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昌平:内置“金融村社”为农村造血

农村建设是悠久而复杂的历史过程,而当前我国农村建设主要面临两大问题,一是农民缺乏有效的自主性组织;二是农村缺乏自主性金融支持。

世界上比较发达的国家和地区都有比较强大的农村金融,农民贷款容易且利息很低。在市场条件下,分散的小农是社会流民、政治平民、市场贱民,在政治经济社会各方面易被边缘化。没有内部金融支撑的自主性农民组织,就主导不了农村自主发展,还要受金融剥夺,农村的一点存款都会被拿到城里用。

农民组织的能力也与金融自主性相关,把金融放在农民组织内部,组织就会变得有能力。把台湾、日本和韩国农村的农会或者农协组织的金融抽掉,它们立即就会垮,所以农民组织没有力量是与组织内部没有金融高度相关的。像美国的农民是大农,几千亩到几十万亩的专业化种植,所以他们的农民组织普遍以专业合作型为主,而东亚的农民都是兼业小农,因此要形成综合性的合作组织,综合型的合作组织一定要有自己的内部金融。农村村社没有内部金融就沒有造血功能,在农村没有造血功能的情况下给农村输血不能实现自主发展、可持续性发展。

用什么办法重新组织农民呢?最有效的办法是借用革命时期组建的农民组织的壳(村社),在村社内部以内置金融的方式重新组建农民组织——资金互助社,使得已经空壳的村社组织变成充实有力的农民组织——内置金融村社,通过内置金融把农民重新组织起来,让农村组织变得有力量。

内置金融村社组织体系,是乡村社会的造血厂和供血站,是发电厂和供电站。有了它,既可以接受城市的输血和充电,又可以向城市输血和供电。农村有了造血厂供血站+发电厂供电站的新体系,外部银行、保险、产权交易所、电商等就能通过这个新体系为农民服务了,这样就能把农村社会带入到现代社会中去。中国乡建院协助河南信阳、湖北鄂州、广东珠海等地所建立的内置金融村社,有资金存储和借贷功能,有家庭承包地和集体成员权抵押贷款及提升村民主体性功能,有三资(资金、资源、资产)金融资产化及优化配置功能,有联合采购和联合销售及配送功能,有合作保险和信托租赁功能,有内部结算平台和余额宝功能,有互助养老和弘扬孝道的功能,有粮食(农产品存储)银行功能……试点村社促进三农发展的效果明显。

只有在内置金融村社,农民在村社的成员权才可以实现抵押贷款,农户的土地承包权才能够实现抵押贷款,农民的信用及自主发展权就获得了极大的提升;在内置金融村社,村级两委的服务能力和效率得到极大提升,双层经营体制得以完善,集体经济壮大成为现实,乡村民主自治能力极大改善。村民及其共同体自主建设新农村也不再是一句空话了,建设后的新农村可持续发展也完全可以实现了。▲(作者是中国乡建院院长,本文由李天阳采访整理)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