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使三人谈(一):印度何以成为“世界的宠儿”?

大使三人谈嘉宾王嵎生、杨成绪、郑瑞祥(从左至右)

编者按:近年来,印度在经济、外交等方面的表现令外界普遍看好。有报道称,IMF预测2016年印度GDP增速将超中国;而在与美国、俄罗斯、日本、欧洲等国外交上,印度也以“平衡外交”获各方好感,俨然成了“世界的宠儿”。那么,印度与各大国的关系究竟如何?中国和印度有哪些矛盾?中国应向印度学习什么?中印关系的未来如何?为此,环球网评论频道特邀请到三位前资深外交官,进行深入探讨,为我们了解“一个真实的印度”提供途径。座谈会系列文章分四期推出,敬请关注!

议题一:印度何以成为“世界的宠儿”?

印度是“不结盟”政策领导者,且坚持时间最长

杨成绪(前中国驻奥地利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冷战期间,两大阵营争斗不止,印度总理尼赫鲁、埃及总统纳赛尔和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三个领导人共同组建了“不结盟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印度带领世界上处于两大阵营之外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既不向东方阵营靠拢,也不向西方阵营靠拢。它坚持自己独立的外交政策,维护了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而且,从时间上来讲,印度是坚持最长的国家。就个人而言,尼赫鲁和纳赛尔比,和铁托比,也都是如此。

王嵎生(前中国驻尼日利亚、驻哥伦比亚大使、前APEC高官):印度的“不结盟政策”,是有传承性的。有段时间,对于印度的“不结盟”,中国国内有些过左的思想,就是不承认它是不结盟,说它是假不结盟。实际上,印度的“不结盟政策”即使是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应该说也基本坚持了“不结盟政策”,具有传承性。

郑瑞祥(前中国驻孟买总领事):它的政策虽然有延续性,但冷战前和冷战后的“不结盟”有很大区别。冷战前为什么大家都批判它假不结盟呢?因为冷战前的“不结盟”确实很难做到真正“不结盟”。在南亚,格局是以美国、巴基斯坦为一方,印度和苏联为一方,印度和巴基斯坦分别参加了一个集团,只是没有参加华约和北约,但这至少是“准结盟”吧。所以这个“不结盟”在实际行动中是还是有靠拢和对抗关系存在的。冷战结束以后,印度调整了外交政策,上届政府时,印度曾经有8个知名学者联合做了一个研究报告,叫“不结盟2.0”,意思就是“不结盟的升级版”。后来中国对南亚的政策也有很大调整。冷战时期我们是站在巴基斯坦一边的,冷战结束以后我们是对印巴同时发展友好关系,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调整。所以说,印度一直坚持着、延续着“不结盟”,但有新的内涵和新的改变。

印度殖民史是其受西方青睐的重要原因

杨成绪:印度是殖民地国家,长年受到英帝国主义的统治,所以在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方面、制度方面,受到英国的影响比较多。所以现在,西方国家为什么比较同情印度,比较容易和它发展关系,就是因为西方国家认为印度是民主国家,这一点使它容易和西方国家发展关系。

郑瑞祥:对各个大国来说,印度像是香饽饽。2010年五个常任理事国领导人差不多在半年时间里集中访问印度。2014年是四大国,印度接待了中、俄领导人,也出访了美、日两个国家。我将印度外交概括为八个字:“左右逢源,名利双收”。首先,“左右逢源”的意思不是“中国是左,美国是右”,一共就这么两家。印度不仅仅是同这两个国家发展外交关系,而是跟各个大国都保持着一种关系。印度任何外交活动都是以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从莫迪外交来说,经济比较重要,所以经济利益在印度的外交中占据主导。那为什么说“名利双收”呢?它既得了利,名气也好,包括中、美、日、俄都说印度好,还都称赞它,所以我觉得它还是搞得很好的。

印度平衡外交的巧妙在于,它两边做得都非常仔细。它跟美国人有矛盾,但给奥巴马的待遇也特别高。莫迪给奥巴马发邀请,预约其作为共和国阅兵的首席嘉宾,这个待遇还是很高的。2014年的首席嘉宾是日本的安倍,当时莫迪还没有上台,是辛格总理的时候。

美日对印搞“离间计”,但拉其反华是痴心妄想

王嵎生:现在,印度不仅是左右逢源,还招揽四面八方的贵客,特别是跟各个大国都要搞好关系。比如,印度在军事上更多是靠俄罗斯,但美国拉它,如果符合它的利益,它也来,它不会反美。但是,美国日本想拉印度一起反华,那绝对是痴心妄想。印度有专家说过话,“我们印度的DNA决定了我们印度绝对不会像日本和英国那样跟在美国后面转”。

现在中国和印度,在边界问题上关系还是比较好的,经常在一起巡逻,有时候双方士兵还在一起联欢,你看日本和美国右派报纸从来不报道,报道就只会说“中国军队一个小分队过去了,印度一个小分队过来了”,他们报道这个,我们友好的内容他们不报道,在这当中挑拨离间的意图十分明显,我在搞印度研究时特别注意到他们搞挑拨离间是很厉害的。虽然有时候出些问题,印度的右派报纸跟着美国和日本叫唤,印度的领导人就出来讲话,“边境还没划分呢”,因此时不时的出现互相跨越边境的问题,这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实际上在我看来就是批判他们,这个我们应该看到。

