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等:中国到底什么地方让日本人恐惧

共识网8月28日文章 原题:加藤嘉一等:中国到底什么地方让日本人恐惧

邱震海:各位观众大家好,现在您正在收看的是《寰宇大战略》节目,组织的有关中日青年之间的一个对话,经常中国人有句话说,这个青年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我们想一想中日来过未来到底在何方,到底是在谁的手中,我记得整整30年之前,1984年的时候当年我刚刚大学毕业,我记得一个非常清楚的一个场景,就是当年三千日本青年访华,当时我们很多人说面向二十一世纪,二十一世纪开始中日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未来30年,2044年的中日关系到底如何,我想未来就在今天的中国的年轻人身上,所以《寰宇大战略》节目,从现在开始我们一连三集举行中日青年的对话,今天是第一期非常感谢,有两位专程从日本赶来的日本的朋友,加藤嘉一和仓田徹教授,同时也有两位专程从中国和香港赶来的萨苏和杨宸。

我作为主持人这个坐在四位的中间,我发现首先这个差异就已经非常明显的,你看我们的日本朋友,他们穿的西服是同一种颜色,他们带的领带是同一种颜色,他们的衬衣也是同一种颜色,我不知道你们二位有没有协调?你们呢,你连西装都不穿,这个差异到底在哪里。

加藤嘉一(日本专栏作家):我认为相同点越来越多了,但是就是说相同点不断增加的过程当中,我们也看到了不同点,交流对了嘛,那就看到对方的摩擦不一样等等,所以观念上的,物质上的所以我认为今天这相同点,不同点是正在多样化的,复杂化的。

邱震海:加藤你是非常了解中国的,也是非常了解日本的,你本身也是日本人,你也很了解美国,撇开你自己,一般的一个普通的日本人,日本年轻人,25岁左右的年轻人30岁的年轻人,没到过中国,可能也完全不懂中文,他对中国的印象是怎么样?

加藤嘉一:我认为就是说,首先他们的信息的来源,印象的来源是什么,一个是媒体报道的,另一方面可能是跟教育,我们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还有一点的话比如说,今天在很多的中国的留学生在日本的这个便利店什么的打工,那他们是很认真的很刻苦的,所以我认为就是说今天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是非常的复杂。一方面认为中国的年轻人非常的聪明,很优秀的,非常的刻苦,但从一方面从媒体报道上所看到的中国,比如说历史,这个领土然后就是说政治关系不断的恶化什么的,那就是这种鸿沟怎么处理,国家关系好像越来越不好了。

邱震海:我们经常在媒体上读到一个,我不知道对不对,读到日本普通民众包括青年人,有一种厌中情绪,您认为这种厌中情绪在今天的日本年轻人当中普遍吗?

加藤嘉一:因为我们到书店看看,厌中论,厌中情绪这种书也非常的多,那媒体也倾向于报道对方负面的东西,这样的话呢老百姓是,包括年轻人是不接触对方是谁,也没有跟中国人打过招呼的,在这么一种情况下,直接接触那种媒体的报道,非常宏观的非常宏伟的东西,那承受不了的。那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说,你看中国今天的年轻人,他们可以从网上看到日本的电视剧、动漫啊是不是非常的多,包括这个日本的产品,什么优衣库,那些资生堂,但在日本很多日本年轻人,对于中国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中国年轻人到底在想什么,他们是缺乏这种途径的。所以就是他们只能从媒体报道,历史上的这种事件,包括就是他们有限的所看得到的摸得着的,中国的年轻人很刻苦,但这个非常非常片面的。

邱震海:仓田是这样吗?加藤描绘的图画是这样吗?

仓田徹:日本年轻人,或者整个日本国民接受的有关中国的咨询是越来越多,比如说我是25年前开始学汉语,当时关于中国的那个社会啊,政治、经济,这些报道是非常少,是因为当时的中国还是比较弱小的状态下,但是现在很多日本人都是非常关注中国的现状。

邱震海:你说25年前学习中文,25年前你学中文,当时中国在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当中的印象,跟现在有差异吗?

仓田徹:当然有很大的差异。

邱震海:当时的中国是什么样的?

仓田徹:比较贫穷。

邱震海:比较落后。

仓田徹:这样的印象比较浓厚,那现在我是大学的老师,所以跟日本的年轻人接触比较多嘛,那他们的印象里面的中国就是,正在迅速发展的,经济上或者军事上,是成为了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大国的中国,这样的形象是25年前几乎是没有。

邱震海:但是当你说25年前的中国是贫穷落后,另外一种也是比较友善,当你说现在经济发展得很快,军力发展得很快另外一种印象也是咄咄逼人,我可以这样解读吗?

仓田徹:因为当时的25年前的话呢,因为日本的经济是非常好的时候,所以当时日本人都认为我们是有责任,需要帮助落后的国家、贫穷的国家,需要为了世界的和平贡献。但是现在呢,我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已经是好多了嘛,中国自己有很多钱,自己有能力能够解决掉自己国内的问题,所以我们是。

反而日本的财政是非常紧张的。那么比如说,我们对于世界各国提出那个援助,或者其他的帮助的时候,日本舆论都会提出很多很多反对的声音,对于日本政客也是构成压力的。

邱震海:两位日本朋友谈了很多25年前的印象,当时贫穷落后,当时还需要无私援助中国,现在你们有钱了不需要我们援助了,然后你们在军力上又咄咄逼人,实情是不是如此?同意吗?

