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暮辉:中日韩可加强“弱政治化”合作

近年来受挫的中日韩合作机制开始复苏。3月11日第10次中日韩高官会在首尔召开,以及3月下旬外长会即将举行。借由中日韩关系的暂时性回暖,不论年内能够实现首脑会议,都应该促使三国外交决策部门重新考虑中日韩合作的可行性模式。特别是考虑到中日韩关系的高度政治敏感性,或许可以着手推行中日韩合作的“弱政治化”尝试。

从政治意愿层面来看,中日韩三国在政治安全领域的低互动度可能长期持续,但这并不意味着中日韩合作就此陷入“不可为”的境地。

近年来中日韩学者习惯于以“政冷经热”来概括三国关系的现状和症结,实则未必准确。三国关系发展至今日,其外延已经远远超越了政治和经济两个维度。比如,三国还召开了空气污染政策对话会。该项机制的成立设想源于中国的雾霾污染,由韩国在2013年中日韩环境部长会议上提案并达成一致意见,随后于2014年3月正式建立。类似领域的对话和合作,由于不具备外交防务领域的高敏感性,可以列入“低政治合作”的范畴。

中日韩三国下一步或许应联合探索政治僵局下的合作路线和可行方案,其切入口就是在“弱政治化”方针下做文章。作者愚见,“弱政治化”方针可以从两条脉络逐步加以布局和执行。首先,拓展和深化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对话与合作。与外交防务等传统安全领域的言多于行相比,环境、防灾、反恐、核安全、食品安全等领域的合作更为务实。欧盟一体化经验揭示了经济和低政治领域合作对于政治安全合作的溢出效应。在东亚,虽然溢出效应能否成行尚存争议,但可以肯定的是,其对于三国政府间的互信构建能够产生正面效果。其次,应致力于改变当前中日韩政府间对话合作机制与民间相对脱节的现状。三国在各领域的合作,往往仅仅局限于政府层面,缺乏企业、公民社会团体等民间社会力量的参与和跟进。因此三国的“弱政治化”合作还应引入官民协力和官产协力等良性互动,比如,三国可以考虑设立“中日韩合作基金”,由三国政府投入基本金并广泛吸收企业和社会团体捐款,用于支持三国合作的研究和项目开展等等。

当然,不论政治合作还是弱政治合作,都需要以三国合作的进一步制度化建设为前提。从国际关系理论和外交实践的角度来说,多边外交都不等同于双边外交的简单叠加。具体到东北亚区域,如何清晰定位中日韩合作的多边性,规避双边争议的冲击,成为三国合作稳定性和可持续性的关键。同时,三国已于2011年在首尔成立三国合作的常设机构——中日韩合作秘书处。长远来看,秘书处的定位不应该仅限于协调,应探索其职能强化,应发挥三国合作的发起者、组织者、研究者的多重角色作用。▲(作者是日本东京大学博士生、原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政治项目官员)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