民主制度的自我反省。西方社会有识之士对西方自由主义民主的这种反思,体现在各个层面。“参与式民主”“强势民主”“协商民主”等民主理论流派对自由主义民主的批评、改造与修正、补充,构成了西方民主自我反省的重要理论形态。

这些反思使西方自由主义民主若干显而易见的弊端几乎成为政治学中的常识:第一,难以驾驭的“金钱政治”等不公平的政治影响力;第二,自由主义民主有沦为形式化的选举和投票游戏的现实危险;第三,西方民主的非连续性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断点的民主”或“虚假的民主”;第四,一般公民政治参与不足成为西方民主的醒目标记;第五,权力制衡虽有合理的一面,但也限制了国家的能力。

不幸的是,一些国家仍然一如既往地以傲慢姿态“君临世界”,妄图督导他国民主建构的进程,无法真诚倾听和接纳那些关于它的理性批评。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发展中国家在总结本国现代化进程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在冷静审视现代西方民主真实历程之后,已经越来越意识到历史传统、文化特性、发展阶段和现实任务对于本国探索现代化道路的重要性。

一方面,即使最严厉的批评者也认可西方民主对推动社会进步的贡献。但另一方面,即使是西方民主模式最热心的鼓吹者,也不能罔顾固化的西方民主模式潜藏的危机。西方民主越是掩耳盗铃似的关上改进自身的大门,就越会迅速发现其面临不确定的前景。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所长助理、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