萨苏(中国作家):我相信日本的朋友,可能对中国的认识,我们既然是在讨论嘛,那咱们就得说点实话。

邱震海:对。

萨苏:其实日本对中国的认识,我看到很多人是稍微有一点偏差,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的连襟,我的连襟他是日本人啊,但我1999年刚到日本的时候,他跟我是怎么谈的呢,每次见到我都是,他跟我当然非常友好了,哎呀你们中国最近不错,你们又建了一个什么什么东西,你们最近干得很好。但是过了大概五六年以后,我发现他态度有所转变,虽然还是很喜欢跟我谈中国,但是开始跟我谈你们这个GDP里面好像水份很大嘛,然后你们这个地方存在一些什么问题。

我就发现一个问题,你看一下日本大的主流媒体,最近这十年以来在报道中国的时候呢,他基本都是负面新闻。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舆论对日本国民影响,我觉得还是蛮大的。不过也很有意思,我觉得日本在认识中国的时候,他也很困难。为什么困难比如说加藤先生,我这么说其实他在日本,应该说我推论比较有个性的,为什么比较个性您别看他们穿的服装是相同的,但是你看加藤的头型发型。其实他的发型不是最典型的在日本,就是在公司里面工作人的头型,一般日本公司都是。

邱震海:他是学者。

萨苏:一般是百分之三十到百分之七十非常整齐的,每根头发都要数一数的,一定这边百分之七十,那边百分之三十。

邱震海:你想说什么?

萨苏:我想说的是,你看中国人的话,当你采访一百个中国人,你问到第99个,第100个你还不知道他讲什么。日本人一般来说我问了一个以后,其他都不用问了,大家想法都差不多,所以中国人了解日本人可能还更容易一点,日本人了解中国会困难一些,应该认识到中国的复杂。

邱震海:他刚才讲到的,他的连襟,他的连襟十几年前跟他现在的想法不一样的,从我个人情况来说好像是一种心态的变化,日本的这种心态变化到底意味着什么?

加藤嘉一: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认为这是刚刚才仓田教授提到,就是说当然我是今年30岁,所以我没有太多的资格谈过去,但就是说当时日本很强大,那他们的自信心的来源是经济的强大,还有刚刚仓田教授说的,中国还是一个比较贫穷的状态,那今天不一样了,我们今天自信心从何找,那我们对中国的崛起看到一种恐惧。

邱震海:中国到底什么地方让日本,让日本的年轻人感到恐惧。

加藤嘉一:应该是经济发展。

邱震海:经济发展按理说应该是受益啊。

加藤嘉一:当然受益的,但是普通老百姓年轻人是看不到那么远,因为我们经济上的相互依存,我们也从中受益。包括我们的日本整个对外贸易当中,中国占20%以上,那这些信息当然是有的。但就是说我们另一方面看到的,另一方面中国越来越强大了,媒体报道中国要建造航母了,中国的军事不断的怎么着了,领土问题怎么着了,还有一点就是我们看到今天中国的年轻人,看到日本的大学里面年轻人,中国的年轻人非常的优秀,成绩又好日文也表达了非常的好。

那在这么样一种过程当中,他们从媒体报道,他们从现实上周围的环境都看到中国的强大,中国人那么的认真、优秀,成绩又好,而且他们都到什么哈佛美国的大学也不断的学习,是不是中国的年轻人也超过我们了。所以我认为就是说,我们在恐惧。当然这种恐惧呢也是打个引号的,因为这本身是个我们本身缺乏自信心,或丧失自信心的一种表现。所以我认为就是说对于日本,我作为一个日本人,日本人今天当务之急就是说,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崛起的过程当中,如何的重新寻找你的自信心,你的灵魂,你未来的路子在哪里,我认为应该是这么一个语境当中进行讨论。

邱震海:刚才都是男人们,用男人的思维在谈,从一个女性的角度,你认同吗?

杨宸(香港大学博士):我其实和我日本朋友接触过程当中,我常常感觉到一种,他们对我都很友好,但是他们对中国作为一个民族整体来说,有一种看不起的心态放在哪里,这种看不起的心态跟我今天看到中国,这么多土豪这么多有钱人形成了一个很鲜明的对比。

邱震海:你说的对中国看不起是指哪一年,是现在还是25年前?

杨宸:就现在。

邱震海:你觉得有吗?

加藤嘉一:我是没有的。

邱震海:不是说你,在你周围的朋友当中,有这种今天2014年,我们不说1984年,也不是199几年,2014年依然对中国看不起。

加藤嘉一:我认为就是说日本人对中国国内的差异性是不了解的,他们只看到中国穷,中国强了,中国还在弱,那中国很多样化的一个社会嘛,那中国有强大的一部分,中国也有弱小的一部分,但在他们是看不到这种差异性。所以整体上我非常同意,整体来说日本人依然是,我认为日本人是很崇尚中华文化的,但是呢。

邱震海:但你们只崇尚一个古代的中华文化。

加藤嘉一:对,古代的文化。

邱震海:唐朝、汉朝,对当代中国呢?

加藤嘉一:对,所以这是个问题的关键,我认为日本人对古代的中华,我故意用中华两个字,中华是非常崇尚的。而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是反日游行,中国制造,有强大的有很多令人感到恐惧的,这种鸿沟从古代到今天,中间是空白的。所以他们是承受不了,那整体来说我认为,实话实说我认为很多日本人,对中国是有看不起的心态。但为什么要看不起呢,我认为就是刚刚我说的,看不起的背后存在的是我们对自身的不了解,我们到底未来要往哪儿走,我们只看到中国的崛起,而且我们曾经崇拜过的那个中国的崛起,那我认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所有看不起的人现在是我们自己的问题。(文章摘自凤凰卫视8月17日《寰宇大战略》文字实录)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