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罢课或现香港,要求幼稚可笑

香港大学生组织“学联”7日宣布将在9月22日举行“全港罢课”,要求2017年特首选举采取公民提名、特首梁振英和政改三人组辞职,以及全国人大向港人道歉等。所谓“全港罢课”首日参加人数估计在千人左右,这是香港大学生很小的一部分。为壮声势,香港另一学生组织“学民思潮”呼吁中学生也参加罢课,支持“占中”。这种鼓动未成年人参加政治活动的做法尤其令香港主流社会反感。

从内地看香港嚷嚷得很厉害的罢课,我们有如下感受。

第一,被宣布将发生的罢课,即使在香港的学校里也有不少反对声,因而它不像是香港学生的集体行动,而只是部分人的激进行为。在世界学运历史上,最终产生了影响的,都是全体学生高度认同、社会广泛支持的那些行动,香港少数学生的罢课,具有截然不同的性质。

第二,香港政改方案大框架已经确定,路线图十分清楚,少数激进学生罢课所能制造的政治触动力微乎其微,香港学联提出的四点要求可谓幼稚可笑。

第三,香港激进民主派显然是学生罢课的“幕后力量”。以往战争年代,坏人有时会押着妇女和老幼走在他们进攻队列的前头,帮他们挡子弹,香港激进民主派现在就想这样干。

第四,香港一些激进学生对激进泛民言听计从的表现显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与激进民主派之间,是后者可以随心所欲操纵他们的关系。对于什么是香港利益,香港该如何处理同内地的关系,以及香港面对着什么样的现实可能性,这批学生形不成独立、认真思考的能力,他们是一些富有煽动性口号的俘虏。

通常来说,青年学生是一个社会的希望,当他们做出格事情的时候,社会对他们的批评往往会客气和婉转些,处罚也会轻一些。香港激进民主派想利用社会对学生的宽容,突破法治的红线,打开以非法方式同中央对抗的局面。

鉴于政改之争很可能将是长期的,现在就应给所有准备参加罢课的香港学生讲清楚,哪里是合法表达政见同非法滋事的边界。卷入非法活动的学生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香港作为法治社会恐怕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失守。在事情的一开始就立好规矩,可以有效防止少数香港激进学生成为当年内地“红卫兵”那样不受约束的力量。

少数学生的罢课一旦发生,香港就将成为东亚目前唯一存在“持续性抗议活动”的大都会,这将进一步损害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形象,增加世人对香港是“动荡地区”的印象。如果抗议活动在香港反复出现,香港在全球化世界中的角色势必逐渐异化。

香港学生还缺乏引领他们的城市与中国内地崛起及亚太复杂形势准确互动的能力,事实上,任何社会里学生的视野都是有限的,学运都是被成人力量集团“领导”的。香港主张“占中”的力量表现出政治上的明显极端,香港的学生如果被他们领导,将是香港青年人的悲剧。

香港激进民主派已经踩在法律的边缘线上,他们已经有搞乱香港的明显意图,他们在寻找既达到乱港目的、又能逃避法律制裁的两全之策。但法律的重要使命之一就是维护香港稳定和安宁,如果香港的运转遭到破坏,法律追究那些指使者和带头者,就是必须发生的。

所以我们认为,现在提醒那些要搞乱香港的人“悠着点”,请他们每天都反省自己是否违法了,是有意义的。▲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