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东:美俄“新冷战”已是事实

近日召开的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成为美欧对俄罗斯的批斗大会,然而当美国试图推动其欧洲盟国向乌克兰提供杀伤性武器时,默克尔说“不”。这场由乌克兰危机所引发的美欧俄“三国演义”将走向何方?

美俄纷争从战略层面看是区域国际安全秩序的较量。美国在冷战后打造的以北约为中心的欧洲安全秩序彻底把俄罗斯边缘化,忽视俄大国地位与核心利益。俄罗斯断然否定该秩序的合法性,并将不可避免地以推翻该秩序当做其对欧洲安全政策的根本目标。

乌克兰是当前美俄“秩序之争”的关键。理论上说,乌克兰保持中立是保证当前美俄欧关系稳定的重要前提。但从现实和长期看,北约东扩进程未来尽管可能放缓,但绝不会终止,美国不会接受一个处于北约之外的乌克兰,乌克兰危机揭示了美俄国际秩序观的根本对抗与不可调和性,就此而言,美俄“新冷战”已是事实且会日趋恶化。

美国力排俄罗斯出欧洲,而德法等欧盟核心国家接受与欧洲联系紧密的俄罗斯。欧俄之间存在相互融合的可能性与必然性。当美俄关系紧张时,德法充当润滑剂的表现往往被误读为美俄不会有“新冷战”,实际上,美俄与欧俄是性质不同的两组关系,美俄战略分歧难以调和与欧俄正常国家关系维系对比明显。在涉及欧洲总体稳定的乌克兰是否中立问题上,德法会接受,美国会拒绝。一个强大联合的欧盟是销蚀美俄在欧洲搞“新冷战”可能的最佳途径与希望。欧盟安全功能的增强、美欧在安全层面的平等关系构建水平,是衡量美俄结构性矛盾与乌克兰危机能否缓解的重要标尺。

美俄因乌克兰危机爆发的冲突对全球安全秩序的影响目前不宜夸大评估。现下的美俄并非冷战时期全球对抗的美苏,乌克兰危机揭示的美俄冲突呈现出弱势化、欧洲化、非意识形态化、地缘政治化等特点。这意味着美俄在涉及欧洲安全秩序以外的议题上有合作可能性。但也不能低估双方冲突持续恶化的可能性。美俄悲剧是冷战后双方奉行权力政治的产物。美国不会放弃驱逐俄罗斯出欧洲的力度,而实力最终复苏的俄罗斯必定会强力反击美国。当前乌克兰危机绝非美俄纷争的天花板,未来出现更为激烈的美俄纷争不会令人意外。

长远看,美俄间的欧洲安全秩序之争存在向全球扩散的可能性。美国以全力加强欧亚联盟体系,维持霸权地位,显露出以其领导的联盟为核心打造全球安全架构的意图。不断扩员的“全球北约”与伙伴关系遍及欧亚和大洋洲的“迈向全球的北约”两个方案,已将北约制度架构推向全球。这意味着:如果美俄之外的国家不能在未来实现群体性崛起与独立的话,不排除当前美俄间的欧洲安全秩序之争未来会在全球范围展开,那将会是国际政治的大悲剧。

如同冷战后初期那样,当前欧洲乃至全球安全秩序处在又一个关键转折时段。某种程度上,乌克兰危机引发的美俄欧纷争可谓启动了此轮秩序转型的序幕,结局如何,我们坐看。▲(作者是外交学院教授)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