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培培:奥巴马对待种族问题不能再“和稀泥”

2008年,美国首位黑人总统奥巴马的当选在美国社会种族关系发展史上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美国黑人对黑人总统政府在解决种族问题上寄予了很大希望。但事实上,奥巴马近几年来在种族问题上的态度表现暧昧,往往以两面讨好的方式来缓解和分散矛盾。而从近期发生的18岁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枪击事件来看,这种“和稀泥”式的解决方式已经失灵,亟需调整。

执政之初,奥巴马对待国内的种族歧视问题,尝试着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方式,将种族大问题化作私人关系小问题来解决。例如在2009年7月16日,58岁的哈佛大学黑人教授盖茨出差从机场返回家中,因门锁故障,在黑人司机帮助下破门而入,被邻居看到后报警。警察詹姆斯·克莱利对盖茨教授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对其进行逮捕。事件发生后,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盖茨斥责警方种族歧视,对方则辩称按规则办事不存在过错。最终,奥巴马的解决方式是:在当年7月30日在白宫设宴邀请双方参加“啤酒峰会”,由副总统拜登作陪,并希望以此平息了这场全国范围的种族歧视争论。虽然事后奥巴马总统表示双方交谈气氛融洽,但种族歧视的争论却没能得到平息。

在2012年,奥巴马再次面对种族问题时,则是大打“煽情演说”悲情牌。2012年2月26日,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桑福德,一名17岁的高中生非裔男孩特雷沃恩·马丁遭到29岁社区志愿看守人乔治·齐默曼的枪击,引发了当地民众示威抗议。枪机事件发生后,奥巴马总统在演讲中动情说到“如果有儿子的话,会和马丁长的很像”,并表示一定要将事件彻查清楚。2013年7月,乔治·齐默尔曼被判无罪,审判结果一出,即在美国多个城市引发了抗议示威活动。奥巴马总统第一时间发表煽情演讲说表达自己在马丁事件中感同身受,因为自己也曾有在商场被跟踪、怀疑的经历。但同时他呼吁社会各界保持冷静,尊重陪审团判决,并认真思考应如何遏制枪支暴力、推动社会和解,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对此结果,部分黑人表示对奥巴马的处理态度表示失望。

可以看出,奥巴马的“感情牌”只是一种姿态,而所谓“遏制枪支暴力、推动社会和解”等议题却并没有多少实质性进展。对这样近乎敷衍的应对方式,任何族裔都难以满意。

今年8月9日,18岁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在密苏里州弗格森镇被一名白人警察枪击身亡一事发生后,休假中的奥巴马在8月14日发表讲话,公开谴责警方和抗议示威者,敦促国家司法部门和联邦调查局彻底调查此事,并表示当地警察有责任有义务公开、透明地按程序进行调查,警察没有任何借口对和平抗议者过度使用武力,或将正当行使美国宪法第一宪法修正案所赋予权利的抗议者投入监狱。然而,讲话几乎没有起到作用,密苏里州弗格森镇上的示威抗议活动却愈演愈烈、持续高涨。

可见,奥巴马仍然想要通过施展个人魅力的方法,为了平衡各方而采用“和稀泥”方式在处理美国种族问题上已不再有效。此类方法不但解决不了社会现实问题,反而加剧了民众对总统的不信任感,降低总统的权威。

在事件已经发生的当下,司法途径当然是最主要的解决方式。但就事论事的司法裁决,对于弥合美国种族间的鸿沟无能为力。而这正是此前人们所期望奥巴马能够做到的。但从6年来的作为以及近期民意调查结果来看,作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显然远未达到人们的期望。

(石培培,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美国社会文化专业博士,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