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刚:中国应建立亚洲和平基金

中国已拿出上千亿美元,用于建立一些旨有为亚洲发展提供财政支持的基金和银行。比如出资400亿美元的丝绸之路基金和预期出资5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但是,一些中国周边国家目前不仅急需提升基础建设的资金,同时也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完成国内和平的安排,真正实现民族和解。

在菲律宾,政府与最大的反政府武装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的和谈取得初步成果,但落实协议仍面临艰巨挑战。在缅甸北部,政府军与少数民族独立武装的谈判仍处于谈谈打打。在泰国南部,持续10多年连续不断的恐怖袭击仍未平息。

这些谈判的难题之一,就是在和平协议达成后,如何安排放下武器的武装分子。除非能为他们和他们的家庭提供足以生存发展的机会,否则和平就可能是脆弱的。

在尼泊尔,因为资金不足,无法安排那些放下武器下了山的游击队员,致使这些人再次组织起来,从事非法活动,造成社会不稳。

目前,中国对于这一类的谈判,基本上采取的是旁观者态度,立场表述相当谨慎,最多也只是为冲突双方提供一个谈判场所。这是由中国坚持的互不干涉内政的外交方针决定的。

但这并非意味着中国不能为这些和谈做更多的事情。中国可以考虑成立亚洲和平基金,帮助那些解除武装后的人员重新找到工作,从侧面推动和谈协议的达成。

这些钱当然不是随意给的。中国不会左右这些谈判,但可以将和平协议的全面落实作为给予财政支持的条件。比如若一方破坏谈判,重新挑起冲突,中国就可以停止实施援助计划。

这些钱的发放,可以交给当地政府或相关组织来运作,但条件要由中方提出,以确保全部用于安置原来的武装人员。基金除了用来安置武装人员之外,还可以用于帮助这些饱受战乱的地区重建学校、医院等基础设施。

近年来,日本已经通过类似的基金,为菲律宾、缅甸的民族和谈提供了有条件的支持。日本的基金一度投入300万美元,用于支持缅甸少数民族聚居区的人道主义援助项目。这些基金的运作扩大了日本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

中国作为亚洲大国,理应肩负起推进亚洲国家实现和平的责任。帮助中国周边国家真正实现民族和解,实际上也是在为经济大合作奠定基础。

中国可以先由政府支持建立类似的基金,在条件成熟时,再逐步吸引民间资金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参与,最终形成一个亚洲地区的和平基金。这样的基金不需要上百亿、几十亿,初期只需要十几亿,甚至几亿美元,就可以产生很好的效应。既能体现中国对周边民生的关心,同时亦可与丝路基金等形成相辅相成的配套工程。▲(作者是人民日报高级记者)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