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新强:我“因言辞职”是香港的悲哀

林新强律师接受本报专访。 梅斯 摄

香港中环,协成行中心。刚刚因发表“爱国爱港”言论而被通过不信任动议、随后宣布辞职的香港律师会前会长林新强身穿中式黑色立领上衣,略显疲惫的脸上透露出淡然与坚定。他向《环球时报》记者讲述了从被提出不信任动议到主动辞职的种种曲折,重申并解释了自己拥护《一国两制白皮书》及“共产党伟大”的见解。

背后有反对派在发功

环球时报:您为何选择辞任会长?

林新强:辞职是为了团结律师会,我不希望看到律师会因此而分裂。事实上,按照律师会的章程,并没有关于不信任动议和罢免的规定,不信任动议在法律上没有效力。对不信任动议的投票,2400票赞成,1500票反对,500票是废票,我们有9000多会员,还有近5000人没有投。罢免是很严重的行动,在一般组织中,罢免最高领导需要特别动议,普遍要求75%以上同意。但我依然选择了主动辞职,这样理事会的压力就没有那么大。我虽然辞任,但留在理事会,可以继续为律师会和香港服务。

环球时报:不信任动议背后,您认为是不是有政治力量在推动?

林新强:积极推动此事的蔡家玲律师曾是陈方安生竞选立法会议员时的核心成员;另一位任建峰律师,我看到过他跟《苹果日报》的黎老板(指黎智英)、李柱铭大律师一起行山(登山)的照片。他也是法律界功能组别议员郭荣铿大律师的选举团队成员。(编者注:陈方安生和郭荣铿都是香港反对派头面人物)所以,我感觉此事政治力量介入很深。还有一个证据。你想,谁能推动《苹果日报》天天攻击我?这些版面做成广告要多少钱?该报还报道了公民党议员余若薇特别大会上的发问。她是大律师公会前主席,律师会的事情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为什么在报纸上说三道四?所以我有充分理由怀疑,有人在背后发功。

对于这些攻击,我只是澄清两个事情:第一是对我和我家人的人身攻击,我出了告票告苹果。第二是余若薇、郭荣铿煽动会员攻击我。郭说他是律师界在立法会的代表,应该出来调解,而非偏帮某一边,但他在背后捅刀子,挖我的“黑材料”,攻击我用“专业联合中心”赚大钱。他是该中心的业主的一位董事,所有账目,董事开会研究该中心的租约时早就看过了。白皮书事件一出,他立刻调账目看,企图火上浇油。我问心无愧,已经发了律师信,并把所有账目公布。

环球时报:对方仍然步步紧逼,要求您收回白皮书言论。

林新强:我对白皮书的看法是中肯、持平的,不会改变。首先,法官是“治港者”这个说法绝对没错。司法机构是政府的一部分,在英国、美国都是一样的。最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也说,他们是政府的一部分。我们每年7月1日早上的特区成立酒会,台上全是治港者,今年的酒会,首席法官也在台上,他就站立在特首梁振英身边,如果不是治港者,他上台去做什么?不过,白皮书英文版关于“治港”的翻译的确有瑕疵。administrate一般翻译成管理,主要指行政。香港很多研究宪法的人都是外国人,不懂汉语,又对这个问题很敏感。其实,白皮书中英文版本如果有分歧,应该以中文为准。治港的“治”,翻译成govern就好了。

香港法官需要效忠《基本法》

环球时报:白皮书中关于“爱国”的说法,您是怎样理解的?

林新强:香港很多制度源自英国。在英国,所有英国人包括法官都要宣誓效忠女王,代表他们需要考虑国家利益。而美国的法官就要宣誓真诚效忠美国宪法,要抵抗敌人,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所以香港法官也需要效忠《基本法》,《基本法》序言提到“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保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以及尊重国家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所有香港的中国公民都有责任为此努力。

香港还有很多外籍人士担任法官,虽然他们爱自己的国家,但在香港做法官也必须宣誓效忠,必须依照香港法律审判。李国能(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说法官没有老板,没说到点子上。法官依照法律审判,一定对,但是很多判案的原则涉及国家利益,涉及香港的繁荣稳定,涉及香港政府的政策。所谓司法独立,就是审判不受外界影响,但法官必须考虑国家利益和政府政策,考虑法律背后立法的意愿、背景。这些都是政治,法官完全不想政治不可能,他也是人,也受到报纸、舆论影响。

环球时报:香港是不是有人接受不了您说“共产党好伟大”?

林新强:我这么说不是喊口号,而是有事实依据。全世界都觉得中国崛起了不起,是一项伟大业绩,如果不是共产党、中央政府的领导,能在短短几十年有这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身为律师会会长,如果不敢以中肯、持平的立场发言,那干会长做什么?

我“因言获罪”、“因言辞职”,这实在是香港的悲哀。香港是一个好地方,言论自由,行动自由,怎么表态都可以,这是《基本法》保护的。可是,现在香港有一个普遍现象——如果你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不允许你是中间的。香港最需要的是沉默的大多数出来发声敢言,给香港市民多一些资料和意见,由香港人来决定。对我的不信任动议,是因我支持白皮书,但后来发展到无所不用其极地攻击我,频频提到我支持共产党。这些攻击很容易影响到年轻人。我听说,很多年轻律师支持动议,不是因为我对白皮书的看法,而是因为我“赚了1000万”、“支持共产党”。他们都很忙,根本没有阅读白皮书。

教育阻碍互信

环球时报:似乎香港的法律界一直没有和中央取得互信。

林新强:教育是阻碍法律界和中央信任的首要原因。最近20年,一些传媒每天都宣传“反中反共”,用一些手法巧妙的文章攻击国家。大学教育也没有树立学生对国家的正确观念,一味宣扬西方民主。所以,现在香港年轻人都不知道国家强大的重要性,没有国家概念。我认为,国家主权在司法领域应有体现,如果司法完全不理会主权,它是否违背主权回归、“一国两制”这个大的方针和原则?法律界要赢得信任,最主要是尊重国家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

环球时报:下一步您有什么打算?

林新强:我会作为律师会理事继续发挥作用,如推动香港跟内地法律界的交流、借鉴和融合。另外,我跟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律协领袖关系不错,希望在香港成立一个国际性法律组织,提升中国法律界话语权。随着我们国家实施“走出去”战略,香港律师和内地律师都需要跟海外律师多交流,更好地帮助企业。这是我下一步的首要任务。▲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