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丁立:希拉里公开抨击奥巴马意图何在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8月10日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批评白宫,指责奥巴马总统的外交政策“愚蠢”。她认为,由于美国政府未能向叙利亚反政府叛军提供武力支持,致使恐怖组织“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趁虚而入。

希拉里·克林顿的表态否定了2009年她在美国参议院所做的证词。当时,她表示完全接受奥巴马的外交原则和理念。当时认为奥巴马“有思想”和“出奇聪明”。奥巴马上台的核心政纲是结束两场地面“反恐战争”和改革美国经济与金融制度。在外交政策方面,他在上台后处理美俄关于格鲁吉亚问题、乌克兰危机、伊朗核问题、叙利亚局势以及利比亚等问题上大致都表现谨慎。在对待ISIS势力所引起的伊拉克动乱以及人道主义灾难问题上,仍然保持谨慎立场,不愿卷入新的一场地面冲突。作为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的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国务卿曾经提出美国外交“巧实力”的概念,她对推行奥巴马的外交方针不可谓不用功。

在最近的三届美国总统大选中,凡是当初支持过2003年美国对伊拉克动武的总统候选人悉数出局,其中有2004年当时的联邦参议员克里、2008年当时的参议员克林顿以及麦凯恩。显然,是否曾经支持伊拉克战争以及是否为此深刻忏悔,是这些资深议员竞选总统成败与否的重要因素。在2008年胜选总统奥巴马的邀请下,希拉里?克林顿接受了对她担任国务卿的提名,并作为核心阁员为奥巴马总统的第一任期担当了四年的美国首席外交家,因此也在民众中积累了较高的声望。

下届美国总统大选将于2016年举行,到目前为止只剩两年时间。对于有着远大志向的希拉里·克林顿而言,不再尝试竞选总统是很难想象的。迄今,在所有可能参加竞选的两党热门人物中,克林顿前国务卿最为炙手可热。尽管克林顿女士曾为奥巴马政府服务了四年,但考虑当在奥巴马目前民望下降之际与他适度保持距离,无疑在美国政治中可为自己带来更多的政策自由。

问题是,克林顿女士这一把可能赌得太早太狠。虽然美国民意对奥巴马总统面对当前乌克兰、叙利亚和伊拉克乱局无所作为普遍感到失望,但这不意味其中的多数转为反对白宫的“慎战”。奥巴马决定对ISIS武装实施空中攻击,逐步缓解伊拉克北部灾难,正是他在目前的内外力之下做出的平衡,其效果如何,还有待局势发展验证。

克林顿女士过早并且过于尖锐地同奥巴马总统做出区割,对自己并不有利。在被未来的事实彻底证明奥巴马总统是个美国民主党甚至美国政坛的累赘之前,克林顿前国务卿还有利用奥巴马总统为自己竞选背书的需求,这比只有比尔·克林顿为她站队要更有利。所以,希拉里·克林顿的公关团队已在8月12日发出缓和信息,称克林顿女士以同奥巴马总统通话,确认绝对无意攻击总统以及他的政策或领导能力。

其实,把克林顿女士放在奥巴马的位置上,在处理对外关系恐也难以做得更为激进。终究美国没有无限的国力而且在过去十年的两场“反恐战争”中美国已经耗损重大国力,这还需要美国未来多年采取紧缩政策,避免在非核心利益问题上作出过多承诺。即使两年后克林顿家又出了一个总统,美国的国力也大致要求最高当局理性治国。

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将要作出选择。对于美国的外交低迷,即使民众再为失望,决定其投票走向的主要因素还将是美国国内因素,尤其是经济状况。美国民主党在参院保持多数虽面临挑战,共和党也未必能够顺利翻盘,令总统彻底跛脚。共和党持续与民主党开展恶性党争,已令美国民众十分厌倦。美国总统为了平衡国内政治的平衡,既需要扩大同中国的经贸关系,也将祭出对华强硬之招,今年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沈丁立,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副院长,海外网专栏作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