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今日评:9万港人抗议流浪狗之死,是文明体现吗?

香港市民抗议(网上图片)

【环球今日评--环球时报环球网出品】一只流浪狗被港铁意外碾死,又在香港掀起一场令人意外的波澜。近10万香港网民联名找港铁要说法,昨天到今日,还有上百名港人上街游行,几百人到事发地点吊唁。在压力之下,港铁车务总监金泽培昨天公开道歉,还应抗议团体要求,向流浪狗遗照献花。

这是香港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吗?要回答这个问题并不容易。

不少媒体在评论此事时,都提到甘地所说的“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看他怎样对待动物”。这是动物保护主义者特别爱引用的一句名言。毫无疑问,如何对待动物,可以反映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但双方并不是绝对关系。相对而言,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根本要看他怎样对待人类自身,并不是动物。

动物保护主义在西方成形,所有评判标准都是西方的,当它扩散到非西方世界时,出现很多衍生问题。即使在西方内部,对动物保护主义也存在大量争议,现实中遇到众多矛盾甚至冲突。比如什么动物可以吃,什么动物不能吃,该怎么保护,如果动物权和人类的发展权发生矛盾,该怎么办等等。这里面还有出于不同宗教不同文化的不同观点,很难简单用文明或者野蛮去界定。

香港长期作为英国殖民地,很多观念深受西方影响,一只流浪狗之死,闹出这么大动静,这件事发生在香港可以理解。但同时也要看到,香港社会中也有很多人觉得,这些爱狗人士“小题大做”了。

近年来,动物保护主义的观念在内地社会大范围扩散,一些人逐渐走向了一种极端,被讥讽为“狗粉”的群体就是其中之一,他们意志坚定,为争取“狗权”不惜和其他人爆发冲突,内地的舆论对此现象进行了大量讨论,但未有定论。

必须认识到,动物保护主义涉及文化、文明、宗教、伦理、人权、生命、动物权等等种种暂时人类还没有找到答案的复杂问题,人类对此的争议还将继续下去,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群体最后寻到的答案一定是不相同的。

可以想见,伴随着摩擦和争吵,人类对动物的保护会越来越细致、规范化。但有一点应该明确,那就是,对动物权的保证必须建立在人类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基础之上,否则就是虚伪的。只有人类各方面的生活越充裕,对动物的保护才能越到位。比如香港是发达社会,可以有更多条件包容“狗萃主义”,但在内地,如果“狗萃主义”盛行,它造成的成本和代价将更大。(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部编辑)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