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港独”荒诞不经,却不可当笑话看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14日发表《施政报告》警告“港独”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14日发表任内第三份施政报告,首次批评香港“自立自决”之说。这显示“港独”已经引起香港主流社会的警觉,它荒诞不经,但已经容不得视而不见。

梁振英点名批评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该刊去年2月登出《香港民族,命运自决》封面专题,后结集出版了《香港民族论》一书。去年9月该刊进一步出版《香港民主独立》的专题,其中一篇文章将香港类比新加坡,估算香港可能招募到的军队人数,及从警察和驻港解放军手中可能“缴获”的武器数量。

该文将可能组成的“香港军队”与毗邻的广州军区“13万正规军”比较,甚至幻想广州军区“内乱”和两广“乘乱独立”,直至美日帮助“香港独立”,堪称满纸胡言。

香港岭南大学助理教授陈云被一些人捧为“港独之父”。他于2011年出版《香港城邦论》一书,鼓吹“香港本土意识”,他与一些人串通起来,自称建制派和泛民派之外的“香港本土派”。

香港警方近日开始拘捕极端“占中”人士,警方已要求陈云于本月19日下午四时半到湾仔警署接受调查,并称届时会拘捕他。

如何对待“港独”,香港主流社会和整个国家大概一直都有些犹豫。它在香港的影响就很小,一开始多少像是恶作剧,往往被看成是未必与政治有关的不满情绪的夸张表达。由于香港是自由社会,一些人发表“港独”言论,常被认为不容易定性。

“港独”就这样慢慢形成了“模样”。它搞出歪理邪说,作为自己的“理论基础”,有些极端势力和边缘人物开始琢磨它,表现出要把“港独”搞成新政治山头的企图。

一直有人担心太认真对付“港独”,有可能反而刺激它变大。然而现实是,主流社会不搭理它,它并没有自生自灭。

看来不排除“港独”成为香港的现实问题之一。它当然不会有一天拥有“台独”那样的挑战力量,因为中央政府对香港局势的掌控力与台湾的情况完全不同。但是“港独”确实可能逐渐成为外部势力可资利用的一个杠杆。

香港拥有西方体制下的言论自由,但“港独”明显抵触《基本法》,严重违宪,是不应当纵容的。国家和香港特区应制定一些办法,对“港独”言行进行制裁。

比如有学者提出,对陈云这样的人,内地应禁止他入境。此外“港独”在大学里肆意表现理应受到限制。

“港独”分子不同于一般的反对派人士,国家和香港特区有必要早早就给他们划一条清晰的红线,避免这股势力真的坐大,成为香港社会里的“癌细胞”。说到底,香港需要针对维护整个国家的安全进行立法。

分离主义往往是从宣传“本土意识”开始,然后一步步把少数人的胡思乱想变成社会部分人群的思潮,接下来构建政治组织,发动挑战性政治对抗。“港独”目前仍处在最初阶段,但它显然在借“占中”前后的香港社会分裂加快滋长。

围绕香港治理一直能听到两种极端思路,一是彻底放手、退让,不惜给予反对派超过《基本法》规定的权利。二是采取强硬措施,用内地的做法对付香港极端势力。二者均不可取。

香港的治理之道仍需探索。国家的力量十分强大,香港的多数民意反对极端,如何把这一切转化成抑制“港独”等违宪主张的现实工具,并让这个过程促进香港社会内部和它与内地社会之间的团结,这道考题恐怕不是实力大小,而是政治意志和智慧的检验。▲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