再比如,印度洋也是他们挑拨的重点,说中国要在印度洋搞“珍珠链”,对付印度。我们确实使用那些地方的一些港口,但这些港口主要是商业的,虽然有时候有军舰过去加加水,但他们就说搞“珍珠链”,印度的报纸就跟着嚷嚷,搞得很严重,就是子虚乌有了。之前我开座谈会时就讲到“一带一路”,讲到印度洋,我说,“印度洋也是很宽广的,印度洋足够容纳所有的沿岸国家,包括最大的沿岸国家(指印度)和中国在一起共同活动,有些地方我们还可以合作”,他们听了都很高兴。

杨成绪:莫迪访问美国,媒体说“美国拉着印度对付中国了”;莫迪访问日本,或日本首相访印,就说“日本要和印度一起合作来遏制中国了”,等等。我特别注意到,西方搞挑拨离间是很到位的。中国的三十六计,美国和日本的右派学得最好最快的就是“离间计”。只要中国和印度有一点点差异,他们马上就来说事。

举个例子来说,印度作为一个大国和独立主权国家,在边境要有所发展,包括公路、机场这些东西,这本来是正常的,但只要印度一有动作,西方一些国家就说印度是要防止中国侵略。而中国一有任何动作,他们就说中国可能要对付印度。印度只要跟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在一起军事演习,就是“将矛头指向中国”。俄罗斯跟印度也有军事演习,有些演习就在我们的对面,他们马上就说“引起中国的惊恐,俄罗斯跟印度要从长远对付中国”。所以我跟日本人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就跟他们讲,你们这种逻辑是什么逻辑呀?按照你们的逻辑,印度跟我们也搞军事演习呀,那么这个矛头又针对谁呢?针对日本吗?按照你们的逻辑,不就自相矛盾了吗?

郑瑞祥:印美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非常重视军事方面。因为双方对此都有需要。美国人要推销它的军事装备,还在这方面跟欧洲和俄罗斯等国竞争。而印度正好也有这个需要,叫做“军备采购多元化”。还有军事演习以及防务合作方面,2005年,印美已经签订了《国防合作备忘录》。

印美之间是不是有遏制中国的因素?一方面,客观上讲美国和日本有这个意图。美国搞“亚太再平衡”希望印度发挥重要作用。日本就更明白了,安倍更加明确想拉着印度对付中国。另一方面,印度是一个大国,它不可能甘心情愿做任何一个国家的棋子,它的意图是借力发展自己。印度从尼赫鲁开始就有世界大国梦,1947年他被英国人关在监牢里就写了书——《印度的发现》,书上说“印度是要么做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销声匿迹,印度不可能充当二流角色”。

印度对日本“有恩”,印日是“天然盟友”

郑瑞祥:到2014年安倍访问印度为止,印日关系完成了“三级跳远”。第一跳是2000年,印日关系定义为“全球伙伴关系”;第二跳是2006年,改为了“战略性全球伙伴关系”;第三跳就是安倍访问印度时又加了一个词,叫“特别的”,“特别的全球战略伙伴关系”。但是究竟实质内容是不是真的跟得上?也不一定。今天我来之前看了《印度教徒报》的文章,文中说,印度同日本的关系调子唱得很高,但行动没跟上。

印度和日本的关系为什么这样呢?所谓“天然盟友”吧,日本人这么讲,莫迪也这么讲。那调子为什么这么高呢?因为印度人是有恩于日本的。二战以后东京审判日本战犯,国际法庭都判其有罪,只有一个印度法官说日本战犯是无罪的,所以日本人感激涕零。安倍到了印度以后还要找那个法官的后代,看是不是还活着,要感恩。另外,印度反帝主要的目标是针对英国人,英国殖民主义者统治印度将近两百年,所以它的反帝是冲着英国去,印度政治精英觉得日本是可以借助的力量。

印度仍是进口俄罗斯武器最多的国家

郑瑞祥:普京访问印度,就是拿准了印度同美国的核能合作协定是签了以后没落实好,然后俄罗斯跟印度签了一个大单——要帮它造12个核电站,有一个报道说会花“20年”。俄罗斯也是瞅准机会打到印度核能市场,同美国人竞争。印俄还要合造第五代战斗机,俄罗斯对印度还真是不错,把技术转让给印度。有了技术,印度就可以在本国造一些超音速导弹,战斗机等等。

杨成绪:除了12个核电站,在武器提供方面也签定了一些协议。其中比较突出的一点是:“迄今为止,莫迪还是向普京保证了印度从俄罗斯输入70%的国防装备的现状基本不会变化”,印度依然是进口俄罗斯武器最多的国家。我还注意到美国方面很有意思。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对于普京访印的讲话是这样的:“现在不是与俄罗斯正常来往的时候”,这是在温和的批评印度。但是美国也公开地讲,“普京访问印度,不会影响明年1月份美国总统奥巴马对印度的访问”。这很可以看出美国的心态。

郑瑞祥:美国人心态既有不满,但又怕说过头,把印度人惹恼火了。我们知道莫迪做事情是不太顾别人的感受的,他比较强势,美国人拿他没有办法。普京访印时,克里米亚所谓的总理跟着普京去访问了。这是个敏感的问题,因为克里米亚、乌克兰问题是美俄斗的一个重要问题,而且印度还要回访,还要派一个代表去访问克里米亚。对此美国人有点哑巴吃黄连。(主持、整理 翟亚菲